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的修炼旅程(译文)

美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01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二十八岁,从二零一四年起开始修炼。下面是过去四年我的修炼历程。

得法

我得法的时候是在旧金山工作。那时候,我酗酒,加上其它的坏习惯,精神和身体状况江河日下。生活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现代社会,我感到极度失落,找不到出路。

然而,现在想来,尽管我的行为放荡不羁、令人遗憾,但师父一直在身边看护着我,直到机缘成熟,终于得法。

一天我漫无目地的走过旧金山的中国城,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华裔女士微笑着给了我两份传单:一份介绍称为法轮大法的打坐方法,另一份则是关于发生在中国的摘除器官的暴行。我高兴的接过了传单。

在那之前的几个月,我对古老的道家和佛家的教义产生了兴趣。事实上,我正在重读《道德经》。当我看到传单里金色的“真、善、忍”三个字,还有这个包括了佛道两家的功法后,我知道这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

回到家我就开始跟着网上师父的教学录像学起了炼功。我还请朋友把《转法轮》打印出来,以便于我阅读。当他一把打印好的书带回家,我就迫不及待地读起来。

那时候我不能说我理解了师父书中所讲的,但是我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我知道他所说的都是真实的,而且可以做到。那种下意识的兴奋感真是如梦幻一般。

和旧金山英文法轮大法小组联系上后,一位同修开始跟我每周七天在一个公园里一起炼功和交流。我们也一起学法,并互相帮助从法上提高。我去掉了所有的坏习惯,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

有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我非常不舒服,好像整个身体消耗殆尽,全身发冷、虚脱、白天老想睡觉。然而,通过学《转法轮》和听师父的讲法,我知道我的身体正在被调整,所以我并不感到担心。

很快地,最初的身体净化结束了,我觉的像一个全新的人。我充满着感恩,兴奋地加入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行列中来了。

根除妒嫉心

由于我对妒嫉的认识肤浅有限,我从没有意识到我是个有妒嫉心的人。我觉的“我有我所需要的一切,有什么好妒嫉别人的呢”。

这个观念在我回爱尔兰的时候受到了冲击。当时我是去协助为一些重要人物播放一部真相纪录片。由于活动安排的仓促,准备工作紧张。我同时有一份全职的工作,也想把两边的事情都做好。但是情况变的困难起来,我要做的事不仅没变少,反而迅速增加。

当压力增加到我累得早上很难起来炼功时,我开始向内找为什么事情会开始变糟。我意识到我不想把任务分派给别人而只想自己做。表面上的理由是如果我不亲自做,这些事就做不好。我认识到这种思想已经是很自大和不理性的了。同修中人才济济,为什么我就一定比别人做得好?

進一步深入检查,我认识到我实际上是不想让同修们因为做的好而获得好评。我已经对同修们给我的鼓励和表扬产生了执着,以至于想要一直保持这种优势。我知道如果别的同修若因为完成任务好而获得表扬的话,我会妒嫉的。我可以预见到这种很不纯的思想会对我们要做的事造成严重的干扰。师父讲:“正传气功师他也不服了,满耳朵灌的都是人家夸他怎样有本事。谁要说他不好,他也不高兴了,名利心全起来了,他以为他比别人高明,他了不起。他以为给他这个功,是让他当气功师,发大财的,其实是让他修炼的。”[1]

于是我归正了这个想法并开始把任务分派给其他同修们去作,结果就非常好。我能够集中精力做协调工作了,而每项任务却完成的比我亲自完成的标准还要高。

因为要赶时间,我们要不停的工作,所以我没有利用这个机会去更深的挖掘这个执着的根源。而只是在表面上把行为改正过来,让它不干扰项目的進展。

事后,我回想起我曾跟一个同修讨论过讲真相的计划。在我们讨论的整个时间里这位同修一直在抱怨别人。不管是谁,都会被这位同修说的一无是处。我知道这种行为并不恰当,但我以前又没见过这种现象。

想起这位同修的事,我认识到同修们这种行为是由妒嫉心造成的,更难以相信的是跟我也有关。当时我毕竟没对别人有负面想法,更不用说会大声讲出来。然而当我深入向内找时我发现尽管我没对别人产生负面想法,但我在心里有点喜欢罗列别人的缺点。每当我跟别人初次见面时我总会觉的不自在,直到我发现了对方的短处并无意间把这在我心底存档,以免将来会对对方的优点产生嫉妒。我认识到我的妒嫉心正如师父描述的那样“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

悟到这一点使我认识到妒嫉心不是那么狭窄,而是一种范围很广、无处不在的执着。它影响到我们对每件事的认知,还影响我们所做、所说、和所想的每件事。它的表现形式包括诋毁别人、不接受批评、高估自己、还有对别人粗鲁和不耐烦。

妒嫉心使我们跟别人攀比,总是把我们自己摆的高于他人,特别是在自己内心里如此。我们使自我膨胀,要不就是找别人的缺点,蔑视别人。

回头看来,我认识到这颗妒嫉心使我滋长出对任何曾经待我不好的人的恶毒的、无意识的怨恨。我也认识到我为什么让一个同修自己单独完成一个讲真相的项目,只是因为开始时我们有些个矛盾。

当我离开那个项目时,我给这个同修的借口是我常人的工作太忙了,不能去他那边帮忙。我在心里面也这样认为,维护着这个借口。真实的原因是我想以牙还牙,甚至这样会影响到救度众生。我猜很多同修或许已经注意到我的这些执着。的确,最令我担忧的是这些执着掩盖的如此深,都渗入到我的潜意识里了,以至于我都觉察不到。

面对妒嫉心,作为修行人我觉的我们对自身的能力要谦虚,对我们的成就要谦卑。同时要看重别人的优点而不是他们的缺点。我们不应该以借着帮助别人发现他们的执着为借口而怀着对别人的负面印象。这会使我们看不见自己的根本执着。

加入纽约英文大纪元

二零一八年一月份我很荣幸地开始为纽约大纪元英文版做销售主管。一到达我就感觉到这真是个真修的好地方。一个月后,我又被安排了一个我不太熟悉而但又要求很高的工作。

我的新工作是要对外联系接洽新的潜在的商业伙伴,向他们介绍我们公司,跟他们商谈生意。开始时我还能协助我们的经理来组织及主持会议。然而,很快他被调到西海岸去了,而另一个组员也必须调离。于是只留下我自己摸索着担负起我的新角色来。

头几周我是真的在摸索。我知道这个职务很重要,如果做不好会对忙于其它项目的梯队造成诸多不便。我开始安排和主持会议。然而,我感觉我讲真相的效果不好,而且我的表现又没经验又不专业。

我也开始在梦中和其它时空中遭遇各种干扰,压力开始增大。我知道我需要在我的修炼中要有个大的突破才行。师父说过:“心性上来了,别的东西都跟着往上上”[1]

在我向内找时,我发现当我来媒体工作时我有几个常人的追求。我想过我能不能找到个女朋友或妻子。我想过能不能交上几个好朋友共度时光。还想着通过听别人是怎么评价我的来更好的了解我自己。 “他们会认为我很精進吗?他们会认为我有什么技巧吗?他们会认为我有能力吗?”

我还有个很强的证实我自己的欲望。不管遇事大小我总会考虑这会不会影响我,会不会影响别人对我的看法。我这样想的越多,就造出更多的思想业来。这种状态持续到甚至细微的念头也会被用来证实自己。

在这时候,我学法时读到师父说:“其实我告诉你们,法正人间最后的时候啊,一瞬间什么都解体。什么钱哪?纸都没有嘞。”[2]

这行法真的把我唤醒了,使我意识到我们正在干的事情的严肃性和真实性。在这之前,我认为“救众生”是要把三件事做好的一种比方,有点像我们修炼过程中做各种事的总结。读过这段法后,我深深地认识到人们的真正生命都已生死攸关,如果我们悟不到这一点,不跟人们讲清楚所有将要发生的事情的严肃性,那么人们的真正生命就可能会永远消失。

我决心归正和清除我的常人的思想和追求。我开始采取一种更传统保守的方式和女性交往。我也把自己的修炼标准定的更高:每天学两讲法和炼两小时功。现在我发现学法越多反而就能抽出更多的时间学法。

我也发现我那许多不纯的想法,比如关于色欲、情、过好日子、证实自我都是思想业产生的。当我增加时间比如在地铁上或走路时来排除思想业,这些不纯的思想干扰就变的越来越少。

修出无求的轻松心情

我有幸能每天早上在大纪元办公室里学一讲中文《转法轮》。这有助于我迅速提高讲中文的能力。什么时候一有机会我就用中文跟中国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的事。常常机会来临时我会感到紧张,以至于我失去了很多机会。不过,通过这些失败,我学会了一些东西。

过去当我要跟中国人讲真相时,我准备好要说的每件事会在我头脑里紧张的搅和起来。而现在,每当我要变紧张时我就试着静下来什么也不想,而只想要打破那种生疏感。我发现这是一种自然的方法来开始对话。比如,我会说:“你好,你是中国人吗?”然后我会让对话自然而然地开展开来,从而了解对方。当我用一颗纯净的心讲真相时,我觉的师父在帮我。

师父说:“缺少智慧的时候啊,往往都是你在着急,脑袋急着要做一件什么事情、看的太重,就出现了另外的一种执著从而造成的。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执著、一急、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什么心,智慧就没了,因为那时候又跑到人这儿来了,是吧?”[3]

我还把我的理解用到我的工作中。我刚到媒体工作时,我用了各种想法来鼓励我自己更努力工作。我会告诉我自己我要更集中精力,我要更精進,我要救那些所有我应该救的人。可是,当我跟同修分享我的想法后他们建议我工作时什么也别想;或许最好什么都别想,只是完成工作而不带动机和常人的思想。一个同修跟我分享说他们悟到这一点是来自师父的讲法:“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够想坏事,最好是什么也不想。”[1]

遵循这一原理,我现在处事带着一颗无求的轻松心情。我在开会讲真相时的效果也大大提高了。我觉的当我做事时心空了,还注意到现在那些听我讲话的生意人们也感觉更轻松了。

通过在大纪元的工作我的修炼迅速提高到一个或许要用多年才能达到的层次。我想推荐同修都到大纪元来工作,哪怕只是一个短期的经历。

回首我的修炼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旅程。四年就像四辈子一样!我无法用文字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我只能说我充满了极度的感激。我会继续排除我常人的各种执着,实现我远古时对师父的誓言去救度所有的众生。

这是我有限的理解。请善意指出任何误解。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018年华盛顿DC法会交流稿)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