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荡荡师恩(二):北京国际法会花絮

明彦


【正见网2018年06月03日】

一九九六年十月底十一月初,秋高气爽的北京迎来了第二届法轮大法国际交流会。与会者有四百多人,以海外学员为主,他们分别来自香港、台湾、新加坡、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德国、瑞典、瑞士----。法会期间,师父正在美国的亚特兰大,为祝法会的圆满成功,师父特意写来了贺词:

广度众生

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六日

心明

为师洪法度众生
四海取经法船蹬
十恶毒世传大法
转动法轮乾坤正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六日
于亚特兰大

十一月一日晚,我正准备就寝,大脑突然接受到一个信息:明天师父要来。

这下我可兴奋起来了,激动的几乎一宿没睡。那时的我刚刚走入修炼不久,还没有亲眼见过慈悲伟大的师父,也不懂什么功能不功能的事情,心里将信将疑:师父真的会来吗?师父在美国呀!

第二天上午在地坛公园参加法会活动的时候,我见到老学员就会悄悄的问:“今天师父会不会来?”他们都回答我:师父已经为法会写了贺词,师父在美国的亚特兰大,赶不回来。

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师父会来。于是,当大家在地坛公园方泽轩的小院里进行修炼交流的时候,我虽然也在听学员的交流,但眼睛却紧紧盯着大院的门口。

直到下午五.六点中的时候,我看到研究会的工作人员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紧张匆匆的安排着什么。我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喜上心头。我确信师父真的要来了,但我不敢声张,内心却暗暗高兴,并焦急的期待着。

吃晚饭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就是不上菜,似乎在有意拖延时间,大家很无奈的东拉西扯着。而我却不怎么说话,心紧张的怦怦直跳,我知道师父正在向会场赶来。

“师父来啦!”

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立刻欢呼雀跃起来,蜂拥着涌向门口。这时一位辅导员大声喊道:“请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去,这样对师父不礼貌。”于是大家又迅速跑回座位,站立鼓掌,恭迎师父的到来。

师父微笑着走进来了,我看到师父啦!师父穿一件浅灰色风衣,是那样的高大、伟岸、亲切、慈祥。师父站在饭厅的中央,很高兴的对我们说:先来看看大家,大家别激动,一定要吃好吃饱饭。饭后都到前厅去,我给大家讲法。

望着师父我使劲儿的鼓掌,巨大的幸福和快乐包容了我,时间和空间似乎都凝固了。突然,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念头:“师父怎么这么象我的父亲呀!”此念一出,吓了我自己一大跳。我当时还不懂得缘份是怎么回事,只是惊讶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后来我知道,在那一刻是师父打开了我的记忆。)

饭后,大家集中到了前厅,迫不及待的盼望师父快一点儿讲法,并请求师父多讲一些。这时研究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大家,师父是从机场直接赶过来的,师父还没有吃饭。听了她的话我心里酸酸的:是啊,师父在每一件事情上都为弟子着想,而作为弟子,我们又在哪一件事情上真正为师父着想过呢?!

为了让后面的学员也看得见看得清师父,师父把椅子放到了一张大桌子上,然后身体轻轻一跃就坐到了上面,还问后面的学员看得见吗?大家高兴的使劲拉长了声音回答:看——得——见,并热烈鼓掌。

接下来,师父讲了四十多分钟的法,学员们都屏住呼吸,如饥似渴,全神贯注的聆听着,整个会场安静极了,只有师父洪大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

讲法结束了,学员们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向师父表达感谢。师父跳下桌子与学员们亲切握手,交谈。学员们围着师父开心的笑着,笑的合不拢嘴,谁都不舍得让师父离开,都想让这最幸福的时刻延长一秒,再延长一秒——

在工作人员的再三提醒下,学员们才依依不舍的让出一条通道请师父先走。走出厅门,师父几次回头,几次挥手,向眼巴巴望着他的我们告别。

我们仍静静的伫立在门口,目送着师父,直到师父高大的身影在夜幕中隐去——

走出地坛公园的大门,已快晚上十一点了。此时月光如水,照耀着寂静的大地,照耀着沉睡的城市,也照耀着浩浩荡荡的我们——

 补充:

(一)法会休息期间,我和北京的老蓝等正在说话。一位台湾的小女同修一下子就蹦到了我们面前,手指着我们的脸说:欸,你们脸上都有法轮耶,你(指老蓝)是蓝的,她(指我)是紫的,-------

(二)这天我带的是美能薘相机,不巧电池用完了。我又感觉到师父一会儿要来,这可把我急坏了。天已将晚,周边的商家都已关店,况且美能薘需用特殊电池,很难买到。看到我焦虑沮丧的样子,一位修炼时间较长的同修告诉我:别着急,到时再试试。我悟性很差,心想:明明没电,试什么呀?!她又点我:到时候再说。结果等师父来的时候,我真的拍了十一张照片。

 

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啊!!!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见证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