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小说:鹤立鸡群

珍惜

【正见网2018年05月26日】

潇潇在一家比较大的私企上班,这家企业的代理商遍及全国五个省份的多个城市。

有一次,客户发现产品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竟然写成了 “中华人名共和国”。当客服把这个电话告诉给经理阿娟时,她吓的脸登时变了色。可见共产邪教有多么残酷才将人吓成这样。

但她第一反应就是快查查底稿,看看是谁犯的这个错!结果一查正是她自己。这下她傻了眼,这种错想捂又捂不住,想推又推不掉!怎么办?愣了半天,只好硬着头皮去告诉老总。

老总一听腾的拍案而起,手指着吼道:“阿娟,你想干什么?你想让我破产吗?你想让我坐牢吗?……”还没等老板说完,经理扭头哭着回来了,她一边颤抖着收拾东西准备着被炒,一边吩咐要开全体员工大会。

对于此事,同事们的反应也各不相同:有同情安慰的,有怕自己受连累找理由开脱的,有觉的公司即将不行想另谋高就的,还有私下里偷偷高兴觉的解气的,但无论哪种表现都逃脱不了中共给划的圈圈:那就是此事乃不得了的“政治错误”。

经理和老总也明白一旦被扣上“政治错误”这顶帽子,那将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们都吓的胆战心惊。

会上,经理阿娟一改往日那种盛气凌人的姿态,哀怜的向大家承认错误,道:“我作为公司的负责人,这是我……是我的失职,我对不起老总对我的栽培!我不好,我有罪……我要忠诚老实诚心悔过,重新做人!……。”潇潇差点笑出来:这都什么词,好像文革批斗会,自我上纲上线,就差喊毛万岁了。

这时阿娟要求大家谈感想,可是大伙儿都低着头,谁也不吱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都怕引火烧身用各怀鬼胎的眼神互看着。

平时同事们大多都知道潇潇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和任何人抱团结帮拉派勾心斗角,也都觉的她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做法上比较公正,所以经理见无人吱声道:“潇潇,你说说。”

潇潇站起来礼貌的向众人点点头道:“我觉的这在工作中确实是一个错,原则上,这种硬伤对于我们每一个员工来说都不应该出,任何一个错都可能会给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甚至会带来损失。

但是从另一方面讲,它就是一个错别字,有什么的,我相信犯错者根本没有想利用这个来对公司怎么样,更别说有什么政治图谋了,如果硬要说这是什么政治性错误的话,我觉的是不是有点像把‘光明正大’解释成‘颠覆清朝,光复明朝’的嫌疑。

现在世界潮流都是思想开放的现代社会了,我想没有人再愿意搞批斗告密告黑状吧!

江泽民诬蔑法轮功参与政治就是这么干的,无中生有,连最童真的笑容中,也得嗅觉出不可告人的阴谋!”众人大笑,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这个道:“对呀,对呀!不就是一个错字吗,有问题应该先想办法解决,给客户一个满意的答复才好!”那个道:“我就觉的平时公司管得太严了,有意见不让说,我到哪都是干活最快的,但也是最好说话的,有问题说出来才有可能解决嘛,平时领导不都说‘有问题对事不对人’吗?!”

此时经理更是死里逃生一般的欢悦,真想扑上去抱住潇潇呗叭狠亲一番。大家怎么说她都一脸笑意的看着,缓过神来她转身风一般的找老总去了。

然后,一切都平静了;然后,工作又都正常進行了;然后,大家依然日出日落。

某日,一个员工和公司闹矛盾,辞职的时候打电话诬告说公司里有法轮功(弟子)聚会。

派出所来了两名警察。大伙都吓坏了,有人对老总道:“不好了,来警察了,可能要抄家了!”有人对老总道:“不好了!可能要封厂!”有人对老总道:“可能要抓人,然后……快让潇潇藏起来吧!不然……。”老总道:“看他们能不能把我吃了!不用躲不用藏,没事的。”

经理阿娟对警察道:“我们这儿没有炼法轮功的。”于是那两个人转一圈就走了。

这天,公司重点培养的“准经理”阿燕悄悄对潇潇道:“姐姐,你知道吗?公司快完蛋了,老板贷款九百万,他根本还不起了。你没发现这几天辞职的人很多吗?连老板的亲戚们都辞职了,我也等着发了这个月工资就辞职不干了。我可是悄悄告诉你的噢!”

潇潇道:“唉!其实人各有命,有些事情也没那么绝对,如果银行不给贷款,他再大的本事也贷不出来,你说对不?再说了,老总在中共那儿多抠点钱,多为员工谋点福利,多为社会创造点价值,那还是顺天意呢!你说是不是?

反正中共腐败治国,钱放在它们手里也不干好事,你知道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时候,用了多少人民的血汗钱吗?当初每年四分之一的国民收入啊!

我们现在端老总的饭碗,又不是杀人放火,这是正常工作,我们就要对的起人家,尽心尽力为人家工作解难,这才是为人之道,不能墙倒众人推,乘人之危啊。”

阿燕静静的听完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姐姐,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我也不辞职了,就在这儿干着呗,上哪儿都得出力才能挣钱呀!”

年底的时候,老总在公司年会上对着全体员工道:“法轮功怎么了,我去香港的时候,一出那个检查口,就看到香港满大街都是法轮功的横幅,那边法轮功是自由的。我鼓励大家学习真善忍做好人!”众人鼓掌。

注:此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