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到外地发真相

长春大法弟子 净莲

【正见网2018年05月15日】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学法一周,我神清气爽,走路好像有人推着一样,身心受益,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铺天盖地的无端打压大法,向大法弟子无端的发难,我当时没能及时的到北京护法,还自以为这是替我们弘扬大法,太不应该了,但心生一念:坚修到底,永不言弃!也许就这么一念,师尊始终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无论在任何条件下,我都能很幸运的碰到同修,记得在二〇〇〇年十一月初,东北的天气已近初冬,我们迎来了第一批真相传单《江泽民的十大罪状》、《江泽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等,同修们很高兴,决定大批到外地去发放,已经定好了人选,那是个周一,突然已经定好的人选——一位年轻的女孩儿忽然有私事儿了,去不了外地了,正好让我不期而遇了,那天正好赶上我休班儿,大家就不约而同的说,那就你去吧!我毫无思想准备,就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那天我住在老同修家,我们五点早早起床,准备了两纸箱将近五百份真相传单,(头天晚上已经装好信封和塑料袋子),老同修六十多岁了,她丈夫不修炼,在省厅工作的处级领导,听到我们起床要走,拿了二百元钱递给老同修作为路费,语重心长的嘱咐我们:要保重!我们打车去的长春黄河路客运站,街上行人很少,去老同修老家永吉县的一个小镇,一路上我们谈笑风生,心情非常愉快,到吉林倒车时,只吃了碗热汤面,来到永吉小镇已是下午了,老同修找来了当地一女学员,该学员刚刚从北京正法回来,我俩打算撒完传单,就去北京,当时我的工资很低,生活很拮据,老同修答应帮我买火车票,我没答应,当地女学员非常严肃的提醒我:必须到北京去,我们这个法必须走出去!当时我虽然没意识到,不以为然,但后回想起她说话那严肃的语气,似乎是师尊借她的嘴在点悟我,快到北京去正法。可见,当时我的悟性有多差!

我们稍作休整,晚上七点左右就出去发传单,上半夜我们只发了三分之一,十点左右,我们回到住处,不断向内找:干事心、显示心、害怕心,找到很多执着,打算下半夜我们兵分两路,她做路南,我做路北,下半夜,我们发的很顺利,奇怪的是:那天晚上一点儿不冷,徐徐小风,就如春天的天气,大概早上六点左右,我们发的差不多了,发现附近早起的居民,拿着门把上的传单,就像拿炸弹一样,悄悄的進屋了,还剩下几十张传单,我俩产生了分歧:我说留给当地同修,老同修说带走,我当时没能为同修着想,还责怪同修有怕心,我们就这样匆匆离开了,我的我行我素的个性,导致我一路上没与同修说话,到长春后,各自独行:我到单位,她回家了,我们去北京正法的计划也泡汤了,后来,老同修不修炼的老父亲,直接追到她家,质问她:为何去老家发传单?而不到别处去发?同修回答:要救家乡父老!我呢?刚一到单位,人事科长大姐就找上门来说:“省委礼堂今天有一个帮教团(就是第一批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邪悟人员的乱法演讲),在那儿开帮教大会,关于你们法轮功的。”我心想:帮什么呀!我帮你们怎么做人吧!我说我不能去,就这么一念,就听科长大姐说:“某某,我派别人去!”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十八年来,这段经历让我刻骨铭心,每当发真相出现不正确状态时,我就会回想起我第一次到外地发传单的情形,因而信心倍增,义无反顾。

谨以此文,献给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恭祝师尊:生日快乐!家乡弟子想念您!师尊您辛苦了!弟子跪谢师恩!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