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荡荡师恩(三):九七年纽约法会花絮

明彦


【正见网2018年06月08日】

(一)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日早晨,集体炼功结束后,辅导员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说:二十三日师父要在纽约讲法,希望有护照的学员尽量都去。

听了这话,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紧张的差点儿没哭出来:这是不是师父对人类的最后一次讲法呀,我一定要去!

这时离法会的召开时间只剩三天。

回到家,我赶快打电话向美国佛学会要邀请函。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美国大使馆排队办签证。队伍好长呀,有好几百人。直排到下午,我才挤进了签证处的小房间。

室内排三行队,被拒签的人很多,大家似乎早有心里准备,认为被拒签是很正常的,能拿到签证的寥寥无几,大家反而用奇异的眼光看着他们。

终于轮到我了,签证官很和善的望着我,问我为什么去美国?我递上邀请函,并指指胸前佩戴的法轮章说:我要去美国参加法会,去听师父讲法。

他递给我一张表格叫我到旁边去填写。当我把填好的表格交给他时,他微笑着告诉我:您明天来拿签证吧。

我喜出望外,周围的人都用非常羡慕的眼光看着我。

走出使馆,我就直奔旅行社,刚好还有二十二日的机票,当时一张飞美的机票要八千多人民币,我想也没想就订了。

然后又风尘仆仆往家赶。平时我在家里是不管经济的,收支情况也从不过问。八千多人民币在当时也算比较大的数字了。先生刚好在,我内心胆突,但面上却轻松的说:“怎么样,拉点赞助吧。”“赞助什么?”“一张去美国的机票。”“你连签证都没有,你怎么去?”我神秘而又有些得意的说“拿到了”。

于是先生“赞助”了我在美国的开销,我父亲“赞助”我一万人民币。

感谢师父,一切搞定!二十一日我们顺利飞往美国。

在洛杉矶入关的时候,工作人员把我截住了。理由是我的护照有效期不足六个月,拒绝我入境,让我坐一边等着。同机的乘客都登机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平静的对海关人员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个规定,是你们的大使馆给了我签证,我就来了。同时我内心非常坚定的一念:既然我已踏上美国国土,师父绝对不会让我回去!!!

后来他们终于同意,罚了我95美金让我入关了。

办完手续后,工作人员拉着我的行李使劲儿跑,我在后面猛追。远远的我就听到了螺旋桨的轰鸣声,飞机早已处于待起飞状态,当我气喘吁吁冲进舱口还没有站稳的时候,飞机已开始滑行了,满飞机的乘客都为我热烈鼓掌。

(二)

二十二日上午,我们抵达纽约,住在中国留学生会馆。各地来的同修也都陆续到达。

由于早到了一天,很多同修都出去逛街了。随我同来的丽丽也想拉我出去。我告诉她:我们哪儿也不去,万一有什么好事的话,别把我们落下。

果然中午刚过,佛学会就打来电话告诉说,师父下午二点左右会来看望大家。地点就在一楼的小咖啡厅。

整个留学生会馆沸腾了!大家高兴的互相转告,并打电话叫出去的同修赶快回来。

一点刚过,我们就集中到了小咖啡厅,摆放椅子,坐好,开始恭候师父。

大家兴奋,焦急,期待……,二点;二点半;三点;……师父还没有来。佛学会打来电话说,师父有事脱不开身,改五点了。

快五点的时候,大家终于按捺不住,都跑到留学生会馆门口来迎师父了。

三月底的纽约,春寒料峭,淅淅沥沥的下着细雨。同修们就痴痴的站在那里等着。

一辆轿车开过来停在了马路对面,我们的师父出现了。大家兴奋的喊着:“师父来了!”,“师父来了!”

我惊诧于为什么没有人前呼后拥的给师父打伞,师父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路小跑着过了马路。我心里感慨:我们的师父真是一点儿架子也没有呀。

进了咖啡厅,第一排的座位离师父大约不到2米,门口挤满了同修进不来,因为没有座位。于是师父就招呼大家到前面来,席地而坐,离师父也就是1-2尺的距离。

师父给我们吃了“小灶”,再三叮嘱我们:你们在坐的都是有缘来得法的,能得到这个法很不容易,得有那个机缘——刚好你这一世有人身;又赶上有觉者传法度人;你又能听到这个法,所以你们要珍惜。听了师父的话,我内心非常的温暖,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接下来师父回答了学员们提出的所有问题。

然后学员又提出与师父照相,师父也痛快的答应了。不仅仅是合影,而是满足了每一位学员的请求。

簇拥着师父离场,又有学员提问题,师父也都耐心的给与了解答。

这天下午,大家都非常高兴,个个心满意足。直到很晚,还沉浸在欢声笑语之中。

(三)

二十二日正式召开法会,来了有一千多人,坐满了整个会场。

记得法会早八点就开始了。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师父走进了会场。

一上午都是师父讲法,整个下午是答疑,将近十一个小时。

下午师父解答问题的时候,我回头往后面一看,很多同修怎么都低着头在打瞌睡,我急了,心里想:听师父讲法多难得呀!你们怎么都睡觉呀?还不快醒醒!!!回国后我跟大法研究会的同修抱怨这件事情,他们告诉我:师父是带功讲法,在给海外学员调整身体。海外的一次讲法报告会,就相当于国内的九天班,师父是加快速度,加大力度,加强密度的在做。

中午休息的时候,在大厅里我遇到了餐厅的大厨。他是一位三十几岁的小伙子。他告诉我他曾在少林寺修行。这次他遇到过师父,师父还把自己亲自签名的《转法轮》赠送给他。我真羡慕他,并为他高兴。我嘱咐他一定要珍惜。

下午解答问题。其间,师父说要当场给大家开天目,会场立刻活跃了起来。大家都屏住呼吸,翘首等待。师父问:开了天目的学员举手。我环顾四周,还真有许多学员举手,我真羡慕他们,但是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很沮丧自己的根基太差。

晚上七点多钟法会才圆满结束。

回到所住房间,我无意间看了一眼浴室的花砖地:欸,怎么立体起来了?再仔细盯着看,就象进入了大森林的感觉,一层层,一层层,无尽的深远,看不到底。我意识到师父也给我开天目了,我激动不已。直到回北京后,我盯着哪儿看都是立体的,房间内的很多微观物质我也都看得很清楚,这个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