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就是执著心

白云

【正见网2018年08月10日】

如果谁长期病业状态不能突破的话,我觉得那肯定是有问题。我身边有几位同修的眼睛模糊,而且呈现出一种长期突破不了的状态。说的尖锐点:至少在这一个问题上没有证实法,没有向世人证实出法的力量。而且拖的时间长后,有点起到反作用,比如常人就会说:你讲法轮大法好,你自己眼睛怎么这样?这一问,真的很难回答吧。

我觉得正常状态应该是通过向内找、发正念、集体学法、讲真相的过程中,病业状态会呈现像爬山一样,爬到顶峰前最痛苦,爬过顶峰后就开始逐步缓解、直至彻底消失才是正确状态。以我自身经历而论,以前我参加学法小组前和后一段时间胸闷、闷起来真的很难受啊。通过集体学法,我记得第一次集体学法时有位同修就提到法中的:“身口意”方面的师父讲法,我心里立刻明白了:我在身口意方面有漏,甚至在色欲方面有漏。那意识到就改。是,后来是栽过多次跟头,但是我都爬起来,收拾心情,打起精神继续修,同时我也意识到了旧势力在色欲方面对我做的手脚。旧势力是把我前世做人时的色欲的成份有意留下来了一些,加上接触到了常人社会和网络上不好的东西后受到的污染,导致以前色欲关很难过。但是后来不断学法,不断的归正。现在我胸闷的状态已经消失,除非又栽跟头,又被旧势力修理。所以,写到这,我觉得病业就是旧势力在利用修炼人心性上的漏洞修理我或是同修,这是主要原因。

有同修说:自己找了,但找不到执著心!那么执著心到底在哪里?当我们心里为什么事愤愤不平的时候、为什么事生气恼火的时候,就是执著心!这时要挖自己的根!就算是似乎自己是对的、被无故冤枉、被人不理解等等状态或原因时的心里生气不平衡的感受,这些都是执著心。因为:那时都是用人心、人理在衡量问题!没有把这个事看透,没有在法上看清这件事被安排出来的原因。所以,修炼真的是要悟性很好才行!想想罗汉为啥能做到:什么事都乐呵呵的状态呢?他不执著嘛,他都看淡了嘛,他知道那些都只不过是剧本的剧情而已,一场戏而已,真的看透了就真的不迷,不迷自然就不生气了嘛。

我今天早上在梦里埋怨我妈妈以前把我考大学的志愿搞掉,把我本来要学中医的志愿搞掉,搞到后来却三档志愿都落选,无奈下只能接受补填志愿的会计专业。要知道,在所有学科中,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数学,可是偏偏命运弄人,让最不喜欢数字的我去学会计,而且后来一做十年,做了十年后觉得会计很没劲、很闷,搞的我现在暂时没方向、甚至很痛苦!我多次在梦中看到我妈妈的形象,在梦中我就批评她甚至大声斥责她胡乱破坏我高考志愿的行为!我感觉:我的一生都被她破坏了,弄糟糕了。其实在心里,对她非常的埋怨、非常的讨厌、非常的反感! 醒来后,我明白了,心里长期为这个事愤愤不平其实就是执著心没放下?那怎么放?只有把这个事给悟透了才能真正看淡放下。那怎么个悟法呢?因为当年高考完那年我正好得法,以前也曾有算命的说过我是做医生的命,甚至也有渐悟的同修给我说过: 师父把我的命运已经改变了,具体的他没讲。

人包括我在人中的这面带有人的想法和观念,就是:想追求得到的却实际还没到手的东西都认为是好的。其实,把问题倒过来看,就算当年我妈妈没有把我高考志愿搞掉而后来真的我去学了中医的话,难道就真的如想象的那么美好吗?也不一定啊!我在迷中,又怎么知道那条路上以后会碰到什么事呢?!况且,大陆的中医大学都是中西医结合的产物,据常人说现在大陆中医大学甚至都在用西医的那套理论,好像是西医的病理学、病毒学之类去解释疾病而不用中医传统的理论去看病。所以,当年就算我去学中医,可能也很难学到中国古代医学那样的精髓吧。此其一也。其二,如果学了中医,因为中医学期比一般专业学期长,当年正好碰到一九九九年的迫害发生,有可能当时邪党会卡住毕业文凭。其三,假如学了中医后,可能后来的人生道路和现在是完完全全不同的职业和遭遇,可能只能说是可能比现在要顺利、顺畅很多,做着喜欢做的事情,不就是现在世道所宣扬的价值观嘛,甚至很多企业招聘也会问:你喜欢不喜欢这个职业啊?有可能做医生碰到的较多的是病人求着医生这种局面,可能不像后来的做会计工作中碰到多少麻烦事,有几个企业老板要求做假帐的考验,有被其他部门和本部门经理刁难的经历,有被炒鱿鱼的考验,又需要面对邪党的税务、海关、银行、政府的部分职能机构、看着他们那副高高在上、指手画脚的嘴脸。当然,在这个社会做个好医生我想也是很难的。也就是说,在这个道德下滑的大陆环境,要做个不做假帐的会计都已经很难了,从人要舒舒服服的过好日子,过舒心畅快日子的角度讲,可能会计并不是非常理想的职业,但我想修炼是反过来看问题的,这魔难不就成了我上天的阶梯了吗?!我做人的终极目地不就是盼着有一天能重返天堂吗?! 所以,它反倒又成了一个好事。人生几十年不就一瞬间吗?当然,实际一天天过的时候,尤其在魔难中还是觉得挺漫长的。

当以苦为苦的时候,就会抱怨这个抱怨那个,就一定会抱怨不公平的一切,因为以苦为苦,其实就是把追求人间幸福当作了终极目标了。只有以苦为乐才能走过魔难,才能将魔难化作上天的阶梯。更何况人间的苦不是那种见不到彼岸的时间极漫长的地狱之苦,人间的苦毕竟是有个边际的,有个过程,难受的感觉是个过程,这个过程不可能是永远的持续那么痛苦,是个物极必反的过程,顶过了最难受的过程后,慢慢的一点点的会舒服起来的。所以,无论做一个普通人或是修炼人,都需要有个坚强的意志和怀有一定能看到希望的念头才能真正做到不枉做人一回。

当同修眼睛出现白内障病业状态时,是不是可以想想“白内障” 不就是等于在说:“内心有障碍”的意思嘛,眼睛看不清不就是比喻:自己在哪方面犯糊涂了呢?是不是在某些方面白费了那颗常人之心呢?师父法身就在我们身边,但是师父法身对这些关难不会直接破迷,但点化就不算泄露天机,有的时候师父法身可能通过同修或别人的嘴可能是家人可能是马路边陌生人聊天给你听到了,都得想想自己有没有他们所说或所表现出来的执著或是具体话题中涉及到的问题呢?甚至在梦中是不是也会碰到什么场景让自己心里觉得愤愤不平、特别生气的、特别不满意的,可能就是自己执著心所在。真的当我们心性提高了,师父法身就能帮助我们了。希望同修能尽快冲过病业假象的考验。

个人心性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