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小说:我要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

珍惜


【正见网2018年06月24日】

老刘是一名公安部门机关干部。六七岁时,有一次,有个大孩子背着他在水库里游泳,游到很深的地方,离岸已经很远了,他突然没劲了,就把老刘从背上掀了下去,自己游走了。老刘当时不会游泳,挣扎了一会开始下沉,结果一股力量从水里把他托起来,然后往岸边推,推了好长时间,慢慢的推到了岸边,才捡回了一条命。老刘一直不知是怎么回事,但是知道冥冥之中有神明在保护自己。

老刘从年轻时就当官,在中共官场里混,就是没完没了的应酬,大吃大喝。喝酒很凶,有时一次就得二斤白酒,第二天接着喝,而且其家族是遗传性的高血压、心脏病,所以到了他这辈就更明显了。

在老刘三十多岁的时候,高血压、冠心病就很厉害了,在其不到四十岁时就做过全身的血液稀释,等于换了一次血,吃药每次得一大把,每天三次不能间断。那时经常眼前一黑就晕倒了,医生也建议这种情况要长期卧床养病,可是怎么可能?那时在乡里当副乡长,应酬根本推都推不掉,

老刘妻子婉霞那时就发愁:年纪轻轻的病就这么重,年纪大了可怎么办?后来好在是调到城里,可是应酬还是少不了,而且这种病是不可逆的,终身性的,年纪越大越严重,脸色一直发乌,活的也浑浑噩噩。

婉霞修炼法轮大法,老刘看了大量的真相光盘,终于看清了共产邪教宣传媒体的造谣和谎言,认识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思想中对大法的态度越来越正面,同时感觉身体好象也比以前好些了。

家里是一个真相资料印刷点,出的资料很多,特别是真相币,制作比较繁琐,有的大法弟子经常来帮忙,老刘从来没有任何不愉快,经常主动去买一些好吃的请这些朋友们在家用饭,因为觉的他们太不容易,为了让大家学真善忍挽回中国被中共破坏的道德,这件事太辛苦伟大了。

老刘在单位里会经常注意一些物件,只要家里资料点能用的而单位里不用的,就带回来给资料点用。用其话说:这是人民纳税钱买的,就应该用在人民身上,给中共用就是浪费。

老刘因在公安机关工作,所以知道很多机密消息。有一次,当地六一零要调人过去,本来是让老刘去,婉霞怕其受污染对大法犯大罪,就推了。结果换了同办公室的一个小伙去了,但他经常回办公室来玩,说一些迫害法轮功的事情,有的是不堪入耳卑鄙无耻的手段。

有一天,小伙透露了一个消息,市六一零要策划一起栽赃法轮功的事件以达到煽动百姓仇恨法轮功的目地,公安部门同时也接到了通知,当时有些城市已经发生了,但不是相同栽赃事件。

老刘回去立刻将此事告诉了大法弟子,立刻发给了明慧网,同时编辑和制作了本地的真相传单,明慧网次日就将此事公布出来,本地传单也在明慧网发表了并被广泛打印和散发,结果硬生生的让这件事情胎死腹中,本地“六一零”见丑事被曝光,就取消了此罪恶的计划。

自古善恶有报,结果从此老刘开始发现自己的身体明显变好,脸色不再发乌,经常红光满面,说话铿锵有力,身体感觉也非常舒服。

老刘虽不修炼但根基十分了得,与妻子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他能看见李洪志师父在讲法时身上金光闪闪,耀的睁不开眼,就用手在额前挡着看。

婉霞却什么也看不见,问:“你干什么?”老刘道:“法轮功师父身上的光太强了,没办法只能这样看。”可是老刘始终放不下烟酒,就没走入修炼中来,但在碰到事情时他也会想到法轮功师父的话。

有一次骑车过马路,出租车将其撞倒,摔在地上,腿和臀部很疼,司机很紧张。老刘道:“没事,你走吧,我不讹你钱。”司机都快哭了出来。老刘站起来后又道:“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连连答应。

还有一次,一位老先生也是将他撞倒,老刘也是同样对待,老者与他使劲握手,说:“我知道,我知道,法轮功好,我家附近就有炼功的。”老者还真把老刘当成大法弟子了。

在二零零五年退党大潮一开始,老刘就在大纪元声明退出共产邪教,之后通过看《九评共产党》等真相资料,更加明白了中共的邪恶,更认可当初自己退党是绝对的正确。

有时婉霞跟人劝退时,老刘就在旁帮助:“我几十年的党龄都退了,你还不退?”对方往往很快就退了。老刘有时也直接跟自己朋友们劝退,那都是些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老公安们,大家都同意退党解除为撒旦魔教中共献身的毒誓。

有一段时间,住地周围突然贴满了诽谤大法的传单,面积很大,婉霞自己去清理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清理的差不多了。结果次日贴的更多,霞又要去,老刘有点担心其安全,就骂了她几句。

结果过了一会,他看见一个象盘子大小的金色的法轮在其面前大约三十多公分处慢慢的移动着旋转,一边转着一边按圆形的轨道移动。老刘喊妻子过来看,婉霞却什么也看不见,道:“哪呢?哪呢?”老刘急着指给她道:“瞎乎乎!这呢这呢!”结果妻子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老刘明白了:可能大法师父把自己天目打开了,也许是点化不要阻止妻子去清除邪恶的宣传单。法轮大概在其面前转了二十多分钟,隐去不见了。

然后老刘就跟妻子一起出去,给其放哨看人,婉霞全部清除干净。但是第二天却又贴满了。

后来打听到是哪个单位干的,就在其单位的墙上和那个单位贴过邪恶宣传单的附近几十座楼都贴上了劝善信,并在晚上打着伞(那个单位有摄像头)给那个单位的领导办公室里塞了劝善信和《明慧画报》。后来那样的邪恶宣传单再也没有出现过。

老刘在单位听到一些警察在议论:法轮功把传单都贴到某某单位了。还怀疑是外地的法轮功学员干的,老刘心想:那就是你们的领导我干的!

去年其所在地区发生了一起中共大面积非法绑架大法弟子的迫害案件,来刘家帮忙的学员们受到了很大影响,有些不来了,但真相资料需求量很大。老刘就帮忙,有时一坐就是十四五个小时,他从没有怨言,就愿意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付出。

现在老刘已经六十岁了,身体却比年轻时要好的多,血压基本正常了,现在药已经不再吃了,因为病已经好了,凡药三分毒,吃那些药干什么。

老刘的愿望就是让更多人明白了大法真善忍才能救中国。法轮功这么好,我就是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尽自己的努力去做!

注:此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添加新评论

2 + 16 =
计算出这道简单的算术题并键入答案。例如、1+3,就输入 4。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