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个脚印从开始走到今天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8月10日】

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就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四日,我進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修炼之前我是一个身体有很多病的人,炼了法轮功不到二个月的时间,病不知不觉的都好了,真是感到无病一身轻,太神奇了。特别在一天早上炼静功时,闻到有一股臭气,因为我修炼前做过子宫肌瘤的手术,后来发现肚脐眼流出很多臭水,到第三天在裤头上出现像海绵一样的一团东西。我也不去多想,就想着是好事,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了,前后不到二十天就好了,从此我就很坚信大法。

七二零以后,江泽民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法轮功,搞的我们一家很紧张,加之学法不深、怕心重,一有风吹草动的家人都胆战心惊的,我丈夫把大法书和资料都撕了,他在迷中和无知中做了错事、给自己造了业。有一天,我把一个用来炼功听法用的MP5放到姑父家,过了半年,我那姑父出去办事,我就去他三楼的办公室找我的MP5,一下就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惊喜的是打开一看,师父在《洪吟三》里面的一篇经文<看山>赫然出现在MP5的屏幕上,“茫茫一片山,云雾连着天,登高知多远,山中坐着仙”,当时我很高兴,师父真慈悲在鼓励我往上修才能入仙境啊,我知道要精進了。

后来因为我传真相资料、张贴被公安查到,非法判了我一年劳教,出来后邪党的干扰一直不断,我又被二次非法的关進洗脑班。第二次刚到一天晚上,一个便衣警察问我炼法轮功的事,我回答说:法轮功已经扎根在我心中,我不会放弃的。他说:明天再说。到了第二天要我们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叫我站起来说体会,我说:那都是断章取义、偷梁换柱的,师父讲法原意并非如他们歪曲的那样。因为我说的是真话,他们就不叫我说话了。下午那个警察过来问我:阿姨,你对名利是怎么看的?我回答说:我们不是什么钱物都放弃不要了,该你命中有的就有,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 ”(《转法轮》)他听了后就走了。再过了一天,他又来了,又问我利的事情,我说:我昨天已经跟你说过了,他突然站起来走了,好像什么东西碰到他似的,从此就一直没再来问我什么了。所以,我就在想:虽然是被迫進入洗脑班,看来这里也有世人需要知道真相啊,等待着救度。在洗脑班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给我当地的六一零、国保的两个小青年做了三退,给医务人员和放录像的人都讲真相。讲到天安门自焚时,我说那个所谓的叫王進东的人身体都烧坏了,可是最容易燃烧的绿色雪碧瓶还完好无损的夹在王進东的腿里呢!那个放录像的人说:是真的吗?我现在就去看。我回答说:你们专门放录像的还不知道,这些坏事都是江泽民、周永康造谣的,是演戏啊,都是假的。另外还有一个姓叶的工作人员一直在洗脑班干活,叫我们写保证书之类的,我就给他讲真相,叫他三退,他回答我说:你给我说的,我已经心领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看到了明慧网同修交流的诉江的文章,我也跟同修商量,我们也要诉江。到了八月份的某一天写了诉江状,第二天由邮局寄出,第三天两高收到我的诉江状、下午给我的手机发来了签收回复。大概十月份,本地的六一零打我电话,问:你给谁写信了?我回答说:我起诉江泽民了。他们又问:谁叫你写的?我回答:我自己要写的,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善良民众的迫害,把我们家搞的很糟糕,儿子不能安心工作,我就得起诉江泽民!我告诉这些六一零:你们为了你们的家人、为了自己不要参与对善良人的迫害!那人自知理亏,就不再说下去了。但到了第二天,家里来了好几个人,不知道是六一零还是公安的,我去超市买东西回来,在家门口碰到儿子的同事,他对我说:阿姨,你不要上去,你家里来了好几个警察是来找你的。我说:不要紧,我给他们讲真相去。他说不可以,还把我拉到了儿子的车上,儿子说:妈,这次他们是来抓你的。我儿子很怕,一直看着我,不让我离开。后来到下午六一零的主任打电话给我儿子,儿子告诉他们我去别的地方了。他们还不相信,我儿子就说:我妈就这点事,你们这是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吗!从此以后,六一零的人没再来骚扰过我。

以前我学法和炼功都不太精進,信师信法不够,把大法书乱放,学法不入心还老是犯困。从现在起我要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修掉一切常人心,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感恩师父的慈悲点化,感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