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之父“涩泽荣一” 独奉孔子为师(五)

刘如

【正见网2018年07月19日】

——读《论语与算盘》惊悟儒学真谛

如今的人动则大谈现代领导学,管理学,讲的都是手段技巧,如果缺少仁义之心,并不能真正让人发自内心地感动和尊敬,真正的威望就永远无法获得。大海因为能够做到一视同仁,放低姿态,包容万物,而使得天下川流,皆能自动投入大海的怀抱,正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就是孔子所说的“泛爱众”的内涵。但是真能在遇到具体问题时去实践的人却很少,因此,伟人与圣人就不多。因此才说,涩泽荣一在日本近现代资本经济建立过程中的亲身实践才会如此可贵,他为我们给出了一个可以具体参照的样本——泛爱却不失原则。

“泛爱众”与坚守原则

孔子的所有言论和教导,都是基于仁义二字,孟子之后,虽然加上了理智信,也都源自仁义二字,仁可以理解为博爱、同情、恻隐等等人类善心待人的含义,义可以理解为大公无私、义务责任、甘心奉献、遵行正理。仁义合在一起,就会十分宏大,既有爱人容人之心,同情和恻隐之心,又会遵循正理,有原则,无私无畏,将个人荣辱放置身后,做起事来皆有张弛,不会过度偏激。所以,孔子说的泛爱众,既有今天人们理解的平等的博爱,也还包含着有度的原则。涩泽荣一对孔子的教导理解的非常全面,运用得十分到位。

涩泽荣一在“恶中看善”一节中,就非常具体地阐述了这个观点,他平等地广泛地接触和爱护众人,不分贫富贵贱,甚至不排斥人格低下或者大家认为自私的人。但是又非常有原则。那么这是否矛盾呢?我们看看他是如何做的。

因“泛爱众”招致非议

他在文中说道,很多人无法理解他的行为,认为他跟人打交道太过“不分是非善恶”,什么人都接触都接待,比如他一直主张自己要遵守孔子的《论语》来做人、来工作,可是为何要接触反对《论语》的人。还有,即使是被社会批评的人,他也“不分是非”地跟人来往接触。好像无所谓社会对他名誉人格的评价。很多人因此感到不解,向他求教。

面对众人的误解,他是这样解答的:“我在关注自己立身的同时,更希望致力于为社会做贡献,尽可能为社会做有意义的事,让整个国家得到进步。所以我自己的名誉利益,子孙繁荣等个人的荣辱,我把它们放在第二位。因此,我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尽自己对社会的义务,也就是如何帮助更多的人在合适的位置上发挥他们的才智,没想到正是这样的做法,招致了众人的误解。”

“自从进入实业界以来,接触的人越来越多,自然鱼龙混杂,有人想效仿我利用他自己所长建立实业,干一番事业,即使他的目的与志向很低很狭隘,跟我本质上的目的完全不同,他仅仅只是为了一己利益,我都只看他要从事的事业是否是正当的,是否对社会繁荣有帮助的,就这个判断而已,如果最终他做的事业是对国家社会有意义的,我都会支援他达到目标。”

他还说,自己不仅仅帮助工商业者,对于从事文学工作或者记者也都如此对待,如果有人要采访他,尽管很忙,他也会支持,因为他觉得,只要对方是真心诚意地想要为社会报导有用的资讯,自己说的虽然不会有多大的价值,但是记者们既然如此有诚意要报导,那就接待他们,即使这样很忙,增加了很多琐事,让自己没有空闲,他也不会轻易拒绝。这样做,不是仅仅为了那个人本身,而是考虑到他的工作也是社会工作的一部分,也是服务于大众的,属于社会利益的,所以才会亲自面谈,不管此人是谁。认识还是陌生。只要他的要求符合社会公益和道德范围,他都支援。

无私才能容人  才是真君子

涩泽荣一对孔子泛爱众的理解十分正确,他包容人,不排斥人,也不会将自己的理想和根本志向,人格要求强加给他人,他学习孔子,学的是如何按照教导去做,去善待他人,而不是个人的人情喜好,我喜欢你就对你好,不喜欢就拒人千里之外,拿着自己的标准衡量所有的人,不符合就不来往不接触,如果真是这样做,就不是真君子,也不会有成就。

我们知道,孔子有弟子三千,性情、才能、品德高低全都不同,得意的弟子仅仅72人,如果这样不能容人,孔子当年何必广收门徒,干脆有选择地教自己喜欢的弟子就好了。实际上,孔子办教育不就是为了德化众人吗?人人都是君子,也就不用他教育了,所以排斥跟自己不一样的人,拿着自己的高标准去要求别人,本身就违背了君子之德,也违背了孔子的教导。修养是用来要求自己去善待人的,而不是要求别人如何高尚,并因此排斥人的,更不能看不起不如自己的人。

所以,那些人不理解涩泽荣一,是从根本上不理解孔子的教导,以为用个人的感情维护孔子的学说就叫做真的孔门儒生了。对反对孔子的人就讨厌绝交,这绝对不是君子,孔子不是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吗?看来学了孔子的学说,不等于真的懂得如何做人、怎样才是真正地维护孔子。

涩泽荣一才真的称得上是孔子的弟子,修的是自己,而不是要求他人跟自己一样。反而处处替人着想,站在为社会谋利益的角度,处处给人机会,帮助别人实现目标,协助别人的工作,发挥他们各自的特长,没有个人的私情喜好。这就是“泛爱众”的准确理解和实践,用今天的话就是大公无私,遵循道义帮助他人。大公就能无私,无私就能容人,也就是真的君子。实际上,他最后获得了社会的认可,不是官员,却比国家官员还要关心社会,尽国家官员才需要尽的责任和义务。他的包容,使得几乎所有阶层的人都来找他,都愿意接受他的指导,最后将整个社会铺开,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各行各业。

不忘坚守原则

涩泽荣一说,他平等接待人,但是不会让人利用他的善心做坏事。比如有人找出各种理由向他借钱,很多都是不合理的要求,他如果能当面见到本人,一定接见,然后告诉对方为何不能答应那些要求,以正理让人心服,他不会嫌弃这些人,但也不给这些人钻空子的机会,否则,就是害了他,也害了社会。所以他不会毫无原则做事。

就比如上边提到的不好的、自私的人,他也不是没有原则,他还是强调,接待是义务和公务,等于是自己的工作,而非出于个人目的、喜好上的交往,还是看对方办的事情是否正当,不管其个人是否自私,只要他做的是社会允许的,符合社会公德的正当的事业,他都会支援,这个正当本身,就是原则,对方本人自私与否,修养高低都不计较,也不嫌弃,看的是事业的运营是否符合公德。这就是道义、是仁爱,不是个人情感的喜好。所以才说这就叫做大公无私。涩泽荣一的理解和做法,给出了对仁爱、对道义该如何具体理解和实践的参照。

他还说,人是会变的,善恶对一个人是不固定的,不能因为今天不善而否定他的一生。他胸襟宽大,给人机会,所以改变了日本商人,建立了日本商界救济社会的儒商价值观。也给出了如何成为真正的领导者的参照。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明新见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