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实修的美好与幸福

北京大法弟子 修善

【正见网2018年06月17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年的五月十三日,我们迎来了第十九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在这寰宇同庆的日子里,我衷心的祝愿慈悲伟大的师父生日快乐!祝愿每一位真修弟子在自己精進的路上勇猛精進!

二零一四年的新年,在家人的帮助下我得法了,得法后自己身体上和周围环境中出现的各种神奇事情在这里就不说了,这次想和大家交流的是我自己在婚后磕磕绊绊走过来的经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不足、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    扩大容量

二零一六年,我跟丈夫相识不到半年,确立恋爱关系两个月后就结婚了。常人看起来,我们像是现代人一时冲动玩闪婚,其实不然,我跟丈夫同修是出于对大法的坚信,顺其自然的接受了这场安排。由于彼此了解时间短,我们在婚后的生活中碰到很多问题。

丈夫人很厚道,性格偏于内向,独生子,脾气不是很好,从小到大都在父母身边。而我性格外向,爱说爱笑,脾气也不小,十多年都是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独立生活。这两种不同的性格发生过多次的碰撞。新婚不久,我就总是因为他很多生活习惯不好,做事上这也不好,那也不会而和他吵架,心想:这可真是一个被父母宠大的孩子啊,啥都不会!我就很生气,两个人总是大吵。后来我怀孕了,他也不敢跟我吵了,我一生气,他就忍着,其实他也很生气,有时看他气得脸都扭曲了,有时很无奈痛苦的反复说:“你说我什么不好,我改,我都改,但你不要生气。”但是在我眼里看他毛病真的太多了,往往是他这个还没改过来,我又因为那个生气,搞得他头昏脑胀,手忙脚乱,有时气得他捏肝撕肺。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变了,无论我怎么说他的各种毛病,我怎么生气,他都是乐呵呵的说:“好,知道了,我改。”我懵了。就问他:“你怎么了,怎么不跟我吵架,怎么不生气了?”他说:“假如我以前的心胸像个杯子一样,那么今天我就把它换成一口缸。”我们终于平静下来交流了,丈夫同修说:“你从小就有父母教你做这做那的,家里家外什么都会,我不能跟你比,我是被我妈宠大的,啥也不会干,我的问题你好好指出来,我都会改的。但是我毛病太多了,改过来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你得给我时间,给我机会。”

我一下子发现了自己身上存在可怕的党文化因素:一味的指责别人,只看别人的缺点,不看优点,要求别人把多年的生活习惯顷刻之间全部改掉,改成我认为对的生活习惯,这是多可怕的做事极端、自私自我;自己看不上他这个,看不上他那个,这又是多可怕的妒嫉心;我隔三差五的跟他吵架,他还这么包容我,我却还在计较他的不良生活习惯,我这是多么的自私,多么的小心眼啊!如此心胸狭窄,我怎么去包容自己世界的无量众生呢?一味的要求别人而不看自己,好像自己很完美似的,我这不是在修魔道吗?自己修了这几年,怎么就没发现这些问题呢?在我向内找的这一刻,丈夫同修双手合十对我说:“谢谢你结婚以来就努力帮我剜心透骨的提高……”我羞愧难当,说:“你也帮帮我吧。”他说:“目前还不敢。”

婆婆脾气也不好,有时候很不讲理,而我就因为婆婆脏,不爱干净,做事马虎,经常生气;婆婆有时候也会稀里糊涂的做一些找茬的事情。我挺着大肚子,不是躲到娘家就是关着房间的门。丈夫疲于协调婆媳矛盾,弄得很累,之间也有同修帮忙协调,会有一些帮助,但还是不行。有一次吵架时,我吐噜吐噜说了很多,婆婆一句也没说,忍着回了房间。我觉得说的很痛快,事后听丈夫说婆婆回房间后对他说:“我听你的,今天媳妇发脾气没接话茬,我忍了,我听师父的……”说完眼泪就刷刷的流了下来。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我静下来仔细想想:我这是怎么了?非得让婆婆跟我承认她做错了?嘴上非得争个输赢才痛快?非得把她多年不爱干净的毛病改掉……是这争斗心、强制改变别人的党文化,强大的自以为是把我折腾成这个样子,我还是个修炼人吗?分析完这些问题以后,自己并没有多大改善,这回丈夫同修对我说:“你也换个大瓶子吧,不一定要马上变成一口缸。”

丈夫同修提醒我:“我自己改变一点习惯或性格都很难的”,而这是个这样生活了六十多年的老太太,一下子改变多年的生活习惯和做事方式是不可能的。我的出现本来就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人,再这样吵下去,会给她增加孤独感,而且几乎出现婆媳矛盾,基本都是一些生活习惯问题,但是我的不依不饶就变成是我的不对了。从修炼上讲,我们不能只帮别人提高,自己不提高啊!白花花的德都给了丈夫和婆婆了啊,自己的业力还没消下去,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才学大法几个月,就对一个我这样的“老同修”忍,我为什么就不能宽容呢?如果她哪天受不了,觉得修大法的脾气一个比一个大,对大法产生了不好的想法,甚至因我而不修了,算谁的错呢?我们所展现的大法美好不就成了骗人的吗?网上的同修都在谈自己修炼后婆媳关系变好,家庭和睦,我们怎么就越修吵得越凶呢?假如婆婆就是我世界的一名众生,难道我就不要她了吗?

好好找找自己,发现自己心胸狭窄,一味的改变别人,让别人按照我的意思来,自己却不肯改变一丁点,遇到矛盾没有抓住机会向内找去提升自己,而是一味的向外看,错失一次次的机会。当我想明白这些以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去向婆婆道歉,这是我第一次跟她道歉。后来我也经常关心她,但实践证明,我确实只是换了个大瓶子,而没有换回来一口缸。

二、修去怨恨心

在跟婆婆的几次争吵中,婆婆觉得我很厉害,也尽量让着我。而我不知为何每次吵架都会升起莫名的怨恨,吵完了,又觉得自己不对,就去跟她道歉,但是事后还会持续怨恨一两个月以上。时间久了,想起来还是怨恨,这种情绪在我修炼前就有,导致我经常生病,修炼后病是没有了,但是怨恨似乎没有多少改观。婆婆是个很单纯的人,我发现她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或者是吵架了,事后很快就好了,乐呵呵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就很奇怪她怎么变得那么快?

后来自己看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后,终于明白了我为什么心里总有强烈的恨,原来是邪恶的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发正念清理,这个怨恨渐渐的越来越弱。有一次,我跟丈夫争执起来,丈夫一改平时的忍气吞声修自己,指出了我一大堆问题,我一想到是个机会,应该修自己,就忍着没有说话。等他指责完了,我就坐在床上大哭起来,丈夫看我哭了,就说了一些木讷的话,我就一直哭。婆婆听我哭了,走进屋来搂着我说;“好媳妇,多好的媳妇啊!别哭了,我替你揍他!这都是后世遗传他爸的,连媳妇都不会哄。”虽然是两句常人话,我却觉得内心一暖,之前跟婆婆的争执一切都仿佛发生在上个世纪。

现在我再和别人发生矛盾虽然也会有让我不愉快的,但我却极少能生出怨恨心来。

三、为对方考虑 圆容家庭

记得有次,我又和婆婆发生矛盾,我道歉完了,婆婆竟然掉眼泪,对我和丈夫说:“媳妇人挺好的,没得说,但是这脾气我实在是受不了,你说修大法会改变,我是没看到你改了多少脾气。我这心脏不好,每次吵架都给我气得浑身发软上不来气,要气死也算了,你说这也不死,还在这里招人生气,我还是走吧。”我赶紧拦着她,心想人家母子本来生活的很好,我这一来,老太太就被气得出了门,我连基本的做人都没做好,更别提修大法了,她一个老太太,这一辈子身边不是父母就是丈夫、儿子,眼睛又不好使,到最后却因为我的到来承受这样的痛苦,我才意识这都是党文化、争斗心导致的恶果,我下定决心改掉党文化和争斗心,约束自己。

现在婆婆依旧是锅碗瓢盆洗不干净,饭菜里也经常是她的头发,我意识到是去我的心,我再也没有那种嫌脏的感觉了,反倒觉得她挺可怜的,眼睛不好使,东西也看不清楚,自己吃到自己的头发都不知道。一次,我对她说:“看那椅子上都是菜汤。”她赶紧拿抹布使劲擦,擦的却不是脏的地方,我顿时心生慈悲,心想:她眼睛根本就看不见,我说一句还做得那么认真。我赶紧说:“我来吧,你找不见脏在哪里。”她还低头仔细的找。

我的孩子已经六个月了,婆婆一直爱如珍宝,经常帮我看孩子,给我节省下炼功时间,还对丈夫说:“孩子吃夜奶,她休息不好,白天我就多照看着。”还逢人就说:“我媳妇心疼我,从不让我擦地,都她一个人干,勤快着呢。”她已经了解我的饮食习惯,总是抢着做饭,做我爱吃的菜,有剩饭菜就自己吃,不让我吃,说是我喂奶就不要吃剩的了。丈夫看到我跟婆婆由争执回到了互相体贴,很是欣慰。但我知道,这一切也都是有他经常帮我们协调的辛苦。

每天晚上我抱上孩子,我们一起学法,终于,我们回到了刚结婚时的那个状态,一家人其乐融融,一起学法,共同精進。

今天上午,我抱上孩子去看孩子的太爷,跟他分享我们家虽然跟别的家庭一样也有争吵,但是因为修大法我们互相谦让、换位思考、为对方考虑、修自己,不但没有产生隔阂还带来了家庭的和睦。老人家欣慰地说:“我就担心婆媳处不好,所以我三个儿子结婚,我就都让他们出去单过了。当初你们结婚,我跟你叔就担心你们的婆媳问题处不好,现在看来弄得不赖啊!”保姆不明白我们弄个孩子还有时间看书炼功,我告诉她,我们没有要求一定要每天看多少书,炼多少功,自己安排时间,我们只是把别人跳广场舞的时间拿来炼功,别人看电视的时间拿来学法,我婆婆很爱学法,说是学完身心舒坦。保姆听了表示:“看来法轮功也很不错啊!没有那么多要求,你们还挺好。”

我迟迟都不肯拿起笔来写,是因为自己在家庭圆容上没有做好,由于有次吵架我到爷爷那去说我和婆婆吵架的事,爷爷以为我们婆媳已经不知多大积怨了,这次我把全家人修大法的美好传达过去之后,爷爷也终于欣慰的笑了。这次写稿一直没有时间,白天要看孩子,只能等孩子睡着了,我赶紧写下来。在此,我想告诉同修,也告诉世人,修炼中的人,会有吵架会有矛盾,但是人怎么能没有错呢,因为修炼,这最终都不会是矛盾,只能是美好与幸福。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