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十五年的点滴体会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11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下面是我的部份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喜得大法 病全消

由于从小体弱多病,我几乎成了药罐子,即使这样还是想赚更多钱,以为那样的未来才有保障,所以在家带着两个孩子做加工、做直销、买卖股票等,把身体搞的越来越糟。为了治鼻子过敏、大肠急躁症、三叉神经痛、心悸和妇科病,我三天两头上医院,一天吃好多种药。想想有钱没健康又有什么用?孩子还小,先生早上6点出门上班,忙到晚上10点多才到家。我觉的做人好苦,开始寻找让身体健康的方法。我在其它法门中找精神寄托,但无济于事。到后来我经常想一个人到深山里修行。那时不懂修炼,只想身心清净、远离尘嚣。

我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得法,得法前曾听邻居说她晚上去阳明公园炼法轮功。那时孩子小,我晚上不便出门,但心里有想炼的念头。结果就像《转法轮》里写的:“但是他一想修炼,这颗心就这么一想,就象金子一样发亮,震动十方世界。人们说佛性佛性的,就是指这个佛性出来了。 ”“所以有些人一想修炼的时候,觉者们就把这个心看的极其珍贵,就可以无条件的帮助。就象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学员,你要修炼我可以无条件的帮你。”(《转法轮》<第三讲>)。有一天我在台北青年公园看见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伯在打坐,形似神仙,我和儿子停下来专注的看。突然有一位精神奕奕的大姐拿着洪法资料告诉我:他们是炼法轮功的,不收费不收礼,义务教功。她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她的女儿也炼,身体很健康,现在独自去美国她都很放心。我觉的这个时代居然有不收礼不收费的,这么正派呀!我下定决心也要炼法轮功。

刚得法时,我每天都去炼功点炼功,起初单盘时腿都翘的很高,不到30分钟就放下来了;半个月左右能双盘了,但45分钟左右就想把腿放下来。我想到《转法轮》里写的:“禅定中修炼要长期盘腿,腿一盘又疼又麻,时间一长,开始闹心,闹的很厉害。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一疼那业力就开始往下消,业力越往下压,他腿疼的越厉害,所以他腿疼不是无缘无故的。往往打坐的人腿疼是阵痛,痛一阵,特别难受,过去之后又缓过来,不一会又开始痛,往往是这样的。”所以汗流浃背、强忍着痛也不把腿拿下来。辅导员说我很能忍耐,進步很快,还鼓励我参加学法点的学法交流。

炼功一星期左右,我的大肠急躁症好了,不拉肚子了。一个月后,我的心脏处每天都有像电钻一样的声音,约半个月后就不再心悸了。当年冬天,打喷嚏、流鼻涕、鼻子过敏的症状全都消失了,冻伤也没再犯了。曾经严重的三叉神经痛也几乎消失了。更神奇的是,全家都感冒我却不受影响!真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我知道师父管我了!心想要认真听师父的话,实实在在的修。

因为左邻右舍平时相处不错,他们知道我脱胎换骨远离药罐后,陆续有七、八位也走入了修炼。我先生也告诉身体不好的同事说:你去炼法轮功吧,我太太因为炼法轮功变健康了。

二、在集体炼功学法中整体提高

炼功点的辅导员搬家后,同修们推荐当时最年轻的我接任。我性格内向,从没想过要当辅导员,可是想到《转法轮》里写的:“可是那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他并不一定是小根基之人。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因为这有个业力转化问题。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说不定有一天他一下开功了。”我告诉自己不要当那个大和尚,所以承担起了这个责任。十几年来除了出国参加法会或大法活动,我几乎每天去炼功点炼功以达到洪法的效果。每当想到大陆同修为了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冒着生命危险去讲真相、证实法,相比之下,我更加珍惜台湾这自由的修炼环境。

我们每天早上四点五十分在炼功点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后来我们把每周五的安排改为炼静功和学法交流。刚开始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但是学法交流很快让炼功点的同修们的修炼状态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以前大家来炼功免不了要闲聊家长里短,有些甚至还抱怨起与常人之间的矛盾,表现的不像修炼人。刚开始学各地讲法时,很多同修都没有各地讲法的书,到快要学法时才去请。但坚持了几年下来,大家把整套大法书都学了好几遍,渐渐对法有了一定的理解。在学法后的交流时间,每位同修轮流主持,后来连平时不发言的同修也开始谈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向内找。同修们都悟到:碰到的一切事物都要用真、善、忍去衡量,做到是修。

三、好的环境用善开创

早前炼功点每天都有三四位流浪汉,他们吃喝拉撒都在那里,有的还带着刀。因此环境脏乱,臭味冲天,还有苍蝇和蚊子。有时流浪汉睡在同修炼功的位子上,同修要炼功,就把流浪汉叫起来了。后来我们跟同修在法上交流:释迦摩尼当年教他的弟子连要饭碗都不能存,所以我们也不要执着于位子,哪有空位就坐哪。而且公园是公众场所,每个人都有权使用,何况早上4点多他们还在睡觉呢。师父教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要修出无私无我的慈悲心。于是大家都不再打扰流浪汉,并向他们洪法,鼓励他们一起炼功,真心的对他们好。一、两年后他们自觉的离开了,但是来炼功的同修却越来越多了。

还有一次,炼功点旁的树篱笆和杂草长高了,同修担心街上来往的人潮看不到我们炼功,影响洪法效果,于是提议剪树拔草。但作为修炼人,我们要用法衡量,《转法轮》里写道:“也许有的人说:你越讲越玄,杀动物是杀生,弄死植物又是杀生。其实是这样的,佛教中讲六道轮回,你可能在六道轮回中变成植物了,佛教中就这么讲的。我们这里不这样讲。但是我们告诉大家,树也是有生命的,不但有生命,还具备着很高的思维活动。”大家在法上交流后,同修没有砍树,还尽量维护环境的整洁。不久,公园管理处就安排了定期修剪杂草,还种上了樱花树。从此小公园里充满了鸟语花香,来做运动的民众和附近饭店的大陆游客把它当景点一样拍照,也看到了我们的真相图片和资料。我们炼完功有时还可以帮大陆游客做三退呢!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除了维护自然环境,同修在这个项目中的配合也很重要。近几年同修们体谅我的辛苦,主动提出每人轮流拿一个星期的音乐播放器和横幅。这样一来,轮到的同修也能坚持来炼功了,也不再迟到了。其实人人都是负责人,对炼功点负责,对自己负责。是大家多年来的共同坚持和互相补足,才换来这么好的炼功环境。

维持一个炼功点并不容易,救人的项目越来越多,但炼功点却越来越少。很多炼功点渐渐没有了,有的只剩下一两位年长的同修还在坚持。写出我们炼功点的故事希望藉此鼓励同修恢复户外集体炼功,珍惜这个既能洪法又能熔炼自己的修炼环境,这也是师父要求的。

四、在打真相电话中归正自己

师父告诉我们正法是有進程的,三件事都要做好,抓紧时间多救人。我刚开始打真相电话时,希望接通又怕接通,用发抖的声音照电话稿劝三退。渐渐的,劝退效果还不错。后来有了营救平台,我也鼓励身边白天上班的同修利用晚上时间跟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以前打电话时经常遇到骂人甚至骂师父的,我的心怦怦直跳、很紧张,就严厉的制止对方并讲了很多参与迫害遭恶报的例子,越说越激动,争斗心出来了,想震慑住他,其实就是以恶制恶。反映到家里,就是下班回来的先生刚好听到了,于是把我大骂一顿,不准我再打电话,否则让我搬走、把户籍迁出去。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赶快向内找,后悔自己没用善心救人,应该修去争斗心。

其实很多公检法人员本性善良,是被邪党的宣传欺骗和利用来参与迫害的,可怜的他们在无知中对佛法犯下了滔天大罪。我决心修好自己,替对方着想,用善心告诉他们真相。在后来的拨打中,一些警察听完后真的明白了真相,有的主动给我提供其他参与者的手机号码,还有的让我把话费省下来打给其他不明真相的人。

记得有个冬天的晚上,我拨给一位东北的年轻警察,告诉他海外媒体已经曝光了他们派出所在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他的个人信息已被记录在案。他静静的听我讲了30分钟的真相。我问他明白了吗?他说明白了,他已经遭报了,现在连人带车卡在大沟里动弹不得、正等人营救呢!我请他记住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善待法轮功学员会得到福报,并叮嘱他天晚了要注意安全。第二天我再次打电话关心他,问他车子处理的怎么样了,他很高兴的说没事了,感谢我告诉他真相。我把真相网址传给他,从此他每天看海外媒体的真实报导,再也不参与迫害了。我真替他的得救感到高兴。

有一天先生突然提早到家,我正在拨一位公安局长的号码,是局长的小孩接的。我说:你爸爸是警察,警察应该保护好人,法轮功学员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我请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要理解父母的辛苦,认真读书、做孝顺的好孩子。之后我又请他叫他爸爸来听,劝其看清共产邪党“卸磨杀驴”的邪恶本质与当前的形势,为自己留后路,我希望他跟他的家人平安。这通电话,我的先生和孩子们也都听到了,从此以后我能堂堂正正的在家人面前打真相电话了。师父说:“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真的体悟到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第三讲> )。

有几次协调人请我交流拨打电话的心得,因为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已安全回家。我说:我很惭愧,因为时间不多所以做的很少,是同修自己的正念和全球营救项目的配合震摄了邪恶,都是师父在做。同时我也很感谢营救平台的同修们的用心、包容和无私付出,大家比学比修,也使我在救众生的过程中归正了自己。

五、堂堂正正的救人

我以前刚走出去证实法时,很怕家人不高兴,结果“相由心生”(《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越怕干扰越大。每次参加完活动回来家人就不理解,冷战或出言不善。

师父开示: “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于是我对家人说:我去洪法是希望像我以前一样身体不好的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得到健康,救一个人等于救了一个家庭。我也希望大陆同胞能跟我们台湾一样有公开合法的修炼环境。虽然你们不修炼,但只要支持我做正义的事同样功德无量,因为我的师父讲: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我坚持走出去证实法和对家人讲真相,师父教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家庭、工作都要平衡好。渐渐的,家人能理解我们做的事情了,有时呆在家,先生反而会问今天没活动喔?我悟到只要堂堂正正,路一定会越走越宽。

六、加强主意识

今年神韵在我们当地演出的前两天我就开始消业,虽然加强了学法和发正念,但直到演出结束仍在咳嗽。我知道我有漏被钻了空子,向内找,找到自己学法不入心已很长时间了,有时炼功和发正念都睡着了。还有在推广神韵期间,使用常人的社交软件增多,对饮食养生渐生执着,放松了修炼。

为了改变这个状态,我下定决心安排时间背法,加强学法。在读到《法轮功》中:“你一定要清楚你在炼功,在往上修,在提高心性,那时你才有主动权,你才能得功。”“炼功时主意识强一点,不会出偏,一般的东西它还侵害不了你。主意识很弱,有的东西就上来了。 ”的时候,我想起师父曾经在《法轮功》<第五章 答疑>中讲过,“我认识一个和尚,他懂得修炼这方面的东西。他在庙里作住持,事情很多,但他往那一坐就和它们断开了,保证不想,这也是功。实际真正炼功的时候,脑子里什么都不想,没有一点私心杂念。工作中的事不掺杂个人的东西,你还是能够做好的。”读完这段法,我好像突然清醒了。

我现在炼功会注意听炼功音乐,“用音乐的方法一念代万念”(《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发正念犯困就睁开眼睛,慢慢的学法又能够入心了。

我希望自己今后保持精進实修,与同修们共同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