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小说: 敬业的律师

珍惜

【正见网2018年06月02日】

少杰从事的职业是律师。

在中国大陆可以以律师身份代理诉讼打官司的人分两种。

一种是通过司法考试的律师,在律师事务所执业;另一种叫法律工作者,考取的是二零零零年中国司法部最后一次的法律工作者资格证,在法律服务所工作,百姓和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对他们也称呼为律师。

少杰考取的就是法律工作资格证。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处处以大法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在单位,电话从不私用,不私自接案、不私自收取代理费,不收取当事人除代理费和交通费以外的费用,不主张当事人给法官请客送礼。

当委托代理合同签订之后,无论这个案子多难,当事人多难缠,都会尽心尽力将它做到最好。

也因此,少杰代理的案件总是刚开始看起来非常的棘手,到最后却是峰回路转,一路畅通。

即使当事人在败诉之后,对杰的态度也不是抱怨,而是理解,更多的是对中共邪党这个政权的失望与愤恨。

二零零五年,有一农民工找到杰,说一年前他在某单位打工,发生工伤,单位负责医院治疗之后,因花费十多万元,不仅拒绝继续支付后期费用,还将其赶走,希望杰能帮其打这官司。

杰以风险代理收取代理费,前期只付交通费一千,等官司打赢后按追回补偿金百分之三十收取代理费。民工完全同意,并签下合同。

后来杰想想,帮其追偿的是医药费,抽取百分之三十有点多,就主动找其重签合同,只收取百分之十五。杰自己也承认,如果不修大法,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谁怕钱多啊!

接下来,此案相关证据其一样也提供不了,没证据官司怎么打啊!

为了证据,杰天天出门取证,走了各部门,整整一个月,终于找到了该民工与此单位有劳务关系的证据。

期间出现的矛盾,内心的忐忑或茫然时,就将内在的心境写到笔记本上,然后,按照大法的法理修去不同的执着心——急躁心、求结果的心、怕心。

因接此案已是工伤发生的第十二个月,离该案诉讼时效只剩最后一月,杰既要确认劳务关系,又要到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时间上来不及,错过时效,就是败诉。

如果是修炼大法以前,碰到这样棘手之案,会夜不能寐、食不知味,会担心,怕错过时效,怕找不到足够的证据当事人会找自己麻烦,怕万一办砸了那后果如何妥善解决,现在的人可都不好惹。

总之,在从前,每办一起案件,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身心俱疲。修大法之后,听师父的话,凡事替对方考虑,把他事当己事尽心尽力的去办,不管后果如何,如果真办砸了,若是己责,那么就去坦然承担,而不是逃避。

此案,从法律上可以走认定工伤之路,但是认定工伤需要用人单位配合,他们百般推脱,故认定工伤难度太大。

当时杰找了省劳动仲裁委、市劳动仲裁委,最后确定此案的管辖机关是市仲裁委。

首先杰提出确认劳动关系申请,并在申请书中注明要求用人单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并要求依法认定工伤,在此申请书中的这一请求,将认定工伤的时效在申请确认劳动关系的同时续上了。

该民工既无工资条,也无工作证、出门证,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确认他受伤时是在用人单位打工。

杰找到了该民工入住过的三家医院,医院主治大夫和财务室工作人员都非常配合其工作。杰在前两家医院,调到病例,从财务室查看该民工住院时的缴费凭证,用人单位都是支付现金,没有一张支票,看来此事要玩完。

到第三家医院,费用单据显示还是现金,正当杰失望时,财务会计忽然在众多票据中找到一张支票,是两千元的支票。

杰又喜又叹, 十几万的医药费,其单位只给两千元,太黑了!但就是此票使案件得到重大转机。在劳动仲裁委的配合下,依法确认了劳动关系。進而开始认定工伤。

如果单纯的走工伤,该民工能够得到的补偿最多两万多。后来杰撤诉,用人性来办事,法律是无德之举,是社会道德败坏后没办法而采取的强制手段,大家多知道法律解决了老问题,结果又出现新的问题新的仇恨,社会还是没稳定。

符合法律并不一定符合道德,比如有一母亲不养自己孩子,由其姑姑将孩子抚养大,孩子父亲死后,那女人来争孩子监护人目地是继承财产,并取得成功,因为法律规定母亲是孩子的合法监护人。所以凡大吵依法治国,其反意一定是道德败坏的时代。传统从来是德治天下,没德法律也白扯。

杰曾经听过台湾著名律师朱婉琪的心得,她很多时侯,常不是用法律条例来强迫人,而是与对方讲道德讲真善忍,使对方善心复发心甘情愿的赔偿受害人,同时即解决了老问题,又解决了潜在的新的仇恨,这才是真正的对社会负责。

少杰也采取此人性化善解方式,撤诉后与对方单位通过调解的方式来处理此案。

在长达一年的奔波中,多次找对方单位领导调解此案,真的感动了对方。其单位经理道:“要不是看在你这么敬业,看你人这么好的面子上,我真不愿意再给他出一分钱。”

后来该民工得到六万多元的赔偿金。

在这一年中,少杰本着师父善的法理指导:即为民工,也为对方单位设身处地的考虑,事情得到圆满解决。心性也在修炼中得到更超然之境界,平静,祥和,很是舒服。

二零零九年,少杰在信访局值班室接待了三位上访的老人,耐心的给其从法律上解答问题。

其中一老妇又是一起医疗事故,长达三十六年,对老人身心家庭以及生活带来非常痛苦的影响, 要求帮写份诉状。

少杰没嫌其啰嗦,将其带到办公室,将相关证据汇总后写了份诉状,但是心中没把握能够办好,建议她去申请法律援助,让司法局指派律师为其起诉。

半年后,她来到少杰的办公室,讲一审完毕,只判对方补偿给她五千元,她不服,正在上诉。她每次经过,都来看一看,只要杰在就進来说说话,感谢杰不厌其烦的帮助她,直到杰离开此所。

还有一位越战老山前线的退伍军人,其子在本市上大学,现今的学校就是共产邪教教堂,用无神论进化论抢劫地富有钱人的匪论来改造学生,一代代的毒害着中国人。今天中国道德败坏至极,学校黑社会化,淫乱杀砍。此生与同学打架时,差点被打死,后来万幸捡回一条命。打人的同学被检察院提起公诉,起诉到法院。

少杰作为民事赔偿的代理人出庭。被告的亲属已买通了官员,此案法官连调解都不情愿,百般为凶犯开脱。被告凶犯家人一句话:没钱赔偿。更为荒唐的是,其家人称孩子是精神病患者,并有医院证明。逃脱了被监禁的刑罚,判的是缓刑,没坐牢没赔一分钱就结了案。

这使那位曾经在老山前线为共产邪党卖命的老军人非常寒心,气的暴跳如雷, 大骂恶党:“我流血保它政权,没想到害到我自己头上!”并称哪天若百姓起义一定参军杀光共产党。在少杰讲明真相之后,老军人父子三人一同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走时还带走了一本《转法轮》。

 一位珠江的小伙打算在本市与朋友做生意,不料却被旅店老板偷听,晚上强行诈取钱财,无果之后,将该小伙暴打一顿。

小伙拨110报了警,警察却迟迟不到。次日,警察将双方都带到派出所,却对打人的老板笑着脸眉来眼去以礼相待,却将小伙子当犯人对待,恐吓、威胁,还强行扣下其身份证。

小伙跑出派出所,来到律师所正赶上少杰在,其要求帮要回证件。少杰去了派出所,要求退还身份证,并要老板承担赔偿责任时。那所长慢条斯理道:“国家困难啊!派出所缺少经费,这个老板应该给小伙子医药费五百,却给了派出所一千,你说我们要不要这钱?”

少杰道:“所长先生,我听不懂你的意思,电视上天天说大国崛起,给黑非洲中东上千亿的给,你们警方办案不能没钱吧!我是律师,当事人委托我要求对方赔偿。”

所长晃晃手指道:“你这个小子呆鸡啊!你这样混不下去啊!”命另一警察接待,转身走了。此警直接道:“你傻啊!没看店老板的靠山是谁吗?如果你非得强出头,这个案子就是拖,那小伙还要不要这钱,你问问他?”

少杰回去述了经过,道:“反正你没受大伤,算了吧!那老板是黑社会专门开黑店讹钱,在中国凡黑社会真正老大都是中共官员。他们有的是损招对付你。”小伙子大骂中共,气的咬牙切齿,声称将来一定杀了他们。

少杰道:“中共本身是邪教,最爱暴力,它们最希望你也来暴力双方杀的鲜血淋漓,这样人们就分不清正邪,共产党最怕来文明的,比如法轮功学员们讲按真善忍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么被中共酷刑折磨奸污活摘杀戮,没用任何暴力反击它,只是讲真相继续教人们做好人。中共越疯狂,使人们越看清其流氓邪教本质。”

小伙高兴道:“大哥,没想到你竟然是大法弟子,有一年我去北京,就是一位炼法轮功的阿姨帮了我很多,没想到这次又是法轮功帮了我。看样你们才是社会上真正的好人。我也要拜李大师为师。”杰将《转法轮》送给了他。

一位西安的老太太,七十多岁,来本所要求帮其代理打官司,要“小儿子”赡养她。由于老人年龄大了,且无收入,少杰帮其在本地司法局办理了法律援助,无偿为其代理诉讼。在调查的过程中,杰明白了起因。

原来老人在文革时被其丈夫举报为反革命,挨整并被拘押,当时她三个儿子,小儿尚小。丈夫举报之后,单方离婚,并娶了新妻,将后妻之子以其小儿子的户籍落入本地,至今后妻之子仍冒用其小儿子的姓名信息,而其小儿被送入老家农村,因无人照管过早离世。为此,老妇怨恨至今,要求后妻母子承担赡养费用。

可当少杰找到此人时,此人怒不承认,拒绝承担赡养。老人因家在西安,在异地诉讼一直需要住店,开支太大,不久就回了老家。

次年,老人又来找少杰,说带来三千元钱,要求帮其打官司。杰思考后明白,从法律上讲,这个官司能打,可是对老人来讲,就不值得打。官司无论结果如何,老人只是一腔怨恨,长达四十年的怨恨,杰看到那怨恨越来越烈,官司胜败不重要,伤其的是那怨恨心。

那怨恨情结根本不是官司法律能解决的。

杰道:“老人家,其实你要的不是钱,你要的是吐出心中的这口怨气。”老人当时落泪了。

杰站起为其擦擦泪,语重心长道:“过去了的永远的过去了。为什么要让曾经的痛苦,断续折磨我们现在的岁月,人生为何啊!值得吗?”老人更加啜泣。

“根由是您丈夫对你的不忠不敬,可是尊敬不是强争来的,而是自己长久修出来的,不是强求来的。放弃你心中的怨恨吧!忘记曾经的一切,回家与女儿安度晚年吧!”

老妇咬牙切齿道:“都是那死鬼啊!都是那死鬼害了我!当初的海誓山盟都是肉欲时的疯话。”

杰道:“都是共产邪党祸害人间,他害了我们一代又一代,历次运动都是挑拨群众斗群众,母女告发父子反目,夫妻互斗,运动过后留下多少永远难以弥补的心灵伤痛。”老人静静的听着。

杰为其倒杯茶道:“如今中共又迫害上亿学真善忍的广大群众,为了逼迫人们放弃心中的善良正义,依然酷刑折磨这些好人,命亲人父母给下跪告密参与迫害。一司机丈夫因受不了中共的威胁活活掐死自己的妻子……。”老人大惊一声,低头沉思。

 “如果不是中共的高压,他会杀害自己的妻子吗?人们只应该恨她的丈夫吗?”老人道:“共产党啊共产党,丧尽天良天打雷劈将来都不得好死,它害惨了我的全家啊!我明白了孩子,官司我不打了,谢谢你解开了我的心结……”说着又哭泣起来道:“这些年……这些年,我每时每刻都在仇恨中……唉!算了。其实前几年我也学了几天大法,觉的师父讲的太好了,心中对丈夫的恨渐渐淡了,可共产党一搞运动,我吓的不敢学了……天天闲着没事,回想往事,我又恨起了他们……。”

老人站起身长出一口气道:“回家!再也不来这伤心地。”

杰道:“太对了,中国传统是修炼文化,老人们信神信佛越老越心善,你也回去继续学大法炼功修心养性延年益寿吧!没个好身体有多少钱都白扯。”“好好好!你这孩子太好了!”

杰一直送她到火车站,望着其远去的背影转身刚起步,突然手机铃声。“喂,你好。”对方声嘶力竭道:“你要帮我打官司,我上大学的女儿,被叫兽奸污了……共产党官官相互啊!……。”

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