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小说: 黑暗过后依然是阳光

珍惜

【正见网2018年06月05日】

在共产邪教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中,芊芊历经魔难,但一直走在修炼的大道上。两年的流离失所和三年的牢狱之灾,共五个年头,有家不能回。家里只有相依为命的祖孙三代。

二零零六年,芊芊离开马三家劳教所回来,家里一贫如洗:四面透风的西厢房,门口有一个大土堆,房子里面自从她被非法关押后再也没粉刷过,黑黑的。家里做饭的只有一口裂缝的破锅和一把旧勺子,剩下什么都没有了。

丈夫阿贵也许觉的妻子再也回不来了,将芊芊的衣服用大袋子装上,赶着驴车拉到老哈河岸给扔河里去了,几乎一件也不剩,只有带回来的那几件。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抱抱亲亲爱女,然后拆洗被褥,五年了!五年没拆洗过,炕上一层厚厚的沙土与一小堆棉花球,棉胎不成型了。

阿贵递上四千元道:“这几年你没在家,我就积攒了这么多,你看我们是装修厢房还是继续攒钱将来盖大房?”芊芊毫不犹豫道:“装修厢房!”

这样四面透风的厢房穿上了厚厚的大棉衣,屋内也粉刷一新。温暖的小家似乎有了新的生机。

只要有地方能打工,芊芊就去挣钱,同时也是讲大法美好真相的好时机,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大法弟子要做的每件事都不能放松。

面对如此困境,一般常人简直活不了了,芊芊没有被吓倒,每天都快快乐乐的,也鼓励灰心丧气的阿贵振作起来。家里的环境渐渐的有了好转。仅一年时间就有了存款。

而且零七年初冬,芊芊又有了孩子。说起这个孩子也是个奇迹。在马三家教养院这个黑窝里被迫害的三年中,芊芊被害的一直是下身流血不止,而且有过多次血漏。

即便这样恶警依然疯狂折磨——它们将芊芊的头用号服罩上,两块抹布堵上嘴,从四楼往下拖,每拖一步,男狱警就踢一脚,从四楼拖到一楼,再从一楼拖到四楼,然后关進小号。直到出现生命危险时才将其放回监室。

二零零五年,恶警把芊芊拉到医院检查,血色素为一克,其中一医生拍着其肩对另一医生道:“唉!这位来例假两年不止,创了世界记录!”意思是这么流血咋没死,真是奇迹。

回到劳教所仍遭各种酷刑折磨,有时被吊在第二层床栏杆上進行殴打,更甚是群殴,最多时十多个恶警一起打,其中一个狠狠的踢其下身两脚,疼痛的差点背过气。这种殴打不止一次。

回到家中,芊芊通过学法炼功,没几天例假就正常了,身体恢复了健康。与丈夫商量好不再要孩子了。尽管仍然遭到当地派出所的骚扰,但它们仍无法阻止芊芊学法重德向善的心。

这晚,芊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张方形小桌,两边各坐一个一周岁的小男孩,一个戴着帽子瘦瘦的,脸黑黑的,另一个白白胖胖的。哪个是自己的宝宝呢?芊芊看着白白胖胖的孩子想:对!就是他,就把这个孩子抱了起来。次日,又做了相同的梦,一模一样。芊芊想:这明显是师父点化我吧!为人之妻就应该为人家传宗接代,女儿早晚嫁人的……。果然,到医院检查结果是怀了孕。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宝宝出生了,真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小子。这样芊芊有了一儿一女。孩子一周岁左右好可爱噢!那时芊芊经常带着孩子出去讲真相。

遇到的人都说:“你儿子真漂亮!”“你儿子真帅!”“因为你善良才有这么好的孩子。”芊芊就告诉大家这是因为自己修了大法才得到的。

有一次,送神韵光盘碰到一个老太太道:“你是这个大眼睛男孩的妈妈吗?”芊芊乐呵呵道:“是!的!”“那我就要!”老太太高兴的接过光盘。

真是双喜临门,随着儿子的出生,丈夫学会了木工,每年收入都很可观。芊芊虽不能在外打工了,就在家种豆角,两个人的活,可是她一人就干了,还带着一个年幼的孩子。

摘豆角的时候,袋子里装着六、七十斤的豆角,有时其一人提起扛上就走。前几年用摩托车运,一次拉一百七、八十斤是常有的事,就连阿贵都载不了这么多。

有几回被当地前来骚扰的派出所警察看见了,他很惊讶:“神了!在劳教所差点被整死,现在身体这么好,看样法轮功是真好。”以至后来他还偷偷的保护芊芊。

这样,到二零一三年芊芊用了十六万元盖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大平房。房子的装修与设备与城里没什么两样。村里乡亲们三三两两的来参观,他们都很羡慕。

一个邻居道:“你说共产党害这样的良家妇女,是不是丧尽天良!”另一个道:“共产党是挖绝户坟,踹寡妇门,专吃月子奶,拳打敬老院,奸污幼儿园……坏透腔了!电视上除了骂日本人腚上有屎,简直没的演了。”众人大笑。

邻居感慨的道:“你知道吗?是因为你修炼了法轮功,你才有今天,你不修法轮功你不会有今天的。”

是啊!九九年春得法的芊芊,修炼十八年了,大法遭迫害也十八年了,大贪污犯江泽民当年叫嚣: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可是它们一样也没做到。

现在芊芊的女儿上大学了,儿子上小学三年级,如果没有中共前来耍流氓,一家天天快快乐乐的生活着。

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