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选粹:古人的智慧和道德!(数文)

陆善

【正见网2018年08月10日】

一、朱博临乱理绪,有条不紊

汉朝人朱博,本来是武官,不熟悉文官那一套。后来,他任冀州刺史,巡视部属时,突然,官吏和百姓几百人,拦路自行投诉(不等待官府安排),官署有人满之患。从事(官职名)请求说:‘‘您暂时留在这个县,接见那些投诉的人,事情办完了,再去上任。”他想要以此来观察、试探朱博。朱博心里明白,告诉侍从,赶紧继续准备车马。

他会见自行前来投诉的人,派遣从事,明确地告谕官吏、百姓:“想要投诉县里丞尉的,刺史不监察佩戴黄色绶带(官俸二百石)的官员,各人自己到郡里去投诉。想要投诉二千石的墨绶长吏的,等使者巡视部属回来,到刺史的官署去投诉。百姓被官吏所冤枉,以及投诉强盗小偷诉讼之事的,要到各自所属的部从事那里,去投诉。各有政策规定,按政策去执行!”

朱博停车裁决,四五百人,一下子都神速地解决了问题,自动欣然离去。吏民大惊,想不到朱博应变事情的能力,如此强。后来,朱博慢慢查问,果然是一个老从事,教唆百姓集会,朱博就杀了这个搞阴谋诡计、图谋不轨的官吏。
    
二、朱博以智教人、救人

朱博担任左冯诩(京师统辖的官)时,长陵县有个豪强,名叫尚方禁,年轻时曾私通别人的妻室,被处刑的痕迹,还留在脸上。功曹(官职名)因为接受了尚方禁的贿赂,就告诉朱博,请让尚方禁担任守尉。朱博知道以后,就以其他事由,召见尚方禁,见他脸上果然有斑痕,朱博遂屏退左右的人,问他道:“这是什么伤?” 尚方禁心知自己的事情无法隐瞒,就叩头说明。朱博笑着说:“大丈夫一时犯错,也是有的。现在,我想为你洗清这个耻辱,你愿意为我效力吗?”

尚方禁又喜又惧,回答说:“一定尽死报效大人。” 于是,朱博命令尚方禁:“不可泄漏这件事,看见该报告的事,就记下来。” 此后就视他为亲信耳目。尚方禁每天早晚都会揭发一些盗贼及奸细,功效显著,朱博就升他为连守县令。

过了很久,朱博召见那个功曹,关起门来,责备他有关接受尚方禁贿赂的事,给他纸笔,让他自己记录自己接受的贿赂:“一文钱都不能隐匿,只要有一点欺瞒,就砍头!” 这个功曹十分惶恐。老老实实记下受贿的事,一点都不敢遗漏。朱博了解实情后,就当场命令他改过自新,并拔刀削毁刚才的记录,让他回去就任原职。功曹后来行事谨慎,不敢犯半点错误。朱博于是也提拔了他。

三、王敬则智抓小偷

南齐人王敬则,任吴兴太守时,郡中经常发生很多抢夺、偷窃的事。一天,王敬则抓到一名小偷,召集他的亲属前来,当着他们的面,打了他数十鞭,又派他长时间,打扫街道。过了很久,又让他检举以前的小偷,来顶替自己扫街,其他的小偷,害怕被他认出来,都逃走了,境内因而得到清静。
    
冯梦龙评曰:羞辱到亲属,亲属也不能容忍他继续当小偷。

只有小偷才知道谁是小偷。要他举人出来,顶替自己打扫街道。远比用捕快去抓小偷的效果,好得太多了!

四、张辽“以静制动”

张辽受曹操之命,领兵驻扎长社县,临出发时,军队中有人谋反,在夜里纵火作乱,全军都惊乱不已。

张辽对身边的将领说:“不要轻举妄动,这肯定不是全营造反,必定是叛变的人,想以此来扰人视听而已!”

他向军营中下达号令:“凡没有参加叛乱者,安稳坐好,不要乱动!”  然后,张辽亲自率领数十名亲兵,站立于军阵中。不久,果然捉到带头谋反的人,将他处死。

冯梦龙评曰:
汉朝周亚夫,率兵讨伐七国之乱。一天晚上,军营中发生夜惊。周亚夫安稳地躺在床上不起身,不久惊扰就自然平定了。

吴汉任大司马时,曾经有贼寇,半夜攻击他的军营,军中受到惊扰。吴汉也是卧床不起。军中士卒,听说大司马都没起床,也都各回自己的岗位。吴汉这才挑选精兵,半夜出击,大破贼寇。

这些都是“以静制动”的策略。然而,如果不是军纪一向严明,即使想让士兵不乱动,也做不到。

五、李封不曾打过一个人

唐朝,李封任延陵县令时,官吏或老百姓犯罪,不罚以杖刑,只命令他包着绿头巾,来羞辱他。并依犯罪的轻重,决定戴绿头巾日数的多寡,期限满后,才拿下来。凡是包着绿头巾出入的人,都认为这是很大的耻辱,大家互相劝勉,不敢再犯罪。赋税也先于其他各县完成。

直到李封辞去官职,李封不曾打过一个人。

六、裴晋公,有“智量”

唐朝裴晋公,任职中书省时,有一天,部下忽然告诉他:“印信丢失了!”裴公脸色不变,告诫他们不要声张。当时他正在宴客,观赏歌舞表演,外人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半夜酒饮得畅快时,部下又告诉他:印信找到了,裴公也不应声,宴会尽欢而散。

有人问他是什么缘故?裴公说:“手下的小官盗印,去书写契券,写完就会放回原处。追查得急了,就可能把印书扔在河里,或投入火中,就再也回不来了。

冯梦龙评曰:
这不是故作安闲,以示镇静,实在是聪明透顶。所以说“智量”,智慧不足,度量也不大。

七、子产使人和鬼神,都满意!

春秋时,郑国大夫良霄,因专权,被驷带、公孙段等诸大夫,群起诛杀而死。良霄后来变为厉鬼,全国人都极为恐惧。有人梦见良霄披甲而行,说道:“壬子那一天,我将杀驷带(帮助子晰杀良霄的人),明年壬寅日,我又将杀公孙段(偏袒驷氏的人)。” 驷带及公孙段,果然如期死亡,全国人更加恐惧。

于是,子产立公孙泄为官。(公孙泄是子孔的儿子,子孔先前被郑所杀)又立良止(良霄的儿子)为大夫,来安抚良霄及子孔,厉鬼从此不再出现。

太叔问子产:“为何如此举措?”

子产说:“受冤而死的鬼,要有所归宿,才不会作祟。我立他们的后代为官,使他们感受到有所归宿。”
   
冯梦龙评曰:
子产不但通达人间的事理,更妙的是还能通达鬼道(阴间之理)。鬼道由人来实行。真能全力为民,就可以使人和鬼神,都满意!

八、智劝!

梁孝王派人刺杀以前的丞相袁盎。汉景帝令田叔,去调查梁孝王,田叔把事情查清楚后,烧掉所有的资料,空着手,回来向汉景帝报告。景帝说:“梁孝王有杀袁盎吗?”田叔回答:“有。”“供词在哪里?”田叔说:“烧了。”

景帝很生气,田叔从容地说:“皇上不必查办梁孝王的事。”“为什么?”田叔说:“现在不杀梁孝王,汉朝的法律就无法施行;如果杀了梁孝王,皇太后会吃不好饭,睡不好觉,那时陛下就要担忧了。”景帝因此认为田叔十分贤良,让他做了鲁国的丞相。
    
田叔任鲁相后,有一百多个百姓,控诉鲁王夺取他们的财物,田叔拿下为首的二十人,各鞭笞了二十下,其余人各打了十下,很生气地说:“王不是你们的君主吗?为何敢说他的不是!”鲁王听说了这件事后,大感惭愧,拿出了府中所藏之钱,让丞相给百姓赔偿。丞相回答道:“大王,您自己找人赔偿吧,不然的话,是大王做恶事而丞相做善事了啊。”

鲁王还喜欢打猎,田叔常常随行。鲁王总是让丞相离开馆舍,回去休息。丞相出去以后,常常露天坐在鲁王的苑圃外等候。鲁王屡次派人请他进馆休息,田叔始终不肯回去休息,说:“大王暴露于野外,我怎么可以进馆舍休息?”

鲁王从此不出游打猎。

冯梦龙评曰:
洛阳有人互相仇视,城中贤能的人,居间调解数十次,都不听从。有人去请郭解,请他从中协调。郭解于是在夜中,去互相仇视的人家中劝谏,这些人都勉强听从了郭解的意见。郭解对他们说:“我听说洛阳的贤达之人,从中调解,你们都不听从。今天诸位给我面子,听从了我的劝告,可我又怎能从别的城邑中夺取贤达调停的事呢?”于是当夜就离去,临走时嘱咐说:“等我离去,再让洛阳的贤士去居间调解一下。”这件事和田叔处理王府的钱相类似。

又,王祥侍奉继母,非常孝顺,但是继母偏袒自己亲生儿子王览,而虐待王祥。王览屡次劝谏母亲,而母亲都不听,于是凡有虐待王祥的事,王览就一同接受,患难与共。继母后来深受感动,于是对王祥与王览,同等爱护。这件事与田叔坐在野外,等待鲁王相类似。

(均据明代冯梦龙《智囊》)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人物

神传文化网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