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不死 两千年来大同小异(数文)

陆真

【正见网2018年05月25日】

一、山东林秀才

山东有个秀才,名叫林长康,到四十岁还未考中举人。一天,他刚冒出弃学改业的念头,突然听到有人叫道:“不要灰心!”林长康吃了一惊,问是什么人?只听得回答说;“我是鬼。我—直跟随着先生,替你守护、保驾,已有几年了。”林长康想见一见这鬼的模样,鬼不肯,他再三要见,那鬼说;“你一定要见我也可以,可是见了我,不要害怕。”林某答应了。于是,这鬼跪在他面前,一张哭丧的脸上,流着血,说:“我是蓝城县卖布的人,被掖县一个姓张的害死。他把我的尸体,压在东城门的石磨盘下面。先生您,将来一定会当上掖县县令,所以我一直侍候着先生,求您能替我伸冤报仇。”那鬼还预言了林长康将于某年中举人,某年中进士,说完,再也不见踪影。

到了某年,林长康果然中了举人。可是,到了那鬼预言中进士的日期,他却未考中。林长康叹气说:“人世间功名的事情,难道鬼也说不准吗?”话未说尽,只听空中又传来呼叫声:“这是因为先生品行上有污点,不是我误报。先生曾于某年某月某日,与一个寡妇私通,幸而未曾有胎,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可是,阴间已记下了你犯的这次罪,并且予以从宽处理,罚你迟二科中进士。”

林长康听了,十分害怕。从此言行谨慎,多做善事。隔了二科,考中进士,被授予掖县县令。

他一到掖县上任,就巡视全城,在东城门,见到一个石磨盘,推开磨盘,里面果然有一具尸体。他立刻将张某拘捕,坐堂审讯。张某招供了杀人的全部经过,认罪伏法。

二、灵魂不死,两千年来大同小异

本朝(即清朝)松江提督张勇,快出生时,他的父亲,梦见有一个身穿金甲的神,自称是“汉将军夏侯氏(即夏侯惇)”,走进了他家的门,随即就生下了张勇。张勇死后,被封侯,归葬故里。

他的家人,在掘墓穴时,挖到一块古碑,碑上用隶书体,写着“魏将军夏侯惇墓”,每个字有碗口般大小。

隔了两千多年,到了清代,夏侯惇(即清代的张勇)的尸骨,又重新葬归原地,也算得上是一件奇事了。

这说明:人死后,灵魂不灭,世世代代,都还是他!这个夏侯惇在汉代是将军,从汉代到清代,虽超生多次,他的本性和人品,大致不差。只是姓名变成张勇(清朝时担任提督,死后被封侯)两千年来,大同小异。

三、塞外奇事

雍正年间,定西大将军纪成斌,因为违反军纪,被处死在塞外,他的鬼魂,常在当地作怪。一次,有个士兵,大白天突然仆倒在地,口称自己是“纪大将军”( 实是纪成斌的附体),求吃讨喝。许多士兵都到将军府,跪拜求情,代为请命。将军府有位幕客陈对轩(人称陈相公),是个豪杰之士,径直走到那个仆地的士兵旁,上前就是两记耳光(实际是打纪成斌的附体),骂道:“纪成斌,你带兵征讨阿拉蒲坦,临阵脱逃,所以按王法处死了你。你这个鬼,如若有灵性,应该自觉惭愧,为何还胆敢化为恶鬼,装出一副屠夫酒鬼讨饭吃的无赖相?”骂完,那个兵立刻从地上跃起,不再说胡话了。

从此以后,凡有谁得了瘟病,自称是“纪大将军”的,只要用“陈相公来了”这句话吓他,那么他的病,立刻就好。

纪成斌被正法时,家奴全部逃散,只有一个厨师,主动留下来,替纪成斌收尸安葬。隔不多久,这个厨师病死了,他的鬼魂,常常依附到病人的身上,自称是“厨神”,说:“天帝爱怜我怀着忠心替主人收尸安葬,所以封我为鬼群中的长官。”

有人问:“纪将军在什么地方?”“厨神”说:“天帝对他违反军纪,很光火,他使几万兵民,因此受了伤,所以罚他做疫鬼,受我的管派。他原是我的主人,我也不大敢管派他。可是我说的话,他总是听从。”

后来,塞外地方,凡遇到纪将军的鬼魂兴风作浪,先请出陈相公。陈相公不在,就叫“厨神”!纪的鬼魂,就会吓得赶快逃跑。

人啊,活着要大义大勇!死后,也不可卑躬下贱,讨乞害人!

四、关神断案

溧阳县举人马丰,未中举人时,曾在本县西村的李家,设馆教书。李家的邻居王某,性情凶狠恶毒,平时常对老婆拳打脚踢。王某的老婆经常忍饥挨饿,一次,实在支撑不住了,就偷了李家的一只烧鸡吃了。李家发现后,告诉了王某。王某正好喝醉了酒,一手持刀,一手牵着用绳捆绑的妻子,来到李家,亲自审问实情,准备当众杀了她。王某的妻子吓得没了主意,就诬陷马丰是偷鸡贼。马丰与她争吵起来。

马丰实在无法证明自己没有偷鸡,就说:“村里有座关帝庙,到那里去用掷蚌壳的办法占卜,如果卦得阴的一面,就是妇人偷鸡。倘若卦得阳的一面,便是我马丰所窃。”众人都同意照马丰说的办法占卜,一连投掷三次,全是阳面。王某丢下了刀,放了妻子,一同回家。马丰却因此背了偷鸡的黑锅,被乡里人瞧不起,有好几年,没人请他教书。

有一次,有个扶乩的道人,正在登坛请仙,降临的神仙,自称是“关帝神”。马丰想起了几年前被诬陷偷鸡之事,便责怪关帝神不灵验。此时,乩盘大动,灰盘上有字写道:“马举人!你将来会有管理百姓的官职,你可知办事有轻重缓急吗?你背个偷鸡的恶名,不过失去教职。如果那王某之妻,被查出偷鸡,就会立刻变成刀下之鬼。我宁可承受你说的不灵验的名声,只求能救人一命。天帝嘉奖我能分清治政的轻重缓急,终于让我连升了三级官。你不可责怪我呀。再等些时,你会得善报!”马丰听了这番话,也就心服了。

后来,举人马丰,果然得到善报,升为县令,有了“管理百姓的官职”。

(均据清代《子不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