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之父“涩泽荣一” 独奉孔子为师(四)

刘如

【正见网2018年07月17日】

——读《论语与算盘》惊悟儒学真谛

如今天下皆知,日本商企界整体上讲社会贡献,讲诚信,其实这就是儒商的理念在日本的再现,这正是近现代商界领袖涩泽荣一一生实践孔子的教导,在日本商界领域所打下的道德基础。儒家讲的是奉公无私、忧国忧民的君子之德,因此,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为官或经商,都要做到“达则兼济天下”,这是儒生最大的心志和抱负。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就在这里。而诚信,正是基本的人品。也就是说,儒学的最终目标是实现济世的理想,而具体行为,遵循仁义与诚信。涩泽荣一充分领会儒学真谛,在日本起步创办资本经济实业的时候,在经商领域实践了孔子的教导,才有了今天的日本。

赚钱是为了社会贡献

涩泽荣一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一生不把孔子的教导当作理论来学,而是学到什么就对照自己的生活,把《论语》所说的所有教导,统统运用到自己的一言一行中,全部付诸实践,因而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虽然也认为,经商赚钱理所当然,赚不到钱的商业行为,就不是真正意义的商业行为,但是,你赚钱的出发点,你赚钱的目的,绝对不能处于个人的私心,也就是说,赚钱本身没有错,你不能赚钱,说明你的工作没有尽责,等于没做好你的本分工作,但是赚钱是一回事,为何要赚钱又是一回事,也就是你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民众和国家的富裕,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如果把为了自己获利而作为最终的目标,以此为经商的目的,为自己个人的获利而为,就是违背君子的人格理想,也就是违背孔子忧国忧民,为整个社会民众,为民生担心的精神,那么,这样的商业行为,这样做生意,办企业,就是自私的,赚来的钱不为民生考虑,不为社会做贡献,就会变成仅仅为了个人利益而活着的市井小人,那么就不会得到世人的尊重,当然就会被人鄙视,不仅如此,君子赚钱,取之有道,一定要讲究道义,这样的经营,就是伟大的事业。也会受到世人的尊重。这就是儒商的真谛。

他一生都在践行孔子的教导,在晚年时他一再对晚辈们劝导,要把赚来的钱回馈社会,这些讲话被录下来整理成的书,就是这本《论语与算盘》。(这个书名,是编辑根据涩泽荣一的各种场合的讲话,综合他的主旨——讲究经营要与孔子的《论语》结合起来,在儒家道义的基础上进行活动的精神而定下的。)在书中,记下了他真实的原话和思想。他在“修养不是理论”一节中,这样劝导后辈企业家:“所谓修养的目的,并非为了自己个人,而是必须为一城一乡,进而为社会繁荣和国家的昌盛做贡献。”

他面对当时商人自私自利的心态,曾对一个刚大学毕业、向他请教的某富豪的儿子说,也许他说实话,对方的父亲不会高兴,但他还是要说真话:“财富其实是依靠社会民众得来的,应该积极参与社会的救济与公共事业,尽力做出贡献。这样社会就能健康发展,大家都能受益,产生良性循环,这些必将回到自己身上,自己资金的运用才会畅通无阻,十分稳定,相反,富豪们如果无视社会,以为脱离社会也能获利赚钱,漠视公益事业,必将引起公愤,与大众发生矛盾,失去民众的支持,才是最大的损失。这样自私,对民众对自己都不会有利。所以在追求利益的同时,不要忘记回报社会,履行道德上的责任和义务。”而且他自己就是这样实践的。

践行孔子的“泛爱众,而亲仁”

直到晚年,涩泽荣一都依然为社会国家日夜操劳,尤其体现在接待来访者的态度上和认识上。他对人不分身份贵贱高低,也不分事情大小,只要能为社会尽力,有意义,他就去做,平等待人,不厌其烦地帮助别人。平易近人,十分谦卑。实际做到了孔子说的“泛爱众,而亲仁”。

在“富豪于道德上的义务”一节中,他说,即使呆在家里,也会有人找上门来,尽管人们出自各种目的,甚至居心叵测的都有,但是他都亲自接待:“不管是什么人,我都亲自与他们面谈,因为世界很大,能人贤者很多,尽管会有居心不良之辈,但如果,不问清详情就拒之门外,就会失礼于贤人。我认为这是我的义务,因此,我不设任何门槛,诚心地以礼相待,如果提出过分的不合理的要求,就明确拒绝,但如果是合理的,有意义的,就力所能及地帮助。”他说人们把接待来访者当作是很厌烦的事,尤其是富贵名流人家,不愿见客,这样是无法履行对社会的义务和责任的。

他还说过:“我在从事经营时,总是牢记这份工作是国民所需,一定要合乎道义来经营,即使事业本身微不足道,个人获利微薄,但是只要是国家需要,社会需要的事业,我就会乐此不疲,十分快乐。因此,我将《论语》视为商业的圣经,努力不偏离孔子指示的正道。”他始终以此为经商的出发点和根本目标,赚钱不为个人的私利,事业必须是对整体社会有意义的才去做。这些,都是他晚年用以培养和告诫后辈的真实讲话。

实际上,他做到了“泛爱众”,用他的经营来爱护民众,来实现孔子济世救民的理想,也证实了他这样行商不仅没有损失,反而众望所归,获得了当时日本国民极大的尊重和敬仰,国家为此给他这位不愿进入官场为政的民间商界领袖,以莫大的荣誉,授予他子爵的爵位,理由就是他为民族的富强,为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经济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

当时他的身影出现在日本所有的领域,银行一词出现在日本,就是他的开创。此后保险、造船、纺织、邮政,商科大学,福利院等等,几乎一切今天看到的资本经济的各行各业的构架,都在他的指导下创办和完成。人们只要有志于做任何事业,都会找到他,请他监督领导,大家信任他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因为人们从他的成功与修养看到了,几乎听从他的劝导的,都会走向兴盛,而不听忠告的,几乎都失败了。其当时的威望就到了这样的地步。看似奇迹,实则是他不择不扣发誓一生要以孔子的教导来指导经营、办事业,从不为了解决一时困难,而放弃道义原则和经商为公的巨大胸襟带来的必然结果。

谁敢践行孔子的君子之道,用之经商,谁能做到多彻底,谁就能成就相应大的事业。这就是涩泽荣一一生给出的启示,他的成功,就是对儒商价值的证实,对儒商究竟在中国古代具体是何种概念的再现。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明新见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