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就是幸福

据黑龙江大法弟子口述整理

【正见网2018年05月14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即幸运又幸福的大法弟子,从最初身体备受病痛折磨,对人生几乎失去希望,到得法后无病一身轻,内心境界不断升华,心里面像驻扎了太阳一般。感恩对大法师父慈悲地救度之心,却真是找不到这个地球上任何一个语言来形容。在二零一八年一年一度的法轮大法日即将到来的盛典里,我最想跟师父说:“师父,您幸苦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想向整个世界表达我最深深的祝福,祝愿善良的人也能同我一样幸福地沐浴在法轮佛法的慈悲普照之下!下面请允许我用粗浅的语言展现这么多年得法的诸多美好经历。

一、幸遇大法,摆脱病魔缠绕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前,一身病:类风湿性心脏病,心衰,植物性功能紊乱,高血压病等。天天吃药,住院都不好使。不但是心血管医院的常客,而且市里所有大医院也都看个遍。即使住院一个月,出院回家,病情就像没住院前那样难受,特别是得病五六年时,越来越严重。

那时,我弟弟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一开始,我弟弟天天跟我讲,也想让我炼法轮功,可能是精神作用,我只认为吃药还有点放心,啥都不吃怕过不去!弟弟就让我先看书,而我一看书就困,有时刚看一段就困,实在看不下去。后来过了挺长时间了,他就给我讲“真、善、忍”是怎么回事儿。

我徒弟看到后,就和我说,你要是不想炼,就别让你弟弟来了,你看他天天过来跟你讲,我说我不炼,我这么难受,谁能治了我的病呀!我弟弟说,那你不炼就把书给我吧!我说我不看,我也搁那儿放着,他说那你早晚得看,你搁好了。就这样错过第一次得法机缘。

又过了半年,在军分区医院有个军官,才三十五岁,他一瞅你就可以给你开药,我在那儿吃了一年半药。我自己到他那里抓药,回来自己熬,那药味真是太难闻了,熬完药还得把药喝了,最后老伴都受不了了,就经常嘟囔,没有钱,还天天买药,挣的那两个钱,还得供孩子上学。我真是吃不起啊!为了能好病,我背着老伴借了不少钱。那时抓一付药得三、四十。

当时孩子正上初中,挣的钱也少,我那时心里压力特别大,经常担心今晚能不能过去,孩子才十多岁就没妈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心脏难受我只能躺在地上。一想到孩子,就想我得活啊!为了孩子我也得活啊!

我家房后就是转盘道,我当时住在四楼,每天我从窗户望下去,看见老头老太太在那里说啊,笑的,我就非常羡慕,我怎么没有一分钟高兴的,我怎么没有一分钟不难受的时候呢?你看有个罗锅都那样了还笑,都不难受!

当时在转盘道也有法轮功炼功点,有一天我难受的实在不行了,我就想,我去炼法轮功去吧!但是在炼功点转了好几天,也没有勇气,心想邻居炼的这么多,多不好意思啊!后来有一个女学员,看见我天天围着转悠,就跟我说,姐,你是不是想炼功啊?我就难为情起来,不吱声,她接着说,姐,我教你,你上这边来。她先教我抱轮,我坚持了二十分钟,正好那天下小毛毛雨,我就感觉难受,心脏不舒服,身体好像没有了骨头,当时难受的只好蹲在那儿,大汗珠子就顺脸淌,身体感觉冰凉。我就寻思,我不能死吧?这时学员就说,姐啊,你看多好啊!物极必反,你看你多有缘分啊!刚炼,师父就给你往外推。我怀疑她说的话,心想,我犯病时就这样!

我不能说话了,在那挺了大概有二十分钟,脸就有点热乎了。学员继续对我说,姐,明天你再来啊!多好啊!我说不能死人吧?她说不能死人,我就回去了。第二天晚上半夜,我又犯病了,我寻思吃不吃药啊?想起学员说了不能死人,几乎一夜没睡觉。等到早上,我又去了炼功点,我们单位同事也去了,我就跟她说,我犯病难受一宿,我都怕我死了,她说不能。

就这样我天天到炼功点炼功,大概第四天,我就感觉心里好像出太阳了,怎么这么痛快呢!心里面怎么这么透气呢!十几年没有透过气儿了!以前天天唉声叹气的活着,胸口压的像堵个大疙瘩难受。就这样我才真正走入修炼中,一直到现在。

二、亲戚们受益于大法,其乐融融

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利用手中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我流离失所到了姐姐家,我外甥是学校的后勤主任,我姐全家在学校里住。学校有时贴一些宣传X教的宣传,我和我姐两人在晚上的时候就把宣传销毁了。

我姐夫经常看大法书籍和一些小册子,他越来越明白,后来他就说共产党不好,天天骂共产党。二零零四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姐夫坐火车去北京,刚进站准备上火车的时候,他注意到火车站入口的地上放着大法师父的黑白照片,他就是不从照片上踩着通过,后来公安就把他拽住了,“你是法轮功?”“我不是啊!”“你不是,你为啥不踩?”“你这侵犯人权,我踩你啊?谁相片我都不能踩!”警察就把姐夫拽到一边,我姐夫这时来了劲儿,就说:“好!我今天就不走了呢!我今天就跟你们说道说道。”最后,警察都没办法了,只好让姐夫走了。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我姐夫生病了,住医院,突然间就不行了,昏迷不醒,院方就开始抢救,抢救过来以后又住了一个月。住院后期,姐夫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大夫说,患者已经一个肺脏失去功能了,脑干也有严重病变,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该准备准备吧!姐夫后来像没有气儿一样。当时姐夫的几个兄弟就坐他旁边,儿子也在场,等姐夫咽了最后一口气,在场的人都很难过。我姐姐一层一层给姐夫套衣服,突然我大外甥就听见姐夫好像发出声音了,大外甥赶忙凑近听,“法,法,法轮大法好!”慢慢姐夫缓过来了,我姐姐就问:“你说啥呢?” “法,法,法轮大法好!”我姐姐高兴地说:“哎呀!你好了?!” 姐夫慢慢睁开眼睛,一直瞅着墙上的空调,“你瞅啥呢?”我姐就问,“你看那电视演的都是法轮功,院长和主任都在那看呢!谁都不说,谁都不管!你们看不着吗?”我姐夫从那以后慢慢好起来,二月份出院,当时很多人说姐夫活不过清明。出院后,我和我姐没事儿就给他念大法书,姐夫一天一个样,姐姐就给在外地工作的孩子打电话,告诉孩子爸爸恢复的情况,孩子听了之后特别的高兴。最后姐夫恢复地和健康人一样,一直到现在。

二零零七年时,我不得不又住在另一个姐姐家。我有一个小外甥孙女儿,她当时才五岁大,可聪明了,可爱极了!我刚去的时候,有一次带着她坐汽车,想得从正面教育她,就对她说:“孩子,咱不能让大人给咱让座儿,你虽然才五岁,有很多大人给你让座,那不对劲儿啊!”她眼睛斜斜地瞅了我一眼,气呼呼地走了,甩了一句,“不会说话就别说!”我说:“孩子,你咋生气了呢?”等过后,我就跟孩子讲一些做人的道理,她慢慢就认同了。

小外甥孙女儿以前一个月就得上北京看一次病,孩子妈妈视孩子为珍宝,非常娇惯她,感冒了,马上去北京大医院看病去,不能在当地看,信不着,每个月一定得打针,有时打十多天点滴,我外甥女儿当时在北京上班。后来我去了之后,有次孩子妈妈打电话问我姐姐:“我姑娘怎么样啊?”我姐姐说:“你姑娘活蹦乱跳的,可好了!这个月也没生病,太不可思议了!你二姨这一来,这孩子真好!”

孩子后来天天跟着我。我就教她背《洪吟》,她虽然年纪小,却已经熟背五十多首诗。我带着她上幼儿园,走道儿的时候教她一首,等晚上回来的时候,她就告诉我:“二姨姥啊,在幼儿园时我睡不着,翻来覆去的。” “为啥啊?”“我背法呢!” 我就考她,她就一边背,一边在地上跳自己编的舞蹈。

后来这孩子做的可好了,我有时去讲真相,她就在旁边瞅着,静静的站那听我说,就记在心里了。后来孩子竟自己主动讲真相了。

她有个小桌子,大电视在上面,可沉了,她屋子的小门儿开着,她就在那悠着玩,我突然听见屋里“砰”的一声,可响了,我赶忙跑过去,看见孩子在那正哭呢!电视没砸在孩子身上,扣在旁边的地砖上了,我连忙安慰孩子:“孩子,别哭了,你看师父保佑你了!电视没砸你身上!是不是啊?”“嗯!”孩子就不哭了。

孩子讲真相也用上了这个例子。有次上街的时候,碰见卖东西的阿姨,阿姨就打趣地说: “这孩子真漂亮啊!”“阿姨,您也漂亮啊!告诉您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个电视掉下来都没砸到我。”小表情可得意了,可有意思了!阿姨被她逗的直笑,最后非常认同大法。后来孩子可愿意讲了,有一次我带着孩子出去讲真相,正好有一个展销的,我就给一个人讲大法及三退的真相,讲到最后我问:“您贵姓啊?”他告诉了我,我接着问:“您叫啥名啊?”他就不吱声了,我说:“那我给你起个***吧!”那个人惊讶地说:“我正好就这个名儿!” 小外甥女儿听了,立刻兴奋地蹦啊!跳啊!“姥啊!真好!咋这么好玩儿呢!”

我外甥女儿因为认同大法也因此得了福报,她新买了一辆红色的轿车,挂上了护身符。有一次,她边开车边打电话,突然看见前方冒出一个人,她急地一刹车,啪地一声撞到了垃圾桶身上,垃圾桶挺结实的,被撞得很远。旁边的人都想这车完了,外甥女儿下来一看,车身一点擦痕都没有。我外甥女儿就说:“我就相信大法好!”

三、讲真相融入生活中,不忘救人

有一次我坐公交车做过了两站,我就走到车站打算往回返,看见一个老太太,看穿戴挺讲究的。我就和她打招呼,说:“姐啊,你年轻肯定可漂亮了!”她说现在已经七十五了,在这里等着坐小客车回家。我就和她聊法轮功的真相,大法的美好,她接受的可好了,特别认同,我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没听过,我就给她讲咱小时候都带过红领巾,入过团,你入过吗,她说入过团,我就给她讲为啥要三退,为啥能保平安,她最后明白了,用真名退的共青团,还提起他的老伴,说我老头有病。我说你老头有病,给你一个护身符,告诉你家老头让他照着念,念那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就会有转变的,她接过去,瞅一眼,揣兜里了。我说你家大哥是党员吗?她说是,我说你能说服他吗?他身体不好我给他起个“健康”吧,就把党员退了吧!她说俺家他当了一辈子公安,他不管那事儿,我能说服他,把党员退了,谢谢你啊!我今天碰到大佛爷了,并对我双手合十。这时正好车就来了,她高兴地坐车走了。

还有一次,在天桥附近,我和另一个学员骑车子,碰到一个捡破烂的老太太在路边坐着,旁边堆着自己捡的矿泉水瓶子,纸壳子,看上去八十多了,但身体挺硬实。我俩停下来,问她,大娘啊,你上哪儿去?我搁自行车给你带着?她说我快到了,就在天桥下边,我去姑娘家,我说,大娘,你听说过法轮大法好吗?她说我没听说过,我问你上过学吗?她说我没有,我不认字,我告诉她你就念法轮大法好!保平安!她高兴的说,哎呀!我这么有福啊!我可碰到了,我可找到你们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她就不停地念,还不停地说我可真有福啊!高兴的像孩子似的!

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的每一分钟,我都特别珍惜,就想着更多的生命知道大法好!那多好啊!我还有很多不足,但只要我在大法中,我就有信心最后能做好!

弟子跪拜师尊,为师尊祝寿!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