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佛恩浩荡 兑现誓约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16日】

我在二零零一年得法,这些年,多半时间都是在比较宽松的环境中修炼,稳定的做着三件事。          

可是没察觉到修炼上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但在师尊洪大慈悲的呵护下,在二零一六年走过了生死大关,今天我才有幸走在助师正法的行列中。

喜得大法   全家受益

修炼前,我患有偏头痛、胃病、神经衰弱、忧郁症、妇科病等多种疾病。我先生经常开车带着我和儿子、女儿四处寻找名医。西医看不好了看中医,中医也看不好了,找偏方,找气功师。而且,为了健康我更涉猎了多种运动,如桌球、羽球、游泳,还有瑜珈、韵律舞、元极舞、太极拳等。苦苦的寻求健康之道,却让我感到身心疲惫。修炼不久后,所有病症不翼而飞,而且整日精力充沛,上楼、爬山、做事都不感到疲倦。

正值就读高一的儿子和国三的女儿看到我焕然一新,也纷纷‘入道得法’,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先生虽然不修炼,但非常支持我们修炼。在修炼这些年过程中儿子和女儿也都顺利的完成了学业并就业,我门一家沐浴在‘佛光普照’中,那种在‘大法’修炼的幸福喜悦,无以言表。

我家姊妹都知道,修炼后的我身心健康,精力充沛。我也曾向她们分享大法的美好,希望他们也能得法受益。可能是由于各种观念的障碍,也可能是缘份未到,她们一直没有走進‘大法’中来。有一天,我姊姊跟我说,她患有糖尿病、肾脏病和心室肥大等疾病,医生劝她洗肾,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当时我想姊姊可能得法的机缘到了,我就再一次建议她炼功,这次她答应了。当时因为她已经没有力气走路。我就带着师父的教功和讲法录影带去教她,她就在家里炼功学法,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她的身体渐渐好转。妹妹看到我姊姊修炼大法后,在身上展现的奇迹,也走進了大法的修炼。

坚定正念   闯过生死关

因为这些年我在修炼上松懈了,对大法的认识一直停留在大法太美好了,而没有认识到“法的庄严、神圣”(《精進要旨》〈道法〉),做事情、想问题都没有用大法的标准衡量,没有真正的同化大法。执着于亲情,面对我姊姊的婆媳矛盾,用人心维护姊姊,没有用大法的标准去衡量,影响了姊姊的提高,也给自己造了业。 师父讲:“我跟大家讲,人与人之间发生了矛盾,他踢人一脚,他打人一拳,可能弄不好是以前那人欠他的,他俩结帐了。你要管的话,他们之间没结成,等到下回还得重来。这就是说你看不到因缘关系,容易做坏事,从而失德。”(《转法轮》)

还有一次,在项目中A、B两位同修产生了矛盾,C同修说这些矛盾已经危及到项目未来的发展,要我出面交流。这次我又因执着于打抱不平的后天观念,带着不纯的人心与同修们交流。没有悟到我是在用人的观念把人分为好人与坏人,可是常人中的好不是真的好,常人中的坏也不是真的坏,真正的好与坏是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来衡量的,更没有想到修炼人要守德的法理。师父说:“你不能够随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要能守住你的心性。”(《转法轮》)由于这两件事,我都用人心对待,出现了一些考验,我还把它当小事,没有仔细的查找自己的执着心,在法中归正,从而成为被邪恶钻空子的藉口。师父说:“魔难来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习惯了,觉的都是小事。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又因在项目中觉得自尊心受损,产生了委屈和怨恨心,放不下自我,长期突破不了,执着心被放大,邪恶加大力度干扰我证实法的工作;接下来是对我的肉身迫害,并不断的往我的大脑灌输,让我产生担心、怕心、焦虑、紧张、急躁心、烦躁心等等极端不安的情绪,让我的身心受到巨大的压力。二零一六年四月份,邪恶又针对我对大法还存在着治病有奇效和欢喜心的执着,加大对我肉身的迫害。随着肚子剧痛、肠子搅动、胃口差及腹泻,我肚子不断膨胀,邪恶还一直往我大脑加强负面讯息,欺骗威胁我,往死里拽我,企图动摇我修炼的意志。

当时没有立即否定,而怕心,被邪恶加大了迫害,到了五月份,肚子开始出现穿孔现象,流出了不明液体。这段时间好几位同修在法上与我交流,鼓励我一定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要无条件向内找,而且遇到事情要用“真、善、忍”法理衡量,千万别脱离大法修炼的环境等。我的主意识渐渐的清醒了,过关中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剧痛时,反复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心里不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安排的都不承认,只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如果我在历史上与谁签过什么约,我‘全盘否定’,全部作废,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不配管我。”但我知道我还没有达到坦然不动的标准,我的体重持续下降、全身乏力,走路都举步维艰。到了十月初,体重由原来的六十公斤降到四十公斤。这时讲真相都很困难。最终被家人送進医院。住院期间,我坚定修炼的意志,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不断请师父加持我,尽力做到不为邪恶所制造的恐怖气氛与假相带动。我痛悔自己没有修好,让常人不理解,会给大法带来负面的影响,对不起师父,因此很消沉、很迷茫。但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点化我“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在过生死关中,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师尊带我走出迷航,走出魔难。

师父说:“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洪吟》〈新生〉)。“跌倒了爬起来,从新做好!”“无条件的向内找”等师父的法一直在脑中回荡着。因此,我不断地告诉自己,千万年的等待就在这一瞬间,我不能迷失,一定要重新站起。我找到了许多过去从未被我重视的人心与执着,也渐渐能分辨假我、真我。知道一切后天的观念,所形成的各种人心及负面的思维,不是真正的我,它障碍了我得法,干扰我救人,我全部都不要。 师父说:“你自己是先天的自己,他是不变的。但人认识事物往往容易形成一种观念,而这种观念就不是自己。”(《转法轮(卷二)》〈佛性〉)我发愿要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走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一旦发现负面的东西,我就要去抵制它、清除它,唯有正念正行,才能走出旧势力的安排,真正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在打营救电话中升华

自从二零零二年师父发表新经文《快讲》后,我就有了拨打电话,在第一线救人的愿望,但一直都无法突破人心的障碍,持续拨打。感谢师父安排我在魔难中打电话救人,履行誓约。二零一六年五月份起我在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拨打电话,向中国大陆公、检、法、司、六一零等系统的众生讲真相、营救受难中的同修,配合大陆同修开创更好的讲真相环境,也在平台上和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并参加营救平台同修的电话拨打经验及修炼心得交流,感到无比的殊圣。

刚拨打营救电话没多久,有一天,我正在电脑前准备要拨打电话的一瞬间,忽然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看不见电脑银幕了。顿时有些紧张,但霎那间,我就意识到这是干扰,拨打电话救人是在做最正的事,任何生命都不配来干扰我救人。马上发正念清除干扰我打电话救人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因素,没多久的时间,一切恢复正常,电脑银幕重现眼前了。有了这次经验,我体会到营救平台拨打电话是在最前线救人,直接捣毁邪恶黑窝、解体邪恶,在另外空间是正邪大战。因此,我每次拨打电话前一定要先清除自己思想中一切干扰的东西,保持纯正的心态、清醒的头脑,坚定自己的正念。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碰到形形色色的众生,有愿意接电话的、有骂人的、有中毒很深的、有一直挂电话的、有胆小害怕的、有跟我要钱的、也有不让我挂电话的,还有要请我吃大闸蟹的,就像在云游一般,真是每通都在考验我的智慧、善心、耐心与正念。但在过程中我认识到一定要秉持着救人的基点,保持慈悲祥和的态度,不要被众生的反映带动,才能让众生得救。师父说:“在讲清真相中,你们发出的善心,你们发出的正念,都在解体邪恶,都在使被救度的生命清醒、找回他自己,能够使人理智的真正自己去认识这些问题。”(《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打电话中,我经常碰到对方一接电话,便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人,但当我发出救人的正念,用比较严肃又严厉的但超越争斗心的语气面对时,反而让众生静下来听真相得救。记得有一次打电话给派出所的警察,对方接起电话就骂人。我就说,警官,我打这电话是真心为您好,不是来求您的,希望您明白真相,有美好的未来;也希望您明白国内的情势为自己前途及安危着想,不要成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替罪羊。讲着讲着,他突然静下来不说话了,我也马上改变语气,平和的告诉他真相,结果他就静静的听完真相后挂机。这使我体会到了师父所说:“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法也是有标准的,对众生是不变不破的,是不能够被随便的左右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不仅是讲真相的平台,也是一个体现修炼人正的能量、比学比修、修去人心的修炼环境。我在平台上学法、背法中,一点一滴的突破人的观念,体悟到了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不再把经历的魔难,碰到的矛盾都当做坏事。凡事都没有偶然的,这些都是因为我修炼了才出现的,是在消业、净化人体,是修炼境界升华提高的大好机会。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在打电话讲真相救人过程中,逐步的修去我的怕心、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及自尊心等人心,同时也磨练了我的耐性、修出我慈悲心,加强我的正念,提高我的心性。我从拨打案例中真切的体会到在救人过程中,大善大忍所展现的力量与正念的威力。而在实修中,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也更能用法来衡量、用法来对照。

回首修炼路,有许许多多的不足,我会从剜心透骨的过关中记取正面教训,珍惜这万古机缘。在有限的时间里精進实修,用心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不辜负慈悲伟大师尊为我承受罪业及救度之恩,众生的期盼。

以上是我的修炼经历与一点个人认识,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