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徒的坚守

大陆大法弟子 道真

【正见网2018年05月21日】

在第十九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谨以此文,纪念那些在中国大陆因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中共邪党迫害十八载的莘莘学子们;谨以笔者在正法岁月中的亲身经历作为史实辅证,为当下横空出世迫切揭示人类命运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敬献一份绵薄之力。

二零零年在江泽民集团和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酷、国内外对于迫害真相封锁最黑暗的时期,6月29日一名法新社的正义记者向世界媒体报道了题为《中国警察在40分钟内逮捕了15名法轮功成员》的有关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事件的简讯。该新闻随后被《南华早报》等媒体转载。

珍贵的寥寥数语中提到:“目击者说:有两名较年轻的炼功者试图反抗,被推进了警车。抗议者试图打开法轮功的黄色横幅,以支持被他们称为帮助他们改变了人生的法轮功运动。”

而我就是文中提到的那两名“较年轻的炼功者”之一,报道中的那位目击者只是看到了我们成功打完条幅被抓捕时与恶警僵持反抗时段的那一幕。

那一年我们十七岁!

2000年6月28日上午,我们两人面对天安门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面高高举起了一面印有“法轮修炼大法”和法轮图形的五米长黄色条幅。随后被恶警拳打脚踢的非法抓上警车。和当日先后来广场请愿的一百多名全国各地的各行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了前门派出所的后院内,其中包括一名来自四川的九岁男孩和两名十一二岁的女孩。从当时办案的警察口中听到,6月28日那天天安门广场共抓捕了一百四十多位请愿的大法弟子。而在那段弥足珍贵的历史岁月中,几乎每天天安门广场都有上百位自发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为呼吁当局“停止迫害法轮大法”進行和平理性的请愿而被非法抓捕。也就是在6月28日当天,几位在早晨升国旗时段共同打条幅的大学生在随后提审室里短短的数小时的暴力毒打中,其中一位大法弟子牺牲了生命。

当夜提审我的一名警官,面色复杂而惋惜的说道:“你这么小,和我儿子一般大。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对你以后的人生意味着什么吗?”……

一、我们为什么要去天安门广场举横幅。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身而取义也。”做为中共所谓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我们和许多同龄人一样没有见识过中共邪党窃政后的历次残忍的整人运动。正当我们为未来畅想人生的美好理想、努力攻读学业的时候,却不得不面对这样“生与义”的残酷选择。

一场突如其来的血雨腥风的迫害彻底打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1999年7月,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利用中共手中的权利掀起了对中国大陆亿万修炼“真、善、忍”群众的非法迫害。在每天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的针对法轮大法诽谤造谣的同时,我身边不断传来了昔日同修被非法开除、被非法关押的消息。全国的整个教育系统在这场迫害中更是身先急锋。时任教育部长的陈至立将江泽民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深入到全国各大院校、中小学的每一个角落。课堂上的专题“诽谤揭批”、升学考试中对法轮功造谣的恶毒命题……身处其中的广大大陆师生面对的是中共邪党流氓式的“人人表态,人人过关”的罪恶政策。

一次在所谓污蔑法轮大法的政治课堂上,身为学生干部的我公开站起来向在场的师生讲述大法的真相。课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你要拿你的前途做赌注吗?现在各大院校都在大批的开除像你这样的学生,你这样的表现有未来吗?”

十七岁,是人生真正开始思考和放飞理想的年龄。在那段最黑暗的历史时期,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因修炼法轮大法而品学兼优的莘莘学子们,此刻却必须面对着前途与信仰“真、善、忍”之间的痛苦选择。是坚持还是放弃?拷问着每一个身处其中的学子的心!当时的语文课本中有着一篇屠格涅夫的散文诗《门槛》。文中写道一位少女在追逐真理时准备踏过一道门槛,里面的声音这样问她:

“你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你吗?”
“饥饿、憎恨、嘲笑、蔑视、侮辱、监狱……甚至死亡……”
“跟人们的疏远、完全的孤独……无名的牺牲……”

在2000年新千禧之年的校园新年晚会上,我深情的为全班的师生朗读了这篇俄国作家的散文诗《门槛》。在接下来无法预知的变故中,作为我对曾经朝夕相处的老师和同学们的无声道别。

在赴京的火车上,任窗外模糊的景物飞逝。“前途、学业、家庭、生死……”无数的念头如同车窗外穿梭的风景一样闪现在脑中。只要任何一个私心与个人得失的念头驻留,我都无法再向前走一步。当时一位爱通过短波收音机听海外新闻的老伯讲,天安门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人数已经上升到了几十人。

我流着泪告诉自己,我已经不是一个懵懂的少年。无数个日夜的思考,我必须在此刻的人生中做出自己的选择。我曾经对转化我的人员讲到:“在当今的中国大陆,人们痴迷于金钱,痴迷于女色,为什么就容不得那些坚守“真、善、忍”信仰的善良群众坚贞自己人性的基本道义?!”在慈悲伟大的济世佛法遭到邪恶恶毒的诽谤时,在身边千千万万的大法修炼者正在遭受邪恶种种折磨中,在人类最宝贵的“真、善、忍”普世价值被邪恶践踏殆尽的危难时刻,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徒别无选择!

纵观人类的历史,“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自古邪不胜正的宇宙铁律从来没有动摇过。基督耶稣为了给人类布下神公义的道,而被悲壮的钉死在十字架上……想到这些,我内心恢复了平静且坦荡决绝。

在和同学一起乘出租车上天安门的路上,望着将近的天安门广场,我问自己:接下来该如何面对?我对自己说:“师父教我“真、善、忍”,我就用“真、善、忍”的心去面对一切……”

来到广场纪念碑前,面朝天安门,面对北京上空的苍天,我和同学成功的高高举起了一面长长的生命的条幅。为了千千万万来不到天安门广场的大法同修,为了“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在中共邪党肆意践踏下的中华大地上光辉永驻……

在610组织随后炮制出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中,中共邪党把千千万万大法徒奋不顾身走向天安门的大义之举,诋毁诽谤成“追求个人升天圆满”的精神病态,其魔鬼般处心积虑的恶毒可见一斑!

我们的事件震惊了当地的整个政法系统、610组织。在随后数月的非法关押期间,它们层级对学校领导和父母单位施加压力要求“认罪转化”,软硬兼施。政法委书记甚至亲自许诺保送继续上学、安排优越的工作等条件利诱认罪,只要能应付了来自他们上面的压力……在种种手段失败后,公然对我们進行了非法审判。

开庭当日,当局组织了全市二百多名的市政法干部、公职人员到现场“观刑”作为它们体制内的反面教育公职人员的案例。学校组织众多师生到场模仿古人“观斩”以正视听進行所谓的反X教教育。我们在法庭上堂堂正正的進行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慷慨辩护。一场中共邪党当局预谋的对民众的洗脑教育反倒成了我们大法徒揭露真相的大堂。

 二、“神佛转法轮  法徒血洗尘”(《洪吟三》〈救你实在沉〉)

十八年过去了,因为自始至终从来不向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问题上低头、从来没有放弃法轮大法的信仰,我们一度是当局黑名单上的重点对象。中间经历过黑暗的折磨、死亡的煎熬、亲人的离去……一位理工大的师兄在多次非法关押迫害期间,他的父母因过度的精神折磨而被这场迫害刺激的两度住進了精神病院……众多像我们一样的因坚持对“真、善、忍”正信的大陆学子们失去了学籍、失去了学历、失去了自由、甚至生命……

在江泽民集团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里,在面对人生的种种苦难煎熬中,我们流过泪。但是流完泪水后,面对魔难痛苦的一定是大法徒对于佛法正信的无上坚定与对“真、善、忍”精神的无比坚贞。在红魔狰狞狂妄的面目前,我们和千千万万坚持大法信仰而遭受迫害的莘莘学子们,和万万千千坚守着对法轮大法正信的大法徒们,踏着自己的鲜血、泪水、青春、幸福……用血与修炼者升华出的神性坚守着“真、善、忍”的光芒!十多年来,我本人遭受着当局长期的监视居住、电话监听、个人网络监控……气急败坏的610当局为了应付上级的迫害压力甚至伪造假的“转化材料”去蒙混过关……这一切都彰显了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在中国的彻底失败。

 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由于长期受到610系统的特务式非法监管,我就反过来利用这套系统向其组织的各级人员讲真相,启悟唤醒他们一些人员中被中共邪党洗脑失去的良知与人性。2012年周永康出事前后,中共当局风云骤变,一些落马前的江系官员更是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不懈余力,惟恐大法被当局平反。一次当地的公安局长神情有些紧张的找我,私下透露上面压任务。交谈中得知他收到了高层对黑名单上的人员可以实施毒针灭口的密电密令。由于他本人的良知和自己智慧的周旋,那次洗脑班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

在《九评》发表的十多年里,身边不少人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迫害真相,做出了三退。有的甚至得法修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一位社区里的干部非常认真的对我讲“你一定要坚持你们的信仰!”他看到了法轮大法才是中华民族未来的真正希望。

2017年全国系统性对各地大法弟子搞了所谓的“敲门骚扰行动”。我得知消息后,主动提前的去敲他们各级的门,向新调任本地的公安局长智慧的讲解大法真相以启迪他的佛性,场面平和氛围融洽。

随着《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慈悲问世,相信会有更多的世人在这关乎人类命运的重要时刻,认清中共邪党的罪恶本质,从而得到生命的救度。

在第十九个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在此向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致以弟子至高的敬意和感恩!向正法岁月中一起同生共死携手走过来的伟大的大法同修们致以至深的敬意!向所有生逢于正法洪传之关键历史时期的有缘世人致以大法徒深深的祝福!祝您的生命早日觉醒,得到创世主的救度!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