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辽宁肆意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看结束迫害的紧迫

石铭

【正见网2018年05月26日】

近日明慧网报道了《法轮功学员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34例冤案》,辽宁省女子监狱使用阴毒的手段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滔天罪恶,令人怵目惊心!同时也使我们认识到结束迫害的紧迫。在此仅举几例:

案例1:杨春玲被酷刑致死,丈夫、婆婆被判重刑。二零零五年,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杨春玲女士参与有线电视插播《九评共产党》,被绑架;二零零六年四月,杨春玲被枉判七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当晚,时任监狱老残队大队长的丛卓指使犯人殴打杨春玲;四个包夹犯人骑在她身上殴打她,一度殴打致昏厥;犯人们打、踢、踹她的胸部并卑鄙下流的掐她的乳房。一夜之间,杨春玲腿打得不能动弹,胳膊被再次打断(在被绑架时,胳膊曾被大连恶警打断)。由于杨春玲右臂错位长上,出狱后仍可看出错位连接造成的骨头外凸。

在狱中,杨春玲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营养不良、严重贫血(血小板一度降到危险程度)缺锌、缺钾,走路需人搀扶,甚至要坐在轮椅接见。因她的乳房遭受暴力殴打、犯人拧掐,出现感染流脓、流血等症状。在杨春玲冤狱期满前,又被检查出右乳房有三个肿块。

残酷的迫害导致杨春玲精神失常出现极度恐惧,出狱后一周内不敢吃东西,不敢睡觉,半夜经常跑到外面,说有人给她饭里面投毒,说有人要把她送去活摘器官。她的病情不断恶化,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年仅四十岁的杨春玲含冤离世。

杨春玲的丈夫杨本亮与她一起被绑架,被枉判十一年。婆婆曹玉珍被枉判九年。

案例2:孙玉华女士被活活打死。二零零三年三月,家住鞍山市铁东区解放办事处五金委,原鞍钢建设汽运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孙玉华女士被枉判四年,后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在二监区二小队的二十多天时间里,白天孙玉华被迫干活、不让坐下、不让吃饱;晚上收工回来,被绑在光板床上不让睡觉;在二大队大队长王秀红、二小队队长陈雪娜指使下,孙丽杰等犯人有时把孙玉华绑在光板床上,把大便往她嘴里塞;有时把她绑在床头,拳打脚踢、疯狂折磨;

有一天,孙丽杰等犯人把孙玉华打得昏死过去,等天亮时抬到监狱里的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凶手们还踢她,说她装死;就这样,年仅三十七岁的孙玉华在狱中不到一个月,就被活活打死。

案例3:劳动局局长李凌被窒息而死。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凌女士曾任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李凌第一次遭绑架,后被枉判一年半,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期间李凌被迷惑写了“三书”。清醒后,声明所写“三书”全部彻底作废。由此李凌被强行吃下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遭受了扒光衣服关“小号”、野蛮灌食等残忍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李凌冤狱期满被放回家时,被摧残的骨瘦如柴,身上还长满了疥疮。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晚,李凌再次被绑架,后被枉判四年,再次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李凌高呼:“法轮大法好!”被酷刑折磨,她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强行灌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天凌晨两点多钟,目击者看到恶人张春娥将李凌面朝下,扣在床上,然后用一床大被子捂在李凌的头上,被子上面再压上枕头;张春娥两手死摁住枕头,李凌被窒息而死,凌晨三、四点钟,监狱安排一丹东的女犯人将李凌遗体背出监舍。并欺骗家属说李凌死于“心脏病”。被迫害死时年仅五十一岁。

案例4:王淑霞入狱两天被活活打死。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铁岭调兵山市晓南镇法轮功学员王淑霞女士再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被枉判三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四点,王淑霞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狱警管教科长李小红、小队长孟丽影将她双手反铐吊在床栏杆上,指使毕波、丁美玲等六恶犯疯狂殴打。不到十二点,王淑霞即被活活打死,凌晨四点左右被抬出监舍。当时狱警郭桂婕值班,左晓燕任监区长。两天后家人见到王淑霞的遗体,嘴部周围全是破伤,脖子、前胸青紫色,伤痕累累。监狱怕家属上告,罪行败露,拿出十九万元私了。事后杀人凶手毕波减刑出监,丁美玲等得到减刑,指使者李小红升迁,孟丽影调离监狱。

案例5:史迎春被八人殴打致死。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傍晚,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史迎春女士被绑架;第二天,她被非法关押到葫芦岛市看守所;后被秘密判刑七年。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史迎春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因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早晨,八监区狱警刘姓科长和杨姓队长指使犯人高凤对她严加看管,强行“转化”。当晚十一点,高凤就带领黄叶青、杜秀云、吕晶、王秀娟、李莉莉、王彤、姚圆圆、方莉莉八名犯人,在404房间对史迎春大打出手,直打到深夜二点,这时候老人已被打得不行了,她们就把老人拖入水房浇水。二点三十分,高凤一看老人已经昏迷,就和狱警队长把史迎春送往狱中医院,狱医治不了;史迎春又被送到沈阳七三九医院,抢救半小时后,宣布死亡,时年六十岁。

案例6:于力被吊起来毒打、开水浇身,回家后含冤离世。二零零零年“十一”期间,大连港务局退休职工于力女士进北京依法为法轮功鸣冤,被大连海港公安局、大连市公安局网上通缉。

二零零一年五月,于力遭绑架,被劫持到大连看守所迫害,被枉判后,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恶人用裹着一层胶皮的铁棒子毒打于力,这种手段更残酷、更狡猾、更隐蔽,采用这种酷刑手段使人从外表上看没有伤,但是五脏六腑都能打坏。
恶人把年已六旬的于力吊起来之后,狠命的挥舞着铁棒子打,直到将她打的昏死过去,再把她放下来,用滚烫的开水往她身上浇。

二零零三年十月,因迫害严重,于力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到了家中,回家后几次吐血。二零零五年九月末,六十多岁于力再次出现严重的吐血,三天之后含冤离世。

三十四例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三十四条无辜被酷刑致死的生命,桩桩件件,怵目惊心,罄竹难书!这就是中共邪灵毁灭人类的铁证!一个省的女子监狱就残害死了这么多无辜的生命,整个中国大陆该有多少啊!据明慧网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有名姓和案情记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四千二百多人,(这个数据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哪个没有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哪个不是受害者?哪个没有因此而承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痛苦?

辽宁省是中国大陆法轮功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江派的核心人物李长春、周永康、薄熙来等都先后盘踞辽宁。他们都曾积极追随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多人被海外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为追查对像。据薄最信任的司机王某某披露,江泽民非常明确地对薄表示:“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薄熙来心领神会。薄熙来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迫害,令江泽民大为满意。在江视察大连后的第二个月,薄熙来便升为大连市委书记。几个月后,又提升为辽宁省省委常委,一年不到就升为代省长和省委副书记。

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在马三家劳教所蹲点之际,马三家劳教所的警察,将18位坚持修炼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们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此事件在国际社会曝光后令举世震惊。

据《政法委书记报应录之辽宁省》一文中说:“辽宁是中共江派势力地盘。江泽民死党李长春、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等江派高官先后盘踞在此,并网罗了大批亲信,形成黑恶势力“辽宁帮”,他们多年来祸害民众,残酷迫害法轮功。马三家教养院强暴十八名女法轮功学员事件、沈阳苏家屯曝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大连尸体加工厂等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事件都先后出现在辽宁。”

此文还列举了几个数据,“辽宁省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2013年,129名被判刑,632人被绑架,居全国之首;2014年,115名被判刑,640人被绑架,居全国之首;2015年160名被判刑,1176人被绑架,居全国之首。”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六年上半年,中国大陆至少有473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判刑。其中仅辽宁省就有111人,占百分之二十五。2016年中国大陆至少有6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辽宁省就有9名,占七分之一。

在中共长达十九年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曾经在辽宁省主政及辽宁各地党政机关、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司等部门,积极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欠下了累累血债。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足以表现出中共的邪恶本质和流氓本性。

时至今日迫害仍然没有停止,辽宁省上下各地仍就每天在发生着非法绑架、关押、判刑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上午十点二十分,辽宁女子监狱打电话给孙敏的父亲,说孙敏吃完早饭后晕倒,目前正在医院抢救;中午十二点五十分左右,孙敏的父亲和家人驱车赶到辽宁沈阳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时,见到的却是孙敏的遗体;年仅五十岁的辽宁省鞍山市优秀教师孙敏被迫害致死。

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令人怵目惊心!同时也在惊醒人类,解体中共邪灵的血腥统治,尽快结束这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是维护世界人权的重要课题,也是维护世界和平和人类尊严的当务之急,吁国际社会对中国大陆的法轮功人权给予极大关注!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