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伟大法伟大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11日】

——记在关键时刻恩师救了我的命

在今年5月13日早上8点钟左右,我还未吃早饭便骑着电动车给同修送《明慧周刊》和《正见周刊》。在回家的路边有卖架柴的小铺(就是架西红柿豆角用的那个细竹竿),我想顺便买上一捆,以前也在这里买过东西。

过去一推铺门还没开门,再看他的前门上挂着一把锁,没锁上。我便摘去挂锁,计划进院里喊卖主买架柴,刚推开门就有一只大狗跑过来逼近我狂叫,我以为站一下可能它不敢上身咬,主人听见也会出来。不料它叫了两声看我不动就扑到我身上咬,院里的狗听到咬声突然又扑过来两只大狗,三只狗有咬上身的有咬下身的,就象看那动物世界那个斑马被几只老虎撕咬一样,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撕咬惊呆了,我便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想往门口退,可是谈何容易,被三只大狗撕咬的不能动弹。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自己在手足无措茫然时,手里突然有了一根大约一米多长的木棒,我当时力量倍增,挥舞着木棒猛烈的打向撕咬的三只大狗,那狗夹着尾巴拚命往院里跑。这时主人才出来了,不问我咬伤情况,而是一直埋怨我不给他打电话而从前门走。当时只是催促我赶快到医院打预防疯狗咬伤的针,说回来他也出点钱。因为他看到了我两只手腕被咬破的伤痕,身上咬伤的因为穿着衣服看不到。(他知道我是退休职工。)我说我不需要打什么针,我修炼了二十多年也没有打针吃过药,我不会有事的。(因为前几年就给他讲过真相,已经帮他做了“三退”他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我让他给我拿出架柴来,付了钱,把架柴放到电动车上,骑上车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感到很后怕,放下架柴后,简单的告诉了一下老伴刚才发生的事情,(老伴也是同修)忙到屋里看身上咬伤的情况,共有五处明显的伤口,上身一只手腕上一个伤口,下身就在小腹部位右侧丹田部位有两寸多长的一道血痕,左侧阴囊部位有小孩手掌那么大的一块黑青在往出渗血,差一点就伤到睾丸,这两个部位都是来取命的。可见旧势力太狠毒了。(也许是还了生生世世欠下的命债)右大腿外侧咬了一口也未伤到骨头。

要是没有恩师保护就没命了,因为当时在三只大狗撕咬过程中根本动弹不得,自己手里一直要是手无东西,后果不堪设想。现在也想不清手里木棍的模样,当主人出来时,手里的木棍不知不觉就没了。究竟他门洞里有没有木棍还不知道。正如师父所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  [2]

那天吃过早饭后,所有被咬伤的地方基本上就不疼了,平时扎上一根刺还要疼一阵子,而咬伤这么严重,短时间就不疼了,也没影响做任何事情。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对弟子的保护和替弟子承受一切,弟子早就没命了。真是对慈悲伟大的恩师救命之恩无以言表,无以报答。只有用最大的努力把慈悲伟大的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延续来的时间利用好,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由于初次投稿,肯定有很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