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的修炼体会

北京青年大法弟子 青儿

【正见网2018年06月13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三年得法的青年女学员二十三岁。借法轮大法洪传26周年之际,跟同修分享我孕期的一些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我怀孕了

我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份检查出来怀孕了。在这之前思想中就有想要孩子的想法,就跟丈夫同修说了这个想法,但是丈夫觉得有了孩子之后太麻烦,就不想要。后来我的想法也没有了,但有时候思想反反复复的,但丈夫不动心。后来我又跟丈夫说了想要孩子了,丈夫说顺其自然吧,该有就有了。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怀孕了,还没去医院检查之前,丈夫感觉说着应该是双胞胎。那时候我想应该也是双胞胎。同事知道我怀孕了都祝福我,替我高兴。我跟我旁边的同事大姐说,我感觉我这是双胞胎,她说:你怎么知道的,这刚一个月你也没去检查。我说:我感觉出来的。她说:那最好。后来去医院检查真的是双胞胎,上班时跟大姐说了,她激动的大喊说:你的感觉太准了。这位大姐明白真相,就开始跟同事说这事,她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二、回娘家住

在怀孕五个多月的时候,回娘家住着,每天做饭,拖地,洗碗做家务。妈妈去上班,爸爸跟弟弟出去卖菜。那时妹妹也怀孕八个月,有时候也来母亲家,我就每天中午做饭。妈妈不上班的时候就让我去休息,跟我说:你去睡会吧。我说:我不困。妈妈就问我说:你在你家也不睡觉?我说:不睡。她很纳闷,怀孕的人都爱睡觉。她问我:那你自己在家都干嘛呀?我说:看书,炼功,没事就出去走走。父母受邪党宣传对大法还不太了解,这次我回家看到我怀孕五个多月还干活,身强体壮的,心里对大法有了更深的认识,尤其是父亲。有一次父亲跟弟弟卖菜回来跟我说,有一位大法弟子给他们讲真相,还劝他们退党,父亲说啥也不是,弟弟的少先队也早就退了。这位同修还给他俩小册子,父亲说不要,弟弟说拿着吧,回去给我姐看看。因弟弟明白大法真相,父亲就收下了。谢谢这位同修使父亲更接近大法一步。

有一次做饭,家里人都出去上班了,就我在家。我想蒸点馒头晚上大家回来吃。我妈回来说:不用你,等我不上班的时候再蒸吧。我说:面我都和好了,这会儿都能蒸了。母亲就说父亲:你怎么让闺女和面呢。父亲说:不知道这事,要知道可不让她干。我说:没事,又不是不能干活,母亲就让父亲去蒸馒头,还说妹妹在家时啥也不干。父亲把面拿出来就在案板上揉。中午母亲上班后我跟爸爸说:您出去玩吧,我蒸就行。他说:你行吗。我说:行,没问题,您去蹓跶吧。父亲嘱咐了几句就出去玩了。把饭做好后我就听师父讲法、炼功和发正念。白天在家干活不睡觉也不累,晚上还睡的很晚,妈妈觉得不可思议。从母亲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六个多月了。父母问我还走的动路吗,我说就是肚子大了,走路跟在咱家一样,父亲说那就行。他们都很放心。

三、婆婆说:我给你送饭吧。

回来后也没跟婆婆一起住。有一天婆婆说:以后我给你送饭吧,省得你一个人做饭不方便。我说:不用,我能自己做。婆婆说:你现在六个多月,等到七八个月的时候,你走都走不动,还做饭呢?我说:您那会还说我五六个月就走不动了呢,现在不也走的挺快的。她说:你不就是长的高吗?我知道不是因为长的高,而是我修大法了,有师父在管。婆婆嘴上不这么说,但她心里知道是修大法的原因。

平时丈夫老给婆婆讲大法真相,她也明白,也支持我们。家里奶奶也修炼,八十六岁了,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比我婆婆身体还好,这些婆婆心里都明白。平时给她真相币她也花,婆婆也受益于大法。有一年婆婆得了妇科病,在区医院没治好,又去了一家私人医院,也没治疗好。丈夫告诉她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在心里念,等再去复查的时候,说没有事了,彻底好了。还有一次婆婆跟我说:我看见师父法像往外冒金光亮着呢!

四、舅姥说:这都是大外孙子修行来的

今年正月去姥姥家串亲戚,正好赶上舅姥他们也来姥姥家了。我们在院里聊天,舅妈跟我说:我看着你都不累。我说:没感觉累。那时怀孕七个月。舅妈告诉舅姥说我怀的是双胞胎。舅姥姥激动的说:真的!太好了,这肯定都是我大外孙(指丈夫)修行来的。舅妈说:那肯定是。这时丈夫从屋里出来,舅姥跟丈夫说:“这都是你修行来的,那有这机率,又没有双胞胎的基因。舅姥他们走的时候,丈夫还送给她《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舅姥说:我不能保证帮着你宣传,但是我能保证自己都看完了。

五、否定病业假相

有次去医院产检医生说你这有点贫血,就给我开了药,我没拿。当时还想是吃的营养跟不上才会有贫血的,但马上就意识到这不是我的思想,我修的是宇宙大法,那能量不比常人的营养能量大呀。我发正念否定这个干扰,解体一切病业假相,不承认他们。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

再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换了一个大夫。她说:你一个多月没做B超了,去做一个B超看看孩子长多大了。做完B超去找她,她看了说:你这俩孩子体重差的太多了,有危险,说怕是“双胎输血综合症”,让我去找她们主任给看看。当时她们主任不在,副主任说你等会吧,她开会去了待会就回来了。当时我没认识到这是旧势力换了一种方式迫害我,迫害众生得救。我还在那等,结果等了一个多小时,看到医院的主任,我就叫了她一声,她就直奔我过来了,好像她早就知道我在等她一样,然后就看了一下单子说,你快点去开转院证明吧,这体重差的太多了,怕其中一个孩子有危险。这时我知道她说的不对,两个孩子有师父在管不会有事的,但还是开了转院证明,开完单子是下午四点半了。

在开单子的过程中心里对丈夫的怨恨心、抱怨心所有不好的念头都出来了,眼里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心想着丈夫平时不关心我,越想越觉的委屈,埋怨丈夫不帮我发正念。那时完全忘了大法“遇事向内找”的法理,全是人的思想,也不知道是迫害了。从医院出来打车到区医院的时候,一看他们马上就下班了,我就没進去。这时心里就不想去了,给丈夫打电话。丈夫说:就是不让你去呀,你就不该去,你等着我去接你。等丈夫来了,心里对他的怨恨又上来了,一路上也不理他,回到家也对他爱答不理的。他说:我想跟你交流交流,你想听吗?我也不说话。丈夫同修就谈了他的认识,他说的过程中,我还是不跟他说话,但心里知道我这关没过去,也认识到了其实在等那一个小时的过程中我完全可以走的,就是不信师信法没想起师父,正念不足才造成了这样的干扰。心里知道医院主任说的不对,但还是抱着去检查检查的想法,信师信法大打折扣。

通过丈夫同修的交流,我也认识到了,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好像这件事没发生一样。晚上就去参加集体学法了。以后这种不好的思想再往出返的时候,马上就能意识到了,就发正念解体这些不正的思想念头。

等我们再去检查的时候,一切正常了。大夫说孩子一个最起码也得五斤多。这一切的干扰,都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烟消云散了。

心里非常感谢丈夫同修对我的帮助。作为一个修炼人在修炼中心性提高上来的时侯,心情真是无比的喜悦与美好!修炼真的太幸福啦!
    
我在怀孕期间,每周一至周五我都去找同修学法。去同修家除了坐公交车外来回还得走两里多地的路。但是却一点不觉得累。我每周还参加一次集体学法,每天都特别的充实。现在怀孕快九个月了,每天都是自己做早饭,晚上丈夫下班做两个人的饭,一点也不累,这都是修炼大法的变化,修大法真好!有师父真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