纪实小小说:找到生命的归途

珍惜

【正见网2018年08月18日】

李清照 .〈点绛唇〉
寂寞深闺,
柔肠一寸愁千缕。
惜春春去,
几点催花雨。
倚遍栏干,
只是无情绪!
人何处?连天衰草,
望断归来路。

喜鹊据传说是天上的神鸟,王母座前专门传递消息给人报喜的,所以人间多视其为好运的像征。

所以父亲给其取名为鹊,阿鹊如今年过半百,白皙如玉的肌肤,光泽的秀发,可见年青时何等的光彩照人。

如果她戴着眼镜,坐在那里你一定认为她是高级知识份子,可是她却不识几个字。因为她出生在可怕的年代——共产邪教霸占中国的时代。前半生之坎坷一言难尽。

一九九五年幸遇法轮大法,才知道生命就是为法而来,从此,走進了大法修炼。

(一)苦难的童年

阿鹊家在北大荒,那时风景还不错,“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后来被共产邪教的战天斗地改造自然破坏的不成体统。

家里兄弟姐妹九个,她是女孩子中的老大,头上还有个哥哥。自古长姐如母最是操心,那时爸爸妈妈都工作,六岁的她就学会了做饭,灶台前蹬着个小板凳,才能够得着那个大菜墩儿,做一大家子的饭。

八岁该上学了,报上名还没去报到就该秋收了,就得拾麦穗去啦,那年没念成书;九岁那年,又报了名,结果叫其去薅谷莠子去,又没念成;十岁刚报名,妈妈生了小妹妹,得伺候妈妈月子,照看妹妹,收拾屋子,养鸡、一日三餐。

爸爸身体不好,每顿都得给爸爸做点小锅,可见其孝。妈妈产假完毕又去上班,家里所有的事务都扔给了她。从那以后,再就不提上学的事了,这辈子也就再没读书的机会了。

不晓得几岁,就是很小很小的时候阿鹊就觉的人间非自己的家,家在天上。夜里总看着天上的星星,找哪个是自己的家。

可太高了,够不着哇!于是脑海中就产生各种幻想,设想回家的办法——将棍子一根一根的绑起来,一直接到天上,顺着爬呀爬,就上天了,多么理想的女孩啊!

人生太苦了,不想当凡人。那时候,阿鹊天目就是开着的,今天科学称其为松果体,与人眼睛组织结构相同,传统叫泥丸宫,如果人先天根基好能量大,就能看到另外空间事物,现在科学叫特异功能。阿鹊常常能看到其他时空的景象。

别人说什么她就能看到那情景,她以为人人如此,也不在意。晚上躺着睡觉,窗子上边靠墙角的地方有两个人,穿着铠甲,五颜六色的,拿着枪叉,龇牙咧嘴很吓人。

好怕怕!不敢看就蒙上被子, 也不敢说,怕吓着爸爸妈妈和哥哥,可他们天天守在那儿,一边一个。修炼大法后才知道,那是金刚护法神。

十四岁,阿鹊已经是青春少女难得佳人。那年,农场招工,就想办法去,不想再缠在永远干不完活的家里。迈出家门,就和大人一样,和男劳力一样出整工,干一样重的活。

在传统社会女人因生理原因先天就是弱者,男人就应该保护女子,可中共忽悠男女平等,说“男人能干的事,我们能干,男人不能干的我们也能干!”“手握杀猪刀能等半边天”,造就出一批批母老虎女汉子,结果把她们累的要死,还认为自己占了便宜。

“学大寨”,改良土壤,修水渠,挑担子,压磙子,阿鹊从来没落在人后,和男劳力挣一样的工分。阿鹊与其他理想青年一样,幻想没有贪官污吏人人公平平等物质极大丰富的共产邪恶主义“人间天堂”。所以她非常能干活,速度快,还精细,从不懂什么叫糊弄。挣的钱都给妈妈,就这样一直到成婚。

(二)原来都是命中注定

常人道: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十八岁,阿鹊更加丰满动人,该嫁人了。可她不想出阁,还是做个天真浪漫的少女有趣,她一心向往着仙家的超然出尘,可回天之路在哪啊!想去庙里想在晨钟暮鼓中寻找上苍的信息。

稍一表示,早被共产邪教无神论洗了脑的妈妈一顿骂,说其简直是神经病……非嫁人不可!阿鹊心想:也不能惹爸妈生气啊!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青鸟啊!你在哪哎!没有青鸟儿也出不了家,那就出嫁吧,二十岁那年,遇到一个木匠小杜。

小杜母亲去世的早,父亲是省城一所大学的厨师,因得罪了领导给下放到农场。他家就父子俩。看着他可怜,芳心一软就嫁给了他。

婚后头几年日子过得还算平顺,拼命的干活,攒了几个钱。等到三个千金出生后,老公公大怒,嫌其不会生儿子,他家是单传,得有传宗接代的,逼着离婚。这老公公也是个浑球,生孩子是女人的天生绝活,忙什么啊!你老婆你妈会生怎么代代单传?

阿鹊不肯离婚,小杜也够马列的不走就打,逼着走,还要把三个女儿扔到火车上,说谁捡着谁要。老公公还在外面放风,说要再给儿子找个大姑娘、大学生。这对父子狼奶喝多了没人味。

八国联军进北京烧个圆明园,中国人大骂不止。 可共产邪教文化大革命,共匪足足打砸抢烧了中国十年,上百个圆明园能不能抵上一个中国啊? 许多人还喊它万岁爱的似亲爹。

毛魔头死后,中共来个刁卖人心,来个平反把戏。为地富反坏摘掉帽子。

老公公想回城,阿鹊也盼着老人能调回城里,孩子们有了城里户口将来有出息,因为共产邪教把农民户口降为二等贱民,许多福利好事是农民与狗不得享用。阿鹊终于戏法般的生了宝贝儿子,可病也一个接一个的来了。

有一天,在邻居家遇到一位喇嘛,此人望着这美少妇吃了一惊:他说阿鹊很有福份,说她会往南走,会走的很远很远。阿鹊说老公公正在要求返城。喇嘛道:“年末的最后一天,你的公爹就会平反成功,上边盖着大钢印。”同时表示,“你公公父子本身无德,能办成这个事,有二龙戏珠,龙的前边还有灯领路,全家都是借你的光。你是大根基大福份之人。”因他讲的太玄乎,阿鹊也不信。

哪知果真,年末三十一号那天,老公公回来了,拿出一张纸,因阿鹊不识字,不知纸上写的什么,只看到那上面真有个大钢印。全家可以進城了,不再做二等贱民。

一九八一年全家進了城。户口倒是落下了,阿鹊一身病也落下了:关节炎、类风湿、腰肌劳损,早晨醒来起不了床,得在床上慢慢活动半个小时才能下地;心脏病、癔病,天天睡不着觉,嘴里总叨叨咕咕:咋不死呢?严重的妇科病,双侧附件炎,最严重的是鼻炎,还对很多东西过敏。

有位老中医给她号脉,问:“怎么这么大的气呀?”阿鹊心想:哪能不气呀,为这家付出这么多,心里不平。

(三)得法了

阿鹊由于身体不好,心里总是憋气堵的慌,找不着出路,用文词叫作:真理渺茫。阎王又不来索命,活着又遭罪,咋办呢?就到庙里皈依当了居士,初一、十五的就往庙里跑。

可是二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佛就讲了末法末劫时庙里的和尚都难自度,更度不了人,而且魔子魔孙转生成人出家到庙里祸乱。今天中国有名寺院头头都是无神论的党员,所以末法时期真法不在庙里。

一九九四年年底,一位庙里的尼姑到阿鹊店里来剃头,说到她手里有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阿鹊就急着想听,说过年就还,九盘带尼姑拿来最后三讲。阿鹊带着三盘带回到老家过大年。

这录像呀,她反复的听,回家之后又换其它的带来听。当时还没有《转法轮》,阿鹊把《法轮功》前的《概论》,师父经文《迷中修》,《因果》都背了下来,是尼姑抄下来的,她念阿鹊就记住了,看样阿鹊先天就是有神缘之人。

在修炼前那几个月和佛教的缘份,使阿鹊懂得了修佛的基本常识,知道了因果报应、生死轮回、命运等。听到师父讲法录音后,她到庙里去给观音菩萨上香,道:“我得大法了,我再不来了,但是我会做更好的人。”

就这样,一九九五年初,四十多岁时阿鹊正式得大法开始修炼!知道这才是真正让人回家的真法。哇,终于找到回家的路了,苦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今天得大法呀!从那以后再也不因生活太苦而想死了。

女儿们高兴的道:“这下好了,妈妈再也不想死了!是法轮大法保住了我的妈妈,保住了我们的家!”没有妈妈确实是件痛苦的事情。

在炼功点上,阿鹊结识了好多老学员。

一天,阿鹊到一位老学员家去,看见墙上挂着师父的教功图,就看到从师父身上“刷刷”的下来无数的金星,像密密的雪花一样,太耀眼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在炼功点上,师父告诉一位辅导员,叫阿鹊站到花池里的小道上。辅导员转告后,阿鹊就去了。

师父站在她的后边给其净化身体,看不见师父怎么做的,等阿鹊回头想谢谢师父,师父已经走了。那几天哪,脚脖上像抹了香油似的,各个毛缝儿眼呼呼的冒凉风,走路时使劲儿踩着地,不使劲儿啊,脚离地就要飘起来。

那几天浑身呼呼的冒凉风,冷的她直磕牙,发烧,嘴、鼻子都起泡了。

可在床上睡觉就飘起来了,连被子也飘起来了。阿鹊明白,师父是怕她不信不坚定,在她身上都显现出奇迹来了。也就是炼了四、五天,一身的病啊全都好了!你说,她能不愿意炼嘛!

冬天大雪过后,她就起大早,扛着大扫帚,把炼功点的雪都扫干净了,等着大家来炼功。辅导员问:“呀!这雪是谁扫的?”她也不吱声。后来做了宣传栏,阿鹊就天天早晨背着,挂到炼功点,洪扬大法,让更多的有缘人来得法。

从开始炼功到现在二十多年,天天不落,要是因什么事,落下一节没炼,就看到另外空间本体那块没演化好,赶紧补上。自己在炼功点上请来了全套的师父讲法带,济南的、广州的、大连的,反反复复的听,对法的理解提高也快,身体的变化也快。

(四)能独立学法了

一九九五年初,师父的《转法轮》正式出版,四月份,阿鹊也请了一本。拿到《转法轮》心里真高兴!可是字认识她,她不认识字,那个着急呀,这么好的法,找了几十年,终于找到了,可看不了!她没恨过谁,可“恨”其父母,小时候不让其上学读书,现在看不了大法书。

炼功点把学员分成好几个小组,可几个年岁大的、文化层次低的都没安排進学法小组里去,阿鹊道:“到我家吧,咱们也成立个学法小组。”她家的学法小组开始只有几个人,以后越来越多,最多达到三十多人。

学法小组在她家对其学法提高帮助太大了。大家读法,集体通读,阿鹊一边听着同修读,自己就顺着一行一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下看;自己学法就对照师父讲法录音学,所有的讲法带都有,可《转法轮》是师父整理后出版的,和各地的讲法都不一样,但其中广州讲法和《转法轮》相比差不多就能对上。

同修问:“一般认字都是先看怎么写,再看读什么音,然后才知道字的意思,你怎么学的呢?”阿鹊道:“我不是,我学法识字和其他同修不一样,是先理解师父讲法的内涵,然后再认识字长啥样。除了几个个别的字,我还真没问过别人 。

比如说,师父讲到‘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转法轮》)

我就先理解师父讲的意思,调整大脑的病会出现什么状态,再对照自己,一模一样,睡觉呢,但都听進去了,最后再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字长啥样。

就说‘修’这个字吧,就像那仙女下凡似的,大袖子飘飘的;修炼多美好啊,修去不好的东西回天国!这字也五光十色的,可好看了!一点一点的往下扔不好的东西就是修,这字我就认识了。书上空白的地方都是法轮或是金星,都是法。师父咋说我就咋信。”

阿鹊为了集中学法认字,在家半年没到炼功点去,就把《转法轮》读下来了。 然后到炼功点上,辅导员问:“你哪去了,我们都想到你家找你去了!”她就讲出原因:在家半年没出来,用半年时间读了一遍《转法轮》。半年虽然只读了一遍,但是能独立的学大法了!

那天早晨从炼功点归来,和一位教授同行,他说昨天读了四讲《转法轮》。

阿鹊心想:唉,我这半年了才读了一遍九讲,自卑呀!

回到家把此事跟女儿说了,女儿道:“妈,你和别人不一样,你刚认字,读的又是天书。那些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也不一定理解这本《转法轮》,多深奥啊!你真比教授还教授!”

阿鹊在读《转法轮》的基础上,很多其它字也都认识了,师父新发表的经文也都能独立的读了下来。

大家道:“从一个大字不识,这么短的时间知道的比一般人都多,真是比教授还教授哇!”阿鹊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给自己开智开慧,太幸福了!

(五)斩断情魔

丈夫小杜爱耍钱,有人招呼就走,钱耍光了才回来。而且性欲很强,好像就为这个活着。当年阿鹊没修炼前得了双侧附件炎后,再不能有夫妻生活了。他就受不了,想要离婚,终于开口提出离婚。

阿鹊同意了。那孩子怎么办?小杜说他都要。阿鹊道:“那不行,就你这德行谁能一下帮你带起四个孩子来呢?”八九年到法院办了离婚手续,因为阿鹊身体不好,不知能活到哪一天。四个孩子都判给了小杜。

来家后,阿鹊道:“咱俩虽然离了婚,但是我不离家,孩子我不能扔,我得负责他们长大成人。”

当时大女儿十八岁,小儿子还在上小学,把孩子交给吃喝嫖赌的丈夫,阿鹊实在不放心,就一个人承担起培育四个孩子的全部责任。小杜还在家住,跟着混吃喝,阿鹊只当作多养了一个孩子,给孩子们买衣服也带着给他买,还给他钱。

后来小杜开始偷阿鹊的钱,问他时,他支支吾吾的,阿鹊也不和他计较。阿鹊承包了一个理发店,一站一天,累呀,挺着吧,得把孩子们抚养成人。

离婚十年,这期间小杜耍钱找女人就自由了,可实质离开阿鹊就一个月,谁能和他个没德性没志气的赌徒安心过日子呀?

许多信共产邪教无神论的,它自己认为没神没高级生命,宇宙中就真的没神了!吃喝嫖赌随便来了!不信神可不等于报应也没了。终于有一天小杜乱搞后回来,身体也越来越不舒服,一查是膀胱癌,哪坏报应在哪,只好住進了肿瘤医院。

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时阿鹊已经修炼了大法,善良的阿鹊辞退了工作,在医院好好照顾小杜。他个头大,扶他起来躺下都太吃力了,大便便不出来,阿鹊就用手给他往外抠。

这时小杜才后悔哭了,说对不起孩子,对不起阿鹊。阿鹊就劝他,这是命啊,好好养病吧。

阿鹊把大法介绍给他,陪他一起学法炼功。

学法后,小杜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自己从前的行为都是造大罪业的勾当,是下地狱的路,被无神论马列歪理邪说害的太惨了,哭着道:“我的本体可能是带不走了。被我糟蹋的太惨了!来生我还转生回来修大法!”人在这时发的大愿非常重要,真的能结上来生修炼之缘。

住院八个多月,癌细胞转移到肺上,阿鹊一直在医院陪护他直到去世。花掉了公费二十多万,也花掉阿鹊的大部份积蓄。

也许是阿鹊侍候前夫的精心,也许是对孩子们的负责感动了所有的人,他们都夸赞:“太了不起了,离婚这么多年了,还能这么照顾他,太不容易了!这法轮功真了不得!竟然能使人变的这么好!”

阿鹊也叹息:“当初他们父子欺负逼着离婚,离婚后我养着他,他又赌又嫖!那时我为了孩子只能忍气吞声,但现在我若不是学了大法,我是不会这么照顾他,还花光自己的钱给他治病的。”同病房的患者、医院的大夫、护理人员都很赞佩,他们了解了大法后,有看书的,也有走進大法中来修炼的。

小杜出殡那天从火葬场回来,原来的一位同事拦住阿鹊,说要给介绍老伴,她的亲戚妻子病逝了,这位是党官有地位还有钱。现在人被共产邪教改造的丝毫贞德没有,不然人家刚死了男人没过天,她就给介绍男人,你说她有丝毫贞洁之德吗?

阿鹊拒绝了。

阿鹊回首自己不幸的婚姻,也想起了往事。美女一般都有段浪漫史,阿鹊也如此。那是当年北京知青下乡到了其农场,有个小伙子对她特别好,总是借个理由来家见阿鹊。

阿鹊若想见他,他总会以豹的速度出现在眼前。可是二人从没挑明是正式恋爱婚姻。

那年小伙返城要回北京了,他跟阿鹊道:“跟我走,我带你回北京。”阿鹊知道私奔父母绝不会同意,当时周围女孩子私奔的还真不少,大家背后说啥难听的都有。

阿鹊先天根基就是好,想:在家自己是长姐,这样做了,妹妹们怎么办?对她们影响太不好,辱没父母祖宗。就拒绝了。当时小伙就趴在桌子上哭了,发誓道:“娶不到你,我这辈子不会再结婚。”

第二年他从北京来找阿鹊,别人告诉他阿鹊正在准备结婚呢,他就没来见面。

前夫小杜死后,有一年阿鹊回娘家,见到当年知青同学,说当年那个小伙如今的老伙一直没有成家。于是姐妹们就撮合阿鹊去北京找老情人。

阿鹊此时毕竟是没有圆满的修炼人,还真让她们给鼓动的起了情欲。因修炼的原因,阿鹊早已经身体健康,完全可以正常夫妻生活。但一想,不行,真见了面,有了超格的举动怎么办?那不白修了嘛!阿鹊大惊,这不就是过色欲大关吗!每一关都可能让你掉下来毁掉。

阿鹊望着镜子,自己依然是那么的白皙漂亮丰满迷人,如同一个果子熟到最后最甜的时刻。但是过去的永远过去了。

男女结婚为了什么?就是繁衍后代,绝不是为了让人纵欲,而且纵欲不是对方越漂亮越舒服,对方只是外在的工具,是自己生理的兴奋反应,可是这兴奋却是以消耗生命为代价的。

现在没登记没拜天地的什么找老伴,就是淫乱乱搞!今天已经成为“正常”,所以人类败坏到早已经闯过了毁灭的界线。

有一天,阿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躺在金色的大沙漠上。意识中师父就在天空中,穿着金色的袈裟,从很高很高处传下来一个声音:“你有一个人心,你都上不去!”

那声音像洪钟一样,嗡嗡的回响。阿鹊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身上套着九个环,从头顶到脚底。得出来呀!就挺直了身子,往上一点点拔呀。身子往上拔,环就往下退。全退出去之后,看见自己穿了件紫色的大道袍,飘了起来。

从此再也不想那曾经的情郎了, 阿鹊法剑斩情丝,永远忘去了那段情史。 思想业消下去了,情魔灭了。更记住了那句话:“你有一个人心,你都上不去!”

注: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