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北京大法弟子 小曲

【正见网2018年06月14日】

我是北京大法弟子,在修炼中摔过非常大的跟头,回到大法中来后从内心感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内心感觉到大法师父的慈悲,在修炼的路上也让我无时无刻感到师父就在我身旁,下面我就讲一讲,我这段时间修炼的经历。

今年邪恶19大召开,大街上行人很少,满大街都是带红袖标的居委会、街道的人,他们在街上看着老百姓。以前我们楼上李姐也出去干这事儿,邪恶十九大,我就到李姐家跟她说:你们全家都是好人,都退了党团队,咱不能出去戴红袖标,把老百姓当敌人,咱不能为眼前一点点小利做这种事,咱不能千古留下这迫害大法修炼人的罪名啊。李姐听了说:这次我们院没人出去干这事儿。

邪恶开会期间,满大街上都是戴红袖标的。我出去给他们讲真相,这次他们看到我赶紧把脸扭向一边,或者赶快躲开。我回家想,我跟他们说不上话怎么办呢?我得讲真相,我想那我就出去唱歌讲真相救人吧。我下了楼往院外走,张嘴“末世道德变了样”的大法歌曲没使劲声音就出来了,而且声音又高又亮,要怎么发音就怎么发音,我吃了一惊,这是我唱的吗?明明是神韵宇宁唱的啊,声音又响亮,又美妙。让外带红袖标的人一下都涌到大院门口,往里看是谁唱的,他们看到是我在唱,都镇住了,我心里明白是神在唱,我只是动动嘴,是师父在加持。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在马路边上边走边唱,马路上的人都停下来听着歌,看到我,伸出大拇指。

有一次我推着我老妈出去讲真相,我边走边唱,走到一个小区门口,保安说:你進来唱吧。我问他:我唱的行吗?他说:不管你嗓子怎么样,你唱的歌有穿透力,能打到人心里去。我听了他这么说,我明白,我唱的歌是师父《洪吟》里的歌词,是师父的法,是师父的法打到了他的心里,师父就在我身边。还有一次我在外面炼完功往回走,边走边唱,路上有一个人跟我说,你唱歌不用麦克风声音很大,传的很远,穿透力很强,我想我唱的是神曲,是救人的歌,是神在唱师父在加持。

有一天有个人在我单元门口站着,我问:你是新搬来的吗?他说是住三楼,通过聊天,我知道他以前插过队,我就给他讲真相,做三退。这时她兴奋的问:你就是那个唱歌的吧?我说:是。他说:咱们是邻居了,没事到我家来串门儿吧。我说:好。他進了他家,我在他家门口拉我电动车充电的线,听到她妻子问他:你跟谁说话呢?他说咱们邻居,炼法轮功的,歌唱的特别好。我在外边听到他夫妻俩的对话,我知道了,他们听得出来我唱的是大法的歌是救人的歌,感谢师父,师父就在我身旁。

以前我家人不允许我唱歌,因为我从小身体不好,唱出歌来破锣声不说还哭哭的声音。长大后张嘴使劲,唱不出声来。

二零一七年我去参加美国法会,我想我得认认真真的听师父讲法,千万别落下一句。这时师父抬眼往我这边看了一眼,就开始咳嗽,师父讲法时一直在咳嗽。听闻师父讲法,我回去后无意中从镜子里看到我的脖子,吓了一跳,一个大坑凹了進去。用手捅進去,能摸到后脖子,这个坑大到能装一大勺水進去。我明白了,师父讲法时为什么一直在咳?是师父把我嗓子里不好的物质拿掉了,替弟子承受了业力,我掉下了眼泪。

回来后有一次我路过公园,看到公园门里有一个人在吹口琴,我走过去,他问:你会吹吗?我说:我不会,我喜欢唱歌。他说:那你唱歌,我吹。我说:你的歌词我不喜欢。他说:那你有歌谱吗?那天我正好带了《洪吟三》的歌,他吹我就唱,他吹得非常好,我唱完后赶紧跑家里,把我手里《洪吟三》的歌篇全拿上,他吹我就唱,我越唱越高,越唱越好,一下唱了两个小时。他问我:你带手机了吗?我说:没带。他说:应该录下来发给你的朋友。还说:你唱的歌都是佛歌没想到,咱俩第一次配合就这么好,你唱得很准。我说:没有歌谱,我也唱不准。他说:我妻子也是信佛的,他又说这个公园里你唱的歌是一流的。我明白是师父再造了我,我感谢师父,以前在公园里有一个拉手风琴的中学老师,我给他讲真相,他不退,还很看不起我,这次听到歌声也找过来听。还跟我说:没想到你歌唱得这么好,我明白,是师父在加持,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今年过年前,我想大法书解禁了,那功到外边也应该让炼了。我就出去在我家附近,武装部对面,山脚下炼功。中午我发完正念没事我就出去,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一直炼到下午两点半,那是一个上山的路口,平时也有好多人在那休息,我想我在外面炼功也是在证实法,炼完功还可以讲真相,回去后再和同修一起学法。

有一天我还到那个地方,刚要炼功,看到马路上有一个沃尔沃和一个金杯牌子的车,上头下来好多30岁左右的年轻人,手里都拿着对讲机。我想这怎么这么多特务呢?我不知道他们要干嘛,我想不管他,我是修大法的,最正了,我就打开小喇叭,闭上眼,心里非常平静,炼完五套功法,睁眼一看,车没了,人也走了。有一次我炼完功,讲真相时,一位明真相的人告诉我说,在火车站旁边一个金杯车和沃尔沃车上的人,是截访的,他们把从火车站出来上访的人给骗到车上,拉到大山沟里,把他们的钱抢走,再暴打一顿,给他们扔到大山里,不管上访人的死活,这些人开着车就走。这我才知道那些特务原来是干这种坏事的。

这几年我也碰到几次迫害,我身边的好多同修被抓了,我每次都没有事,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师父就在我身边。

这段时间我出去讲真相,连续两次遇到我讲真相的人跟我嚷,说他就信共产党,还说大法不好,我说:您别这么说,会有报应。他说:我就不相信。我回来想我自身有问题,他说他死都相信共产党,我就别言语了,我看到我有争斗心。有一次我跟一个人讲真相,边上一个女人,从我身边路过,问听真相的这个人:你认识她吗?他说:不认识。那女人就冲我,破口大骂。紧接着又一次我给一个小伙子讲真相,旁边不远处坐着一个男的,突然冲我大嚷说:你别给小伙子讲这些,你们原法轮功站长我认识是我们单位的。他还说了很多不好的话,我说:我跟小伙子说话呢,也没跟你说,你有什么不平衡的。说完我又跟小伙子说:未来要自己选择。我就走了。回来后,我想我肯定有大问题,我就向内找自己只看到争斗心,别的还是没找着。师父看到我真心向那找了,就点化我提高。等我一打开师父讲法,就看到师父的话,“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 (《北美巡回讲法》)我感谢师父,师父就在我身旁,直接把我的执着告诉了我。现在我讲真相不再争斗,也不去带着执着,换多个角度讲,不争不斗,非常平和,感谢师父,我去掉了这个执着。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