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者对轻生者刺激的因由

新城

【正见网2018年07月17日】

六月二十日下午,甘肃省庆阳市十九岁女生李某奕在当地某百货大楼八层的玻璃幕墙外意欲跳楼自杀。围观者中竟然有人喊:“怎么不跳,把驴都怂栽倒了”,还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写“楼下好热,快跳啊,你到底跳不跳?”更有人在下面起哄。几个小时后,女孩从楼上跳下,而从围观者中同时传出了掌声与欢呼。

六月二十三日,广东汕头市三十三岁覃姓男子准备跳楼轻生,他站在一栋大楼十一楼顶楼的边缘,同样引起大批民众围观起哄。

六月二十六日晚,江苏南通一名女子爬到某屋苑大楼打算跳楼时,现场出现众多围观者在楼下起哄大喊〝跳啊,跳啊〞。甚至还有人用强光灯照射,企图刺激女子快些跳下来。现场警察上前制止后,竟有人趁乱逃到其他楼层,继续用强光照射。

旁观者对轻生者跳楼起哄能成为一个社会现象,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这种现象在中国可谓司空见惯,有些人甚至已经麻木了。我们在对这些旁观者愤怒的同时,不禁要问:这是怎样的一个社会?怎样的一群人?什么样的社会才会造就出这样的人?

当然旁观者中也有同情者,并不全是为轻生者鼓掌的人。可是当哄弄的声音成了主导,同情者却不敢发声,这些同情者的沉默也已成为对起哄者的默认。这是一种极度悲哀的社会现象。

这种现象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从没有出现过,在世界其它任何一个国家也都未出现过,可近一二十年却在中国出现了,而且成为了一种常态。这些旁观者,他们对轻生者的讽刺、挖苦、嘲弄、幸灾乐祸,绝不是人类所应有的行为。可以说这些人徒具人的外形,却完全没有了人应有的道义与品行,他们人性全无,是不配称之为人的。

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就是说人人都有同情他人之心,在他人遭到痛苦时,人们都会感同身受的。可是这些旁观者对轻生者的嘲讽,正说明这些人没有基本的同情,没有起码的人性。须知,轻生者与他们毫无瓜葛,只是在走向绝路时,本该被同类同情与施救时,却被这些旁观者当成了消遣的对象欣赏起了死亡过程。

什么样的人没有同情之心呢?在别人遭受痛苦时幸灾乐祸呢?只有极端自私的人才能有如此的表现。他们那种完全为己的自私,把自己以外的一切全都看成与己无关。他们完全生活在自我里,只要自己能得到满足与快乐,哪管他人的死与活?如果他人的死亡能给自己带来刺激与快乐,他们也会全程欣赏,并且直接参与,唯恐跳楼者不跳从而不能使自己的兴致达到极限。所以,在轻生者迟迟不跳楼时,他们为了寻求刺激与快感,就会发出嘲讽的声音。

那么这些人的变态是与生俱来的吗?当然不是。那么是什么样的教育,什么样的环境熏陶,什么样的制度缺陷才使得这样的人被大量的改造出来呢?在他们世界观、人生观形成的过程中,必定有着对善的排斥,也必定有诸多邪恶因素的注入,才使得他们如此的变态。

在外国人看来,中国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中国人自己也说,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人心的问题,而决定人心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信仰的问题。中国历史上是一个以信仰为本,以道德为尊的社会。人们相信善恶各有所报,相信天理的约束,自觉的按照神的教诲去做事做人,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必然会亲密而和谐。在儒、释、道传统文化的影响下,中华文明普照世界。

而中共对中国人灌输的是无神论。中共试图把每一个中国人都改造成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样的学说只能导致人物质化,让人越来越看重眼前的利益。只要能弄到钱,哪讲什么道德廉耻?有钱就是爷,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风气熏陶出来的人自然就沦为了拜金主义者。

中共对中国人的另一种灌输是进化论。进化论的邪恶之处不只是否定了神,把人与动物混为一谈,更邪恶的是它将动物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植入到了中国人的头脑中。这种灌输历时长久,在社会的各个层面进行渗透,让人不自觉的认同和接受,同时还明目张胆的以所谓的“先进”文化进行包装。《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上讲:“2004 年开始,大陆风行‘狼文化’,从小说、电影到公司培训手册,都推崇‘狼文化’。推崇者鼓吹,将狼的野性、残暴、贪婪、暴虐的本性,运用到事业之中,称为‘拼搏精神’。许多人认为这是生存竞争中能够胜出的‘先进’文化。换句话说,人不需要道德观念,在竞争中不择手段胜出才是做事为人的衡量标准。

“常言道:‘毒如蛇蝎狠如狼’,蛇、蝎、狼没有任何亲情,连自己的父母都可以撕咬、吞吃。现在很多年轻人没有任何传统观念,做事情没有底线,在家里唯我独尊,在公共场合打骂父母,更甚者对父母视如寇仇,一旦不合己意就大打出手,这样的人管他们叫‘狼崽子’,恰如其分。”

我们将这些旁观者刺激轻生者跳楼的现象,与中国社会中打骂爹娘的现象作对比会发现,这两种现象是同时出现的。也就是说,这些对轻生者嘲讽的人,他们对待父母与亲人的态度也基本都是视如寇仇的。当一个打骂父母的狼崽子看到别人轻生跳楼时,那种得意与刺激自然就暴露无遗。

中共对中国人是有目的的灌输,这也表现在它对低俗文化的放任与推广上。在过去,文化的传播并不发达,可是人们看戏、听评书,包括听老人讲故事,也大都是桃园结义、精忠报国、韩信用兵、孙庞斗智、一苇渡江、古井运木等。现如今资讯发达了,文化的表现形式与传播形式应有尽有,可中共却掌控了所有的媒体,对历史进行歪曲,把色情泛滥的东西,对黑帮称颂的东西,拍成了影视作品。当官的自证清廉,可是一查就是个贪官。评选的劳模作起报告来头头是道,等到几年后一出事,会发现这些劳模竟然是黑社会老大。这样的社会环境与制度,只能滋生一些口是心非、心如蛇蝎、麻木不仁、为非作歹的社会败类。看到他人跳楼就欣喜若狂的旁观者在中国能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绝不是偶然的,这与中共多年来处心积虑的变异中国人紧密相关。

人们发现,只要中共存在,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都会出现,再不合理的事情都会发展成常态。中共是一切社会问题的总根源。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明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