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与配合带来真正的结果 (译文)

美国西人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6月30日】

尊敬的师父,同修:大家好!

我今天交流的题目是“圆容与配合带来真正的结果”。

一、从无用的酒鬼到世界五百强公司员工

我在青少年和大学低年级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喝酒、吸毒。我住在一个很好的社区,家庭也很好,上的是好学校。但是我的朋友都有滥用酒精和毒品成瘾的问题,所以这些行为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上大学以后,这些问题变的严重起来。因为我只想着喝酒、开派对,所有科目的成绩都很差。

由于酗酒的问题,我在学校和警察局都经常惹麻烦。最后学校告诉我,如果不好好表现,我就要被开除了。但我就是没办法戒掉喝酒和毒品的问题,好像它们已经成了我的一部份,我没办法改变我的人生。我变成了一个令父母担忧、令自己羞愧、自私沉迷的失败者。

二零零八年,我因为醉酒驾驶第二次被逮捕之后的几个月,我的一位表亲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我开始炼功并阅读《转法轮》。当我开始尝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生活的时候,我的整个人生发生了变化。我再也没有吸过毒或是喝过酒。我把我的GPA成绩翻了一倍,从一所在美国享有盛名的文理学院,以全年级顶尖的成绩荣誉毕业。一毕业,我就在一个世界五百强公司找到了一个大家都向往的职位。

大法给了我新生,把我从一个跌跌撞撞、醉醺醺的少年,变成了一个让父母、社会和我自己能为之骄傲的而有用的成年人。

二、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条件地向内找

二零一五年的一个机会,我搬到纽约,在一个杂志媒体项目工作,向社会高阶层讲真相。从很多方面来讲,来纽约之前,我觉的我并不知道如何真正深刻的向内找。

很快,我就与管理层及其他同事产生了很多矛盾。我能看出来很多我在工作中遇到的矛盾,是由于我瞧不起其他学员、觉的比他们更好更优越、而且显示心很大而产生的问题。那时候,我能看到自己有许多执着心。最大的一个,就是有一种很强的向外找,或者是有条件的向内找的问题。比如,我有个毛病叫做“是的,但是”。每当我的老板或同事看上去好像是完全不合逻辑、或者他们的行为从表面上看好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而我自己是那么的正确和镇定,这时就有心性上的考验。当然了,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应该提高自己、向内找,但是我不是每次都能做好。比如我会说,“是的,我当然需要向内找、修自己,但是,如果这个学员能做到1-2-3,那么所有问题都解决了。”每当我说到‘但是’这个词的时候,我就意到那不是真正的修炼。这只是有条件的向内找,这不是师父对我的要求。

我可以看到,这个习惯使我对同事及上级产生怨恨心,而他们都是我的同修。因为我对我的老板、同事和同修们非常严苛,而且还有很多负面的想法,从而我产生了心结。当我逐渐搞明白,无论情况看起来如何混乱,在任何条件下都要向内找的时候,我发现我身边的事情起了变化。更重要的是,我救度众生的能力也会改变和增强。我看到,由于执着心的影响,我在很多方面都做得不够,这些执着心包括骄傲、觉的自己对、希望被人认可、耍聪明、要面子、对名誉的执着,和其他一些欲望。当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的时候,我的心结开始解开,而我也感受到更多的慈悲。

师父在《致台湾法会的贺词》中讲:“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

三、摆脱人的观念,拓宽我的视野

在为杂志社工作期间,我做了很多神韵推广的工作。就这样过了一年左右,我有一个全职从事与神韵相关的商务活动的机会。与此同时我遇到了一系列的干扰,考验我对钱财的执着,以及对常人舒适生活的追求。当时我也有其他常人工作的机会,可以给我提供更高的收入、更显赫的社会地位。当把财务和舒适生活与大法一比较,我的思想就变的十分坚定 -- 我愿意把我所有的时间都放在救度众生上。于是,我决定离开杂志社,全职从事神韵工作。

新工作开始之后,我遇到了不少考验,让我看到自己内心深处对自我的执着,以及那些阻挡我多年的人的观念。例如,我曾经为世界五百强公司工作过,管理过各种不同大型企业的市场营销部门。因此,在我参加项目工作时,我有些傲慢,对自己在营销和商务方面丰富的知识充满自信。

在这方面遇到的考验之一,就是与没有相关职业经验的人合作。我觉的这些没有经验的同修会阻碍、延误项目的進展。在为我们团队建立一个特定的战略计划期间,我记得自己极度懊恼,觉的我们不可能以如此缓慢的速度、如此欠缺的经验,达到我们的目标。我对其他人没多少慈悲心,而且相当严苛的指责,并抱怨其他没有职业经验的同修是造成我们進展缓慢的原因。然而,在我与团队里的其他同修讨论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的出发点有偏差。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这是修炼与救人。那么,我怎么能用如此有限的人的观念来判断目前的情况呢?师父安排我们大家形成一个整体来平衡所有的事情。而我把重点都放在人的技能上、并没有放在真正修炼自我上。事实上,当我能够真正做到向内找的时候,我就可以看到我人的观念是如何阻挡我去使用师父给我的其他职业技能的。结果是,当我真正能够看到其他人的闪光点的时候,我也发现自己对职业技能的整个看法都是有偏差的。那些被我批评过的同修,对工作满怀热忱,尽自己所能来做事。到最后,我们的计划得以实施,结果也非常好。这件事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教训,那就是从根本上来讲,一件事情的结果是由我们的心决定的,而不是技能。当然,提高技能对项目肯定是有帮助的,但是把项目推進和成功的根本原因归结在技​​能上是不对的,这种看法来自我人的观念。

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写道:“但是,法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显现形式。修炼到哪一个层次中的人,他只能看到哪一层次中的景象,超出这个层次的真相他就看不见,也不相信,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一层次中看到的东西才是对的。他没有修炼到那么高层次中去的时候,他认为那些东西是不存在的,不可信的,这是层次决定的,他的思想也不能够升华上去。”

我就是那个不相信超出自己层次真相的人。我的思想也没能升华上去,因为我自己顽固的人的观念阻碍了自己,并形成了心性上的冲突。我会觉的协调人和其他人都不够专业,没有把事情做对,或者没有把握好方向。事实上,这种向外找的思考方式掩盖了我的执着心,让我很难与别人共事。最阴险的一方面就是,我没能及时看到自己的这些问题,就是因为我不能从自我的这个出发点退出来,来看清这个谜团。我的出发点就是问题的原因根本所在。

随后我意识到,不管我贡献了什么,其实都是很有限的。我应该一直追寻一个更纯洁的出发点,那是在我现有层次上没能看到、或马上理解的,更高一层的法。当别人提出另外的建议或一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不应该使用人的思维去解释或批评这件事情。相反,我应该退一步,审视自己的内心和出发点,然后努力去拓展自己的思维。事实上,通过改变自己的出发点,我不再被常人的这种现实逻辑所局限,我能够看到更广阔的现实,而这是来自于慈悲而不是自私。

在修炼和救度众生中,我知道我必须有开阔的思维,但是什么叫开阔的思维呢?我认为那就是放弃自我——就是那种能从别人的角度来看待事物的能力,能看到更大格局的那种谦卑,能更好的圆容自己所不理解的、其他人的主意和概念的那种开放心态。这种出发点来自真、善、忍,而不是人的逻辑。这是神看事情的方式。这是一个更大慈悲心的展现。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讲:“只要稍一动念,看到的都是假的,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随心而化。就是因为有的炼功人自己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

事实上,这种有限的、人的观念的出发点,给我的修炼和项目工作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我也看到很多其他项目中的同修也都卡在这一点上,甚至其中不少同修走极端,带着对管理层和同事不专业,或者没有走正的抱怨离开了项目。然而,这些抱怨都是从他们所知道的常人的商业逻辑中产生的。可是我看到,实际上问题都在这些离开的学员身上,和我经历的一模一样。他们只是从自己有限的立足点来看待事物,所以看不到更大的格局。我觉的一旦这种思想出现、而又没被修去的话,就很容易受到干扰。很多负面的东西会浮现出来,会让我觉的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其实都是假相;这导致我坚信自己所看到的才是真的,随后又从人的观点出发去解释问题,却看不到大的格局。当我们把项目当作常人中的一般商业来经营的时候,我们要避免被人的逻辑所束缚,因为真正的進展是随着我们修炼的提高而产生的。

结语、协调与配合带来真正的结果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你在法上,神就帮着你配合。”

我的书桌上面有一个很大的贴纸,写着“圆容与配合”。我把它贴在那儿,是因为我觉的“圆容与配合”是项目工作中最重要的两件事。我也需要随时提醒自己。当我给另一个同修写一封充满情绪的电邮回复时,我能停下来抬头看着这个贴纸。很多次他让我冷静下来,让我停下来思考一下我在项目中真正的角色是什么。我的职责是圆容、配合。不管当时我有什么理由去写一封带有情绪的电邮,如果与这个原则相悖,那就不能把这个项目往前推進。

“圆容与配合”的原则也不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比如在我十年的修炼中,我常常觉的与华人同修合作非常困难。在与华人学员合作时,我不得不放下顾虑,调整心态,因为通常他们都有很强的党文化,因此与他们打交道很难。

特别有一次,我觉的一位协调人对一些事情真的很不懂,而且用一种我认为是中式的思维去思考。每当学员做的不符合我对西方社会的理解的时候,我就会产生这种观念。我觉的他们的计划与所有我认为的项目运作方式完全相反。事后,在与几个项目中的同修交谈后,我非常焦虑,觉的事情有点毫无希望了。最初我觉的我完全不可能跟他们合作,因为他们的主意会毁掉我们任何成功的机会。第二天,我开始反思自己,我发现自己对他们的看法有很多不对的地方。首先,协调人没怎么说话,是我把他们的话用自己的方式来诠释。我还没有听懂他们的意思,就很快地产生了一些负面的想法。稍后,我与这位协调人坐下来,仔细听他们解释他们的想法,我意识到其实他们说的我都同意。不仅如此,他们所采取的方式也更宏大,实际上效果也会比我想到的计划更好。我的问题是我没有真正很深入的去听他们所讲的意思。我没有努力想去真正理解他们。我没有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待事情,而是局限在自己的想法和观念之中。我没有寻求去理解别人,而只是想让别人接受我想要的。我被自己对华人学员的观念所局限,错误的给他们的想法進行定性。那怎么能行呢?这是真正的圆容吗?配合就只有在我的意见被采纳的时候才行吗?在这件事中,我学到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教训 - 配合是真正彼此互相理解,并让我的心胸更开阔。

随着时间一年年过去,我开始悟到为什么我在这个历史时期是一个西人学员的深层原因。我的理解是,作为一个西方人,我拥有在一个环境中所特有的去补充和圆容的能力。事实上,华人与西人在同一个项目上能有机会非常好的平衡彼此。通过提升自己的慈悲心,更好的倾听、与别人合作,而不是看不起对方,我意识到当西人与华人学员能够真正合作的时候,就是打开这个社会,拯救更多人的最强大的力量。

对我来讲最关键的是,我们真的能够彼此互相补充——因此当我看到同修中好像有什么问题的时候,我会问为什么让我看到呢?以前,我会感到很恼火、抱怨、看不起他们。可是那样又能救了谁呢?那样又怎么能帮助项目往前发展呢?这是圆容吗?这是配合吗?很多论断是基于所谓的自我,或者是因为我对同修的信任不够、要不就是没有努力去理解他们言语背后的意思。

当我能够做到圆容与配合的时候,我觉的这就很像神韵交响乐团——东西方的曲调可以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作为一体,我们可以做出最好的东西,比各自分开要好得多。当我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对‘形成一个整体’这句话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2018年华盛顿DC法会交流稿)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