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可救药的人终于变了

清言

【正见网2018年04月18日】

得法二十多年以来,丈夫一直反对我修大法,曾经去法院起诉与我离婚,因为我传统观念重被我拒绝。有一次他把门反锁上不让我回家,从此我们分居多年。由于他反对法轮功,谤师谤法,抽喝嫖赌,德不配位,身心都不健康。我俩都已年过古稀,四十多年一半时间我都是在磨难中度过的。

我们为了供孩子念书把房子卖了,从一九八六年至二零零一年,十五年中,搬了二十三次家,家徒四壁,债台高筑。我们历尽艰辛使孩子都受到高等教育。由于他心胸狭窄,生活负荷重,得了重度忧郁,提前退休。得病后昼夜颠倒,白天睡大觉,晚上有时看淫秽光盘,有时吃男性用药出去鬼混;有时找茬骂我,一骂就几个小时,有时我听不了就到附近旅店去住。越到年节闹的越凶,很多年节我都是哭着过来的。因为当时还没修炼大法,不懂得人世间的恩怨情仇不是偶然的,必然有生生世世的恩怨纠葛,有恩的要报,欠债的要还。活的很苦很累。有时谁要提起他,我说着说着眼泪就来了,心里压抑的不得了。

分居这些年没有了束缚,我总有一种潜在的解脱感。认为修的很好,很虔诚,可是身心却没什么变化。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也开始抄法、背法、大量的学法。明慧周刊几乎没落过,特别是看到大法弟子把已经随着乱世败坏的、不可救药的丈夫用法理与正念挽救回来的实例,感到极为震撼!从中悟到,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家人、救众生。

我们学完法交流切磋,提起过家庭关时,有的同修说:“我们遇到矛盾应该面对,不能绕开走。”有的说:“应该多想想家人的好处,闪光点。”言外之意是,修炼人遇事应向内找,理解包容别人。通过抄法、背法,同修的坦诚交流,多看法会交流文章,最近一年多,我有一只脱胎换骨的感觉,升华的很快,那种溶于法中的愉悦难以言表!

师父讲:“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怕有难有关不行,天天幸福是修炼吗?”[2]“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3]。师父这些慈悲的教诲,过去常挂在嘴边,学法没得法。现在是真的身体力行了。二零一七年七月末,我把半瘫的丈夫从女儿家接回来,悉心照料。他每天抽烟喝酒仍然不减量,造成吐血便血。那烟酒味、屎尿味、血腥味对我这个味觉非常灵敏的人,若不修炼这关是很难过的。有时正念足了,师父就把我的味觉器官暂时关上一部分,有时正念不足就熏的不得了。一天最少五顿饭,不顺心时就挑毛病。因为我心中装着法,深知“痛苦是偿还业债,不顺心的事会使心性提高”[4]。所以才能理解他,他也很苦,我们都是在苦中消业。

我从事二十多年小学五、六年级的班主任工作,受邪党文化毒害甚重,说话音调高,不平和,强势,挖苦学生造下很大口业。学法时语速快,使人听了有争斗感。做事我行我素,独断专行。这博大精深的佛法使我“不断的洗去被常人所污染的语言、行为和观念”[5]。越学越感到大法的珍贵,越感到“得了大法就是万幸中的万幸”[6]越感到自己不争气,这么多年才知道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修炼、为众生得救而延续来的分分秒秒......师父讲:“我不只是为你们,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为所有的生命几乎耗尽了我的一切。”[7]想到师父为更新重组再造宇宙,为救度无量众生的巨大付出,遇到再大的关难都能坦然相对。对丈夫已无怨无恨,经常给他讲正见、明慧周刊中的《酌古鉴今》《神传文化》故事,有时他被感动的流泪。有一次他说:“听了这些故事,相当于读十年圣贤书了。”有时病痛难忍时,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有一次用小收音机给他放《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坐不住了就躺着听,听了三十多分钟,看到他的改变。我心中常出现师父讲的这段法:“这是人间仅剩的唯一的一块净土。这里能使人真正的道德高尚,能使人变好,能使已经变的非常不好的人从新再回归到最好的状态中来。”[8]修炼法轮大法化解了无数家庭矛盾、社会矛盾。法轮大法是造福全人类的高德大法!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法会讲法》
[7]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8]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