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魔炼自己提高心性整体升华

波士顿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19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从2017年8月开始在纽约曼哈顿景点跟大陆游客面对面讲真相的。面对面讲真相,对于个人,就像考试一样,把自己所有不好的思想念头、观念和执着心瞬间暴露无遗,同时也促使自己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从一思一念上尽快修正自己同化大法,去证实法。使我在做好三件事上、在法理的认识上、在其他项目中与同修的配合上都有了更高更深的认识和改变。对于救人项目,它是与媒体的读者、观众和听真相的大陆同胞的一个桥梁,借此可以得到最直接的反馈,以发现、改进或完善项目中的不足,同时在修炼上提升自己,使我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一、景点讲真相的缘起

自2017年法轮大法日活动后,我们州(当时我住在新泽西州)组织了几次布鲁克林地区的讲真相长城活动,从当地华人对法轮功的认知和态度,我决定要把面对面讲真相进行下去。就在我琢磨着到哪里讲真相时,我们收到了退党中心发来的纽约曼哈顿10个真相景点暑期请求增援的邮件。于是我来到了帝国大厦真相点。为了讲好真相,我虚心向几位有经验的同修请教,听他们介绍讲真相的体会。有位经验丰富的同修(以下简称A同修)表示可以帮我。

谢谢师父慈悲加持和指引!

二、景点讲真相促使我每天严格做好三件事

过去做媒体时,由于工作量大,加上为了照顾不同时差的同修完成工作,为了保证每天的学法炼功我经常熬夜。为了提高报纸的质量,我不断的挤占睡眠时间,后来慢慢的我开始在炼功上“缺斤短两”,很多时候只炼第一、第三和第四套功法。家人跟我沟通的时间也出现排队现象,家庭矛盾日益激化,最终使家人对我修炼的意义产生了质疑。长期睡眠不足加上家庭矛盾,时间久了,我开始出现体力不支现象,发正念也常精力不能集中。自到真相点后,A同修介绍体会跟我说,要做好讲真相,首先每天必须保证发正念的质量和完成五套功法,保证用心学法。缺一样,你就讲不好真相救不了人。她解释说:当你遇到游客时,先发正念清除控制他们的那个邪灵,如果你15分钟发正念的质量不好,你自己的空间场都不干净,怎么去讲真相救人!如果学法不入心正念不足,说出去的话怎么能带有大法的力量,怎么能制住常人背后的那个邪灵让他们听你讲真相!又怎么能破除邪党灌输给常人的不好的观念!不认真向内找,抱着一堆执着心,自己都黑糊糊的,常人怎么会愿意让你接近!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可全都能知道的!她提醒我每天从真相点回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坐。

同修的话加上我在真相点的体会,使我时常反思过去在媒体中的修炼过程,我意识到了以前没有严肃认真对待学法炼功发正念,才造成有些关过的不好或没过去。谢谢师父加持点化!由此我开始增加学法(《转法轮》和新经文)内容和时间,注意炼功发正念不走神,很快我就能做到专注了。平日早晨发完正念就开始背法,然后打坐。去真相点的日子,我一定会先背法然后再出门。利用乘火车的时间学习《精进要旨》。从下火车到真相点的路上我背《论语》,临到景点我就开始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安排,从真相点回来的路上我就开始总结经验和不足之处,从中也找哪些念头暴露了什么执着心,到家后马上打坐,晚上学法炼动功。平日注意多学法、多向内找,象挖宝一样的挖出执着心的根。每找到一个执着心我都会反思它在以往我参与过的项目中是否也存在着。就这样不断的找、不断的深挖、不断的反观自己,思考着。很快我就进入了一个讲真相应有的状态。也是证实法该有的状态。

冬季来临,大陆游客日渐稀少,于是我增加了中国城讲真相的安排。那时正逢九评编辑部发表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文,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开始在中国城讲真相。路人不接材料,我就开口讲。我用“每个中国人都是可贵的,因为每个中国人都肩负着使命,看看这篇文章就能让你明白作为当今的中国人的意义。”这句话架起了我与路人沟通的桥梁。经过我身边的路人听到的内容少,发出去的报纸有限。我就到交通路口,趁大家等待绿灯的时间给大家介绍文章内容。很多没准备接材料的路人,在听了我的话和介绍后,他们纷纷向我索取报纸。有位年轻女士,看上去她是长期在路边卖货的人,她听我讲了六七个红绿灯变灯的时间,最后她主动上前问我要报纸并且认真的跟我说:“谢谢你!我一定回去好好读这篇文章”。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在中国城接报纸的人越来越多,年龄段从七八十岁的老人,逐渐到五六十岁的人,一个月之后三四十岁的人,甚至都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开始接报纸了。考虑到他们中有人会丢弃报纸, 在跟同修A沟通后,她告诉我每发出一份报纸就马上跟着发正念。于是我每发完一份报纸就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灵,让他们立刻读报纸。这样接过报纸的人立即看报纸的人就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人向我提问的,跟我辩论的人都有。接到的反馈也越来越多,有的说:“大纪元竟骂人总说人家不好我不看。”我说:“不要急于否定,请您耐下心来用心看这篇文章,它能帮您明白您想明白的。”有位老人手指着天说:“上有神佛,人做坏事他们是知道的,早晚的事,不用你们说我们都知道。”还有的跑过来跟我说:“你做的对!我们支持你。但要注意安全。” 我不怕,我知道有师在有法在,我只管一直正念十足的在那里,不停的讲,直到报纸发完。

从中国城的华人开始对我们报纸的不屑或麻木,到欣喜的接受。从他们接报纸的表情的变化,我看到那里的中国人善良依存的本性。他们的反应愈加增强了我在这里讲真相救当地华人的信心。也就是从这时起,我发现我的嗓音变得洪量了,声音坚定有力。

感谢师父加持!谢谢师父!
        
三、景点讲真相使我快速放下执着心过病业关

就在我刚来真相点三天,我发现听我讲真相的游客脸不对着我,奇怪的是他不像其他游客那样不听真相就会迅速离开,很显然他还在听,出现了三次这种情况。晚上在我跟先生聊天时,他提醒我口中有异味而且很大。他的话使我突然明白了在真相点出现的状况。于是,我先生帮我查了很多去异味的方法。口中异味其实是牙龈流血造成的。我的牙龈流血已有半年之久,期间我也只当是消业,一直没当回事,结果逐渐的血越流越多。起先口中味道通过经常刷牙和含口香糖之类的东西就能减弱。由于在景点遇到能耐心听真相的游客不多,此时口腔异味再添阻碍,我着实的著急。于是我一方面想尽各种办法解决问题,一方面赶紧向内找。结果当晚就发生了奇迹,家人说:你干了什么?你的口腔异味不见了。可好景不常,仅保持了两天。于是我下决心挖根仔细找,我想一定还有没找到的执着心,可能还有找到了没放下的执着心。就在我面对师父法像坐那儿找执着心时,突然一句话打进我的脑子里,说:修炼是严肃的!这是师父提醒我没严肃对待修炼呀!我立刻开始换了个角度向内找,牙齿流血口中异味,一定是由口造业造成的。那口都会造什么业呢?口,有食、有语的功能。食,我肯定有执着的食物。我喜爱甜食,于是我下决定戒甜食;语:口讲出的话,人讲话就带有执着心。但哪些话带有哪些执着心呢?于是我先从学法上找,如读法时有念错字、加减字、专心程度、背法是否用心的时候;有忍不住时站在自己的角度用自己的观点和标准衡量同修、抱怨同修不用心不负责任的时候;也反思着在信师信法上、正念正行上是否有不足的时候;对待矛盾是否真正的在法理上提高了认识,救人是否用善心用诚心去讲真相。于是我下决定好好修口。就这样挖出了很多执着心,通过学法提高认识,口腔异味很快就消失了,一个月左右牙齿不再流血了彻底的好了。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里讲:“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  我明白了,这是在这一层次显现出来的业,由于我向内找了,放下了执着心,心性提高了,层次提高上去了,病业就消掉了。

通过这次消病业向内找去执着心的经历,我悟到:妒忌心、显示心、欢喜心、怨恨心等很多人心的根都是争斗心,有比就有争,如果人与人之间不互相比,如:比得失、比名利、比财富,那么人就没有了不服气、不甘心,也就没了妒忌、显示、欢喜和怨恨了,不争也就不斗了。人们的心态也就平和了,造业也就少了。同时也有很多欲望得以控制或减弱。其实大法弟子都是有使命的、都是发了愿来到世间助师正法的。师父赐予了每位大法弟子相应的能力,作为弟子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运用好师父赐予的能力,互相配合好,就在助师正法了。有伟大的师父同在有大法做指导,有师父给予了咱们最好的一切包括将来,还有什么执着心放不下的呢? !

四、景点讲真相使我悟到什么是师父要的配合

在景点,我们常遇到不愿听真相或听不进去真相或反过来还骂我们是神经病的游客。面对着这些换个地方听真相的中国人,我们都不愿意让他们失去这宝贵的得救机会,我们同修都是百折不挠的努力用大家的善心善言善行去给他们讲真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见哪位同修需要支持,都会毫不犹豫的走到同修身旁要么帮助讲真相,要么在一旁发正念。遇到紧急情况,我们常会看一眼协调人,只要她一示意,我们各自都会该进则进,该退则退。大家在看似不经意的脚步移动中,不断的变换着同修伙伴帮衬着彼此继续讲真相。那情景真像打太极-柔中带刚。一日,正赶上来参观的游客很多,我们就分别找人讲真相,有个同修给那些不想听真相的人播放真相录音。我们看到有家祖孙三代人在长凳上休息等车,我慢慢的走到近前,跟小孙子搭话,当跟他讲到入少先队发毒誓的真相时,爷爷警惕起来欲图阻止我继续讲,于是我转过来跟那位爷爷讲真相,爷爷怒了,同修见状,赶紧上来帮忙,协调同修示意我先离开那孩子。就在我转身离开后,那小孙子见爷爷怒了,他也跟着发怒了,红着小脸儿喊着:我就是邪党党徒(真相录音中的话)怎么啦!见状,另一位同修赶紧上前安慰并给他们讲道理。事后,我们总结经验,向内找刚才起了什么执着心,下次该怎么做好,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我时常提醒自己,尤其是到达真相点前,我总提醒自己在讲真相中要用善念善心善意去讲真相。关于善,我最初期的认识是要面带微笑、要有耐心、要有恒心,要有定力,但当考验来时,我的那个善的代表-微笑立时没了内涵,只剩下面部肌肉僵持在微笑状态上。我发觉我那善的力量没那么强大。在读到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关于善的一段法:“真正的善,是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在善修的过程中,已经修成的真善。面对众生时,因为你有还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现出来。必须时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象个修炼人,让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正念来主导,然后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现出来,这就是修炼人和神的不同。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不是人的善恶喜好的表现。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我悟到,原来我表现出来的善只是表面的一种和善,目的还是希望对方能接受自己听自己讲真相,停留在讲真相上的形式上了,没有用慈善来救人。

通过跟景点同修配合讲真相救人,我悟到:自己做的好是小好,跟同修配合的好是大好,跟同修配合好并一同做好救人项目是大大好。也才是师父要求弟子们做到的配合好。由此我对师父讲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美国中部法会讲法》)的含义理解更深了。

景点讲真相使我的心性得到迅速提高,并带动着做好其他项目。在设计上,灵感比以前多且快,思路开阔,头脑灵活,有了立体思维模式。能借助乐曲和舞蹈拓宽设计思路。凭借对传统文化内涵的理解和加深,更多的传统文化中的元素融进在设计中,设计理念在不断的随着神韵文化回归;在看待事物上,认识问题能从多层次多角度不同深度进行分析和判断,拟定出更为可行的方案。更在推神韵卖票过程中,发正念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还有在天国乐团游行时,从始至终能保持正念很强的演奏状态,感觉发出去的每个乐音都象打出去的法轮灭尽控制常人的所有邪恶因素。

讲真相中我认识到救人就是救自己。每每提高一点认识我都是泪如雨下,我都能真真的感受和体会到 师父的慈悲加持!真的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
        信师信法坚定正念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完成大愿随师回家

以上是我个人所在层次的认识,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8年华盛顿DC法会交流稿)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