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大法日 香港游行体会

海外青年弟子

【正见网2018年05月20日】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有幸来到香港,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表达无限的感恩。我是从小得法的青年弟子,我觉得能够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长大成人,感到无比的幸运。现代的社会乱象丛生,道德世风日下,我曾经迷失过,在脱离大法的日子里,虽然物质生活丰富,但内心却感到非常的空虚。直到有一天,我从新走回大法修炼,才真正找回了生命的意义,感恩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世界法轮大法日,能在与中国大陆一水之隔的香港,参加盛大的游行庆祝活动,让更多的世人明白法轮大法的美好是我的心愿。

作为天国乐团的成员,每次参加活动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干扰。前一段时间发现自己的练习乐器方面遇到瓶颈,又加上忙于其他项目,练习乐器的时间较少,对于这次的游行并不想参与乐团的表演,只想做团务或者拿横幅。买机票时只是买了来回机票,并没有买托运乐器的行李。

团练时,向协调同修表明自己的想法,当时她并没有讲什么。有位乐团的同修得知情况后,跟我交流。她讲,有一次来香港参加游行,她心里不想参加乐团的表演,可是乐器都带来了,参加了出队前的练习。午餐过后,她发现自己的白色裤子不小心弄脏了,这时,乐团整队准备出发,回酒店换裤子已经来不及了。最后,她没能参加表演。当她看到其他团员都站在队伍里面,她为自己没能参加表演而感到后悔。还有好几位乐团同修跟我交流,并鼓励我面对自己在吹奏方面的不足,找出问题并解决它。最终我决定接受同修们的建议。

五月十三日,天气晴朗,艳阳高照,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环爱丁堡广场,以天国乐团演奏、腰鼓队表演、祝颂与歌唱的形式,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下午二点时分,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从北角出发,刚刚开始游行时,我发现大脑出现缺氧假象,很难受,大脑一片空白,不能很好的吹奏,几首曲子下来也没有调整好状态,于是我把东张西望的目光,转移到前面同修的团服上,看着团服背面“法轮大法好”几个黄色的大字,神奇的事情出现了:我瞬间记起了所有的乐谱和指法,而且在平时练习中,很难吹奏的音也能够吹出来,我感到了神的加持!想起来师尊在《洪吟四》中的一句诗词:“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

在游行途中,由于天气太过炎热,我向旁边的团务同修要水喝,他讲没有水,我感到口干舌燥,几乎没有办法继续吹下去。心里跟师父讲:“师父,请您给弟子水喝吧,实在太渴了。”突然想到师父在为每一个人承受巨大的痛苦,自己吃这么一点点苦,怎么就不能坚持呢?师父曾经讲过“扇扇子”的法,越扇越热。我悟到:不可以再去感受口喝,越想口越干,这不正是修去安逸心的好机会吗?平时想找这样的机会还找不到呢?当我把要喝水的心放下时,便听到旁边有位当地同修讲:“赶快去买水。”团务同修把半瓶水递给我,讲这是给指挥同修喝的,你只能喝一口。不久,同修拿来大量的水分给乐团同修喝。在行進过程中,每当我想喝水的时候,总有不同的同修递水给我。

游行的途中,突然左脚开始抽筋、麻痹,我用意念跟左脚沟通:你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不要受邪恶干扰,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身体的洪观至微观,所有的细胞都一起念。不知不觉中左脚恢复了正常。

我的前面和后面都是日本同修,他们吹奏出的乐音非常平和,非常的好听。每当走到道路旁边的青关会组织,利用收买的民众,冲着我们游行队伍播放高分贝的广播及低级粗鲁的话语,这时,我偶尔也会吹的很大声,试图压过它们的声音,而日本同修他们的吹奏依然平和动听,我被感动了。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讲:“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不是人的善恶喜好的表现。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我悟到:我也应该心怀慈悲的去吹奏,希望通过我的乐音能够唤醒迷失的世人。

听日本同修讲,他们很感谢音乐指导同修,花很多时间飞去指导日本天国乐团。日本天国乐团有今天的水平,与音乐指导同修的用心是分不开的。有位女同修讲,以前音乐指导同修时常来带他们的时候,不知道认真学,现在觉得很遗憾。

通过这次游行,我体会到师父讲的:“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我觉得似乎找到了突破瓶颈的方法,找回了自信,我的内心在欢呼雀跃,游行到最后都非常的轻松。

回机场的巴士上,听当地的同修讲,他们每次申请游行活动,都要去跟警官和警察们讲真相。每一次活动香港同修都付出很多,每一次活动都来之不易!她讲:“今天是母亲节,我跟家人讲今天有游行活动,不能陪妈妈过节,家人都很支持!”

每次来香港参加游行活动都能找出自己修炼上的不足,比如,早上迟到十多分钟去集合地点,差点错过巴士,同修指出我的问题时,我却找理由掩盖自己的错误,一位阿姨同修严肃的讲我不承认错误。我马上向内找,并向阿姨同修道谢。我清楚的知道修炼不只是修表面,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使我达到最终的目标,都不能使我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