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当年進京护法的两个片段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6月16日】

惊险十六小时 闯过三次身份证盘查

二零零零年,我第三次進京护法,因前两次進京护法,身份证已被当地派出所没收,那时全国各地火车站规定去北京的人员,买票时都要身份证。我告诉售票员买去北京的硬座票,售票员看了看我,我什么都没想看着她,她什么都没说就把票卖给我了。等登上去北京的火车,还没走多久,列车员开始挨个旅客查身份证,我心里想着师父:师父,怎么办呀?怎么办呀?不久查到我对面的座位了,我两边和对面坐的都是学生,列车员问:你们都是同学?一人说:是。然后越过我和另一个学生,接着查别人了。

在火车上熬了一宿总算到北京站了,下了火车,才发现北京各个出站口人都排着长队,还要一个一个的严查身份证,我站在一个军官的后面排着队,等查到军官时,我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就知道一个劲的求师父:师父,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这时身体被什么东西带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两步,我一看,发现自己已过了检查岗,正在查我后面的人,我往后瞅瞅,原来是军官用力一拉他的旅行箱,我站在他和旅行箱中间,把我和旅行箱一起拽过来了。此时,感激师父的心无以言表,没有师父慈悲护佑,我怎么可能在十六小时内闯过三次身份证盘查?

北京警察:“对你,我们谁都下不去手”

二零零零年,去北京护法的同修非常多,仅天安门一个派出所每天几十到几百同修不等,北京的各个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都人满为患,仅一天半时间天安门派出所风场上人就装不下了,除了被用各种欺骗、殴打、电棍电等手段被迫报出姓名的同修被当地驻京办接走的一少部分之外,大部分同修被两辆黄海大客车强行拉到城郊看守所继续盘问姓名、地址。北京警察把所有的同修衣服上都被用号笔写上数字编号,连续数字编号的五位同修被分成一组,归一个派出所盘问姓名,当时分了很多组。在盘问到我时,隔壁不停的传来警察殴打同修的声音,为了问出姓名,各个派出所警察都使尽浑身解数。这时几个派出所警察,连吼带吓,我不为所动,坦坦荡荡的跟他们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警察们不停的重复电视上的谎言,我就不断的澄清事实,最后他们沉默了。

而和我数字编号挨着的同修C却被这些警察不断的上各种酷刑,吊拷、殴打、两名警察的脚用力踩拖布杆两端,拖布杆下面是趴在地上的同修C,同修C都坚定正念,拒报姓名。最后这些警察抱怨说:别的派出所早就问完姓名没事了,两个坚定的法轮功,怎么都让咱们摊上了!

连续多日,这些警察不断的来盘问我,我就不断的跟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警察们再到看守所见我时说:我们不是来问姓名的,就是来看看你,跟你聊几句。我们没动你一个手指头,对你,我们谁都下不去手,我们谁也不想给你留下不好的印象!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