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

黑龙江大法弟子 圣莲

【正见网2018年04月22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您好     

同修好:

我是2004年9月份得法的,今年52岁,每次看到同修写的修炼文章,都感动和受益,今天我也把自己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一、修去魔性

常人都说生气是因为有什么事情了才生气。可我不是。特别是一个人在家时,经常无缘无故的就生气了,气的还不行。我就抑制它,这个气很顽固,火气大的要喊,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向内找自己的原因。回想得法之前,我就是一个脾气非常暴躁的人,小时候经常跟父母犟嘴,上学时跟同学也不忍让。成家后对丈夫和孩子都是用恶的办法,啥事得我自己说了算,经常用打骂占上风来解决问题,对家庭抱怨心一直不去。

修大法的十几年当中,在不断的学法修心过程中,慈悲的师父通过不同形式,一次又一次帮我往下拿这些不好的物质,魔性、不好的思想业力、为私为我不让人说的执著心,还有邪恶的党文化毒素等。

二零一七年的冬天,有一天我在同修服装店里和同修切磋,这时来了另一个同修,他在我对面坐下,看着我就说:“这不好好的吗?有个同修问我,听别的同修说你住院了,嘴歪了。”我当时就动心了,说了一句不在法上的话,还流眼泪了,旁边同修这时在纸上写了‘理性’两个字,我的心马上平静下来了,再没说什么。回家后,静下心来向内找,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我猛然找到了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不让人说的心,那个为私为我的自高自大的妒嫉心、争斗心。同修还对我说过,以后谁也不能说你了。想想,啥事都不是偶然的,这哪是说的这件事的本身呢?其实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嘴点化我那,不是‘嘴歪了’,是心歪了,心态歪了,经常把同修说的话往歪了想,不是这个意思,就是那个意思,要不就是同修看不上我了,好话当成不好的话理解,思维不走正道,是疑心。过后也向内找,但心性提高慢,师父看着我着急,才借同修的嘴点悟我啊!我明白了,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用纯净心态救度众生

一天,给一个中年女士讲真相,同修给了她一串真相葫芦挂件,我随着就跟她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你入过党团队吗?”她的脸马上阴沉下来说:“你知道吗?我是公安的,你们都已经备案了,愿意炼就在家炼。”我没有动心,微笑着对她说:“姐,我跟你讲真相是为了救你,警察明白真相都用真名退党,习近平向法律宣誓都不向共产党宣誓,共产党完了。”说着说着,我看她的眼圈红了,随后我说:“我给你起个‘安好’吧,把你的党退出来,愿你平安美好。”她连续说了两三声,谢谢。一个生命得救了,我明显感到师父在加持我。

还有一次在菜市场,给一个老年大叔一本《共产主义终极目的》,他一再说,看了也没用。我就跟他说:“大爷,您看了才有用呢,您看了就明白了,您看现在天灾人祸怎么来的?共产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笑了,要了这本书,也退出了团队组织,连声说谢谢。在同修配合发正念下,这个生命得救了。

三、师父时时呵护着弟子

记几件神奇的事:

(1)一次去取资料,在同修家我说,这大法资料太重了,能拿动吗?一出门口,一辆老爷车正在门口停着。
(2)晚上不愿去学法,想在家睡觉,突然楼上电刨子干起活来,我马上清醒了,去学法了。在那以后电刨子再没响过。
(3)一次早上炼完功,睡回笼觉过头了,鸽子用嘴当当敲玻璃,把我敲醒了,我赶忙起来去学法了。
(4)心性提高不上来时,师父把一句话打入我脑子里,点悟我“不要在一件事情上老打转转,要有正念。”

 还有好多好多,师父啊!您辛苦了。您把一个坠落到无底深渊的生命,几乎头脑中没有一点正的思想的这样的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救度,人间的语言无法表达师父的洪恩浩荡,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唯愿师父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