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2017神韵交响乐团演出的心得体会

海外大法弟子 果子

【正见网2018年04月15日】

神韵的音乐内涵深刻,蕴含天机。我的领悟非常有限,以下谈的是我个人对神韵音乐的一点粗浅认识。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在今年的神韵交响乐演出中有一首曲子叫做《水袖》,第一次听到这个曲子是在2008年神韵艺术团第一次来日本演出的时候,我对这个曲子印象特别深,那是第一次听到小提琴和二胡的合奏。刚开始是小提琴演奏一小段,马上就感觉到古代女子的那种端庄大方,紧接着就是一小段二胡的演奏,立刻古代女子的娇柔和婀娜就呈现出来了。之后马上又回到小提琴演奏,这两种乐器的交替演奏带来的听觉感受紧紧的抓住了我的心,就觉得那份柔美把我的心都融化了。然后是琵琶、笛子等其他乐器的合奏,马上就感受到,那些美丽的女子不都是静静地,她们也有俏皮活泼的一面,尤其是穿插笛子的演奏,让人感觉灵气逼人,真的好美呀。在大陆邪党文化下长大的我哪听过这么美的曲子呀。其实那一年演出的曲子我基本上都记得,因为整个演出对我来讲太震撼了,深入内心深处。今年去台湾听2017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时,我又听到了这首曲子。再一次听到这个曲子的时候我觉得好亲切,想着那时舞台上的表演,感觉传统女人就是应该温柔似水。每次听小提琴的演奏切换到二胡的时候,就觉得那个柔啊,那个美呀,感觉自己都被融化了,真的化成水了。在新年和元宵节期间,新唐人的网络直播不止一次的播放了2017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我也就又多次听到这首曲子,一次次听下来有了更深刻的体会。不是只能听懂表面了。感觉这首曲子内涵很深,感觉做人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上善若水,再听下去觉得修炼人要做到善的最高境界—慈悲,就在这时瞬间感觉自己被强大的慈悲包容着,强大的能量让我止不住的落泪。有一个词叫泪如泉涌,我当时就是那样,哭的什么都听不见了。在我的心里、脑海里反反复复重复的就是:放弃神位来到人间不算什么,只要是跟着师父无论轮回多少次,吃多少苦都是值得的,今生能成为师父的弟子一切的一切都值了!感恩师父!感恩师父!!!

师父在《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的:“人们看一个文艺演出能够看的落泪,这个很少见。神韵的演出,场场会有很多人从开始落泪到最后,还有更多的人不断在抹眼睛。场场都是这样,人觉的很震撼。这个空间是孩子们在演,另外空间很多我的法身与很多神都在做。(鼓掌)震撼力和对人的改变,很象我当年亲自传法,(鼓掌)所以对人的改变很大。”从神韵来日本演出开始,每年无论是神韵艺术团的演出还是交响乐团的演出,没有特殊原因我几乎每场都看的。我常常都会被感动得落泪,但是这一次还不一样。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呼唤。五千年是一个剧本,师父在神韵的舞台上告诉人们是如何随师下走进入三界的,我们曾经经历过的,现在正在经历的和以后即将发生的,一次次不断的展现给我们,一次次慈悲的唤醒着众生,其中也包括我们大法弟子。神韵的演出就像一部浓缩了五千年文明的精装本,蕴含天机无限。可是因为层次有限我能看懂的也非常有限,每次不受控制流下的泪是明白那一面在激动。但是这一次和以往不同,我的感受是明白的,清楚的,和我在学法时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时的震撼是一样的。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师父的呼唤,感受到了师父的殷切期待,期盼我们精進,圆满随师还。

神韵的曲子我听了十年了,每年的感受都不一样。今年感受最深的时候不是在现场而是自己在家的时候。其实现场观看的能量是最强的,为什么我在现场都没有这样强烈的感受,在家里却感受到了呢。我发现,现场观看时,我的心不静,多数时候我要想我的报道,即使不做报道,我也会去看演员的服装、表情,看交响乐时就会注意是哪个乐器在演奏,音色怎么样,在表现什么,反正脑子里各式各样的想法。而且看演出会突然流泪,因为现场还有别人,所以也会涌起人心,担心影响别人看演出。但是我在家听就非常放松,一下子就听得入了神,听进去了。而且我觉得这也不是懂不懂音乐的问题,当心无杂念用心去听的时候,我听到了神的呼唤。神韵原创的每一首曲子,每一个节目,无论开始听是欢快的还是激动人心的,最后都会让我感动的落泪。每一首都是师父在慈悲的唤醒我们,是神在呼唤他的孩子,不要在人间迷失自己,不要忘记天国家人对你的牵挂,你已经离家太久,他们在期盼你回家。

无论是神韵艺术团的演出还是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那都不是常人的演出可以去比的。我对音乐的理解连皮毛都谈不上,我都有非常深刻的体会。例如,今年的交响乐中有一首斯拉夫舞曲第七号,是一首具有斯拉夫风格,表现大家围成一个圆圈跳舞的欢快乐曲。我听的时候就一直是笑着的,就觉得可高兴了,每个音符都让我觉得快乐,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热情活泼的小孩子。演出结束后我意犹未尽,像这样的名曲在网上也可以检索到。我就上网找到了这首曲子,刚听个开头,没超过30秒,我就关掉了,实在没法听,那叫一个乱,闹心。说不具体差在哪儿,就是不协调,感觉所有的乐器都在努力出声,而且声音过大,觉得燥。我没有贬低常人的意思,他们也是常人中的艺术家,他们的技艺也很精湛。但是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在《各地讲法三》<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说的 “普通的一个常人画一笔,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他有什么病、有多大业力、思想情况、家庭情况等。而被画的人也在画中充份体现出其本人的一切思想和他身体所带的一切因素,包括业力的大小。谁把画的这个人物画挂在家里,那么画中人物的业力也从画中散发出来,这样的东西挂在家里,那人是在受益呢?还是在受害呢?业力是散发的,它和那个人是连带的,是源源不断的往挂画人家里散发的。人们看不见物体的连带关系,其实人们都会感觉到不舒服。”

师父在《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只有大法的理才是不变不动的,只有我们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因为大法弟子就是修真善忍的嘛,所以我们才能知道那真的好是什么,是不变的,才能够引起人善的一面、美好的一面的共鸣。这些常人做不到了。而且场上随着演员的歌唱、乐队的演奏和演员的舞动,打出来的能量那都是纯善的、慈悲的、极大的。”

其实自从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开始,我就很少再听常人的音乐了。以前喜欢听日本的演歌和民谣,觉得很有日本的民族特色,但是后来也不太想听了,就是发自内心的不想听了。这次我发现,我不仅仅是不想听而是不能听,听不了了,常人演奏的音乐真的没法听。

中国大陆的人很少有人喜欢听交响乐,我也是这样,除了一些耳熟能详的名曲,我也知之甚少,而且象长号啊、大提琴等乐器演奏我也不是很感兴趣,尤其是大提琴,我觉得笨笨的、音色比较沉闷压抑。但是现在这一切全都变了。2016年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中有一个节目是《擒鳌拜》,开场就是长号的独奏,每次我的注意力都是在舞台的演员身上,但是那一次我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这一把长号吸引过去了,我很震惊,一把长号压全场。几个不和谐的半音音阶制造的音响效果一下子就把鳌拜的人物特点和气势刻画的淋漓尽致,至今我还记得那首曲子的旋律。在今年的交响乐中,我又欣赏到了《顶碗舞》,曲子一开始的部分是大提琴的颤音演奏和二胡的颤音演奏相呼应,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大提琴的颤音,我当时听的感觉忘记呼吸了,真的太美了!心里感歎:天呐,二胡和大提琴还可以这样搭配演奏啊,这也太好听了吧!在《大汗》的曲目中,大提琴和长号的合奏让我真切的体会到当时战场上的气氛、甚至将士们的心情我都感受到了。我被感动的泪水涟涟。我现在喜欢神韵交响乐团的所有乐器!我真的是增长了见识、大开眼界。每年在做神韵的报道时都要采访观众,很多艺术界的专业人士看完演出后,他们的震惊、他们的兴奋,他们的感动与激动,我真的特别理解。我常常会对他们发出会心的微笑,我真的非常非常清楚他们的感受。对每一种乐器,每一首曲子我都也有太多太多的感受,但是篇幅有限,就不再赘述了。我想再谈一点自己对神韵演员的印象和对神韵节目的体会。

一,神韵舞蹈演员的美

在我的眼里,神韵艺术团的女舞蹈演员并不是人人都长得多么美丽、漂亮的,但是我却觉得她们特别的美。怎么那么美呢?为什么呢?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这种美是她们在台上才会体现出来的,我总是被深深的吸引。每次观赏演出我都在体会。做个比方,就像小孩子,不是每个小孩子都长的多么好看,但是他们总是特别吸引人们的视线,一个笑脸瞬间就能融化大人的心,让大人们升出爱心。神韵的演员还远远不止这样,她们在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总是令我特别的感动。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风韵,她们周身上下都散发着神采,这令她们在台上显得光彩照人,我觉得这就是师父的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特有的神韵,令观众为之着迷的同时心生善念。神韵!我们的传单、海报、广告宣传都散发着神韵!(个人现有层次对神韵的领悟)我想这就是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转法轮》)。

二,神韵演员的境界

2013年第一次在旧金山观赏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时,当时一共是四个指挥,每个指挥都有自己的特点。一场演出能看到四个指挥的表演是很难得的,我当时很兴奋。后来的演出就慢慢变成只有米兰一个指挥了。记得有一次米兰指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大致的意思就是,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员都是修炼人,大家都是为对方着想,所以配合的很默契,几乎不需要他做什么。可是在看今年的神韵交响乐演出时,我觉得他真的把自己放的好低啊,好谦卑啊。因为他在指挥时,给我的感觉他就是整个乐团的化身,如果把台上的演员用布遮起来,他就像一个魔术大师,所有的音符都是他舞动出来的,他和整个音乐融合在了一起。而我也随着他舞动出的音符走进了一幅幅画面,一会儿是美丽的蒙古女孩,一会儿是热情的西藏男儿,一会儿又跟随忽必烈的大军入主中原。我会不由自主的面带微笑也会忍不住的潸然泪下。直到曲终人散了,我还静静地坐在那里。师父在《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另外空间很多我的法身与很多神都在做。”是的,我不想离开,因为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离师父很近很近,离天上的众神很近很近,我真的不想走。

三,观赏演出,心生慈悲。

每次炼第五套功法时,都会听到师父慈悲的说:“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我就为难啊,这面带祥和之意很容易做到,不管多疼都不要让面部变形,可是心生慈悲不会呀,怎么才能心生慈悲呢?在最近几年我慢慢的感受到了我现有境界的心生慈悲的状态,举一个例子。

在2016年的节目中,有一个节目叫《优昙婆罗花》,在节目前半部分,背景天幕出现的是白色的师尊的法像,后来才换成优昙婆罗花。背景天幕上师父一直是微笑着慈悲的望着众生,我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师父看,感觉师父的笑容里有很多很多层意思,在赐予我什么,而我却不明白,就是止不住的流泪。节目开始首先入耳的是竖琴的演奏,我随着音乐整个身心马上就进入一种宁静祥和的状态,之后响起的是琵琶和二胡的演奏,曲子的旋律一下子令我无比的感动、泪水夺眶而出。看着满场的观众,我想:他们都曾经是师父的亲人,他们都是为得法、为了自己的天体众生来到人间,但是他们迷失了,他们不记得师父了。当师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已经不知道师父是谁了。想到这我觉得难过极了。可是师父一直在慈悲的呼唤等待着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延长时间唤醒他们,为众生耗尽了自己的一切。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也应该像师父那样始终都对他们心怀慈悲。我感受到那时自己心里充满了善念,整个人都被慈悲之场笼罩着,忍不住落泪。我觉得那就是心生慈悲的状态,我用语言无法完全表达出来。我告诉自己记住这个状态,以后就用这样的心态来救人。从那以后再讲真相时,我真的变善了,变得慈悲了。师父在《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震撼力和对人的改变,很象我当年亲自传法,(鼓掌)所以对人的改变很大。” 以前一直觉得神韵演出是救度常人的,现在才明白师父说的人也包括我们修炼人。

修炼初期,那时候的我觉得自己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其实还完全是常人的状态,用常人的正义和勇敢在维护大法。那时候的我觉得自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其实还不完全明白师父是谁,也不懂得什么是修炼。那时我经常会讲这样的话:“我炼法轮功可受老了气了,要不是因为我们师父让我们“真、善、忍,”看我不怎样怎样......”。如今想来觉得无比愧疚,对不起师父。在常人中你再有本事,再有能力,即使是国家总统又算得了什么呢?在神的眼里就是大常人一个。可是能够成为师父的弟子,那是令全宇宙的生命都无比羡慕的!我是多么的幸运啊。感恩师父赐予我这样的机会,让无知轻狂的我成为师父的弟子。

写这篇交流稿时数次落泪,我心里对师父充满了感恩,感恩师父!常人可能不会理解,一首曲子可以听的人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可是我们修炼的人知道,生生世世的轮回中,是师父一直在慈悲的呵护着我们。我的境界能感受到的佛恩浩荡很有限,但是已经就震撼的不得了、不得了了。这份震撼也是我用语言无法表达清楚的,能够表达出来的也很有限。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所交流的这些体悟,都是师父打入我的脑海中的,是师父让我明白的,在我没有人心杂念,专心聆听的时候,师父就点悟给我了。在我的修炼中也是这样,处处离不开师父的点悟,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我知道自己修的并不好,在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师父,请您放心吧,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弟子一定奋起直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叩拜慈悲伟大的恩师!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