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强行火化他们的遗体?(3)

【正见新闻网2018年06月29日】

从左到右分别是:彭敏、杨光、杨忠芳

2008年8月25日,吉林铁路医院。原中外合资企业总经理杨光,含冤离世。未经家人签字,他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2001年4月6日,湖北省武汉市第七医院,彭敏惨死,时年27岁。他的遗体遍布伤痕: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四肢骨折、高位截瘫、腰部一个大洞。4月7日上午,彭敏的遗体被武汉公安秘密火化。

2002年7月2日早晨,吉林省延吉市西苑市场。市场门口挤满了人,他们被一条消息震惊了:杨忠芳死了。不少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前天晚上,她下班还是好好的,今天就死了?!杨忠芳的遗体后被强行送往火葬场,腹腔器官被摘除。

杨光、彭敏、杨忠芳是三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共为何要强行火化他们的遗体?

杨光的悲痛人生

2000年11月,吉林长春市公安局专案组,铁西看守所。

杨光被强迫坐在一把铁椅子上,双手被手铐铐住,手铐用尼龙绳拽住,不能动弹。他身前灯泡炙烤,背后被高压电棍电击,警察还往他身上浇水,再电击,电流遇水全身,连成一片,闪烁著蓝光。杨光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痛苦抽搐。

杨光,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法轮功学员,曾任山东烟台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总经理,老家吉林长春。

杨光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严重失眠;修炼后,失眠症痊愈,精力充沛,并且,他改变了多年来官场、商场上养成的陋习。他在一次修炼心得交流中说,他好像又回到了青年时代,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幸福中,远离了世间烦恼和个人私欲,真正感受到生活的轻松和快乐,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因信仰“真、善、忍”,2000年11月,杨光被绑架,遭酷刑逼供,后被非法判刑15年,关押在吉林省第二监狱(又称“吉林监狱”)。

杨光多次被长春市公安局专案组酷刑折磨:铁棍打、吊拷毒打、连续审讯三四十个小时不许睡觉、塑料袋套头、强行灌酒等等。一次提夜审,警察给杨光上老虎凳,两个人站上去踩,反关节抻。

2002年5月28日,杨光被送到吉林监狱。他是被抬进去的。在残忍迫害下,杨光双腿已残疾,脚趾溃烂、变形,已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50多岁的人,头发花白,瘦弱不堪。

杨光被关在吉林监狱的“裸体区”,下身赤裸,常年被禁止穿裤子。“裸体区”内被关押的还有精神病犯人、被打残和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监区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睡觉的地方宽不足六十厘米,伙食极差,菜里没有油星。洗澡时,犯人把他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2006年,杨光全身瘫痪,出现结核性胸膜炎、全身器官衰竭等症状。2008年8月25日,杨光含冤离世,时年56岁。

彭敏生前遭酷刑 手术后腰间出现大洞

2000年2月26日,武汉武昌青菱看守所。彭敏被非法押送到这里。

此后,看守所所长熊继华和管教直接指使犯人毒打折磨彭敏,手段包括:放礼炮,打手双手抱着他的头,用力地撞墙,撞得要像放礼炮一样响,人当时就要痛昏,后脑勺被撞肿或撞出血泡;五雷轰顶,打手用拳头照他的头顶顶门心用力打五下,每下都要发出“轰”的声音;前七后八定心脚,打手用脚照他的胸部用力踢七下,照背部用力踢八下⋯⋯

彭敏,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待人宽厚,不计较个人得失。遇到危险时,首先想到的是别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他曾多次被绑架、关押。

2001年1月9日,彭敏被打手毒打一整天后,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人整个散了架,当时就昏死过去,送武汉三医院抢救后醒来,但已全身瘫痪。

母亲李莹秀将彭敏接回家中,通过学法炼功,彭敏渐渐能吃、能喝、能说话。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原则,包括五套功法动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就在彭敏的身体开始好转时,武汉市市公安局防暴大队派来三十余名警察,强行将他绑架至武汉市第七医院,直接送入手术室。

母亲李莹秀说,彭敏从手术室出来后,腰部就有了一个大洞;医院并没有治疗,只是折磨他。

彭敏腰部的大洞,令亲属怀疑,其肾脏被秘密摘除,因彭敏当时全身瘫痪,本人没有觉察出来。

中共由于恐惧法轮功修炼人数太多等原因,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镇压迫害。2000年起,中国器官移植业步入“飞跃”,但一直无法向外界解释器官来源。和国际发达国家器官移植需要等待几年相比,中国医院普遍承诺,数周甚至数日内可进行器官移植手术。2006年,国际独立调查人士发调布查报告指出,中国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武汉第七医院还对彭敏家人说:彭敏要想出院,除非等死后;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

2001年4月5日上午,彭敏被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4月6日半夜1点多,彭敏停止了呼吸。他一过世,遗体立即被转移,家人立即被隔离。不久,彭母李莹秀也突然离奇死亡。

杨忠芳一天之内被毒打致死

杨忠芳,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西苑市场的熟食摊主,为人热情大方,秤上公平,生意做得很好,方圆几里都爱吃她做的熟食。她在市场上做了不少好事。两次拾到钱和物交到延西派出所。还有一次收卫生费的上她家,少收两人份,晚上杨忠芳亲自送去少收的部分。
杨忠芳一夜之间被延吉市建工派出所警察活活打死。(明慧网)

2002年7月1日清晨6点,延吉市建工派出所警察团团包围了杨忠芳家。杨忠芳、丈夫以及一双儿女均被绑架。(注:杨忠芳的丈夫和儿女都不修炼法轮功。)

7月1日晚一夜之间,杨忠芳被警察活活打死。杨忠芳的遗照显示,杨忠芳被打得浑身是伤,脸部变形。
善恶有报 公道自在人心

杨忠芳死后,她的一双儿女打着写有“警察把我妈妈打死,还我妈妈清白”的横幅,在延吉市政府、延边州委门前静坐。一起参加静坐、为杨忠芳鸣冤的大概有50人左右,包括杨忠芳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和西苑市场上的个体工商户。

彭敏的哥哥彭亮,委托美国人权律师在美国起诉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兼湖北省610办公室负责人赵志飞。2001年12月21日,纽约的美国联邦法院法官做出一项史无前例的民事判决,对赵志飞进行缺席判决,判定赵志飞有罪。

参与迫害彭敏的武汉市第七医院骨外科主任金建平,后患中风偏瘫;主导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武汉市武昌区区长、汉阳区区委书记、江汉区区委书记蔡建明, 2005年8月被判刑8年。

长期迫害长春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系统多人遭到恶报,比如:曲万臣,长春市公安局副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2004年得股骨头坏死症,后患喉癌;马世用,原长春市公安局副局长,迫害法轮功,2004年,马世用被撤职,今年4月,莫名死亡;姜立荣(音),长春市公安局刑警警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2005年3月初的一天,姜立荣坐在车里大喊胃疼、猝死。

添加新评论

3 + 2 =
计算出这道简单的算术题并键入答案。例如、1+3,就输入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