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年香港派报心得

青年弟子 丽莲

【正见网2018年03月18日】

大年三十,我和同修A来到香港,这是我第一次来香港过黄历新年。在当地同修的安排下,我们回到住处,放好行李。晚饭过后,我们来到维多利亚公园派发精美的小莲花和真相资料。

除夕夜维多利亚公园的花市人头攒动,法轮功的真相摊位格外引人注目,远远就可以看到高高挂起的法轮大法好横幅,不少大陆游客驻足观望并接过我们递上的真相资料。

隔天,我们来到爱丁堡广场参加贺新年集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拜年。接下来几天,在当地同修的安排下,我们到不同的地方派发真相报纸。有一天,我被同修安排在一个市场的巷口派报,这里有很多人经过,也有不少大陆来的游客,我一边讲真相一边派发报纸。过了很久,我想去洗手间,就把报纸放在角落,去了对面的超级市场,出来后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喝口水。这时,一位中年女士也坐在我的旁边,我看她像大陆人就和她聊了起来。她说她是从大陆来香港做生意的,我便和她讲起了真相,我们聊了很久。我想到很多报纸放在角落没有人看呢,来到派报的地方,早已经有一位男同修在那里了。他用责备的口气问我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回来,我讲去对面洗手间。他就把我带到另外一个地方派报。

从香港回来后不久,一次小组练习乐器,我和往常一样来到练习地点,热情的跟同修们打招呼,不懂为什么给我的感觉每个人都怪怪的,气氛不对劲儿,同修们和我寒暄几句后开始练习乐器。那天晚上练习的场非常不好,每个人吹奏出来的音很散,不能融合在一起,我觉得奇怪。

练习到一半时,有位同修讲,某某同修手机里有关于神韵的信息。同修F马上阻止她继续讲下去,提示她不要再讲了,并朝我站的方向看了一眼。当我看到她不寻常的举动,心里咯噔一下,脸瞬间红了,心想她是什么意思?我有做错什么吗?为什么这样针对我?马上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可是心里乱极了,一时也找不出执着心。我说今晚练习的场不对劲儿,原因在这呢。这时负面的思想如潮水般袭来,一会儿想他们怎么这样对我呢?平时相处的挺好,怎么说变就变呢?一会儿又想赶紧回家吧,不要和他们一起练习了,不想在这个项目里待下去了。越想越委屈,强忍着眼泪不流出来。努力的用正念排除负面思维,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想利用我没修好的部分来间隔我和同修,我是不承认它的,不能一走了之,要坚持留下来练习。就在这时,突然明白协调同修Z被同修误会时的感受,可能她也像我现在的心情一样吧,但是她走过来了,现在还在做协调工作。瞬间对她的负面思想没有了,心里对她充满了佩服。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不应该对协调同修Z有偏见,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她做的事情,让很多同修都不理解,让旧势力趁虚而入,在学员之间制造间隔呢?正想着,同修A来了,她讲她的手机丢了,下班后去买手机来迟了。我走过去看她的新手机,其他同修也过来看,突然同修A问我,你为什么在香港派报的中途把报纸丢在一边去购物,我非常平静的对她讲,我没有去购物,是去洗手间。她又问我,为什么派完报纸不跟我去学法,而是回去睡觉?我回答她,我回住处和阿姨同修一起学法。她又问我,那你为什么问协调同修那些很敏感的问题?让她对你产生误会。我对她讲,因为我听说关于她的一些修炼上的问题,想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直接问她了。

大家明白了这是一场误会,同修F也跟刚才判若两人,马上问我,你知道怎样把炼功音乐下载到手机上吗?我讲,不会,但我知道某某同修会操作,同修F把她的新手机给我,让我交给某某同修。拿到手机的那一刻,感到我和同修F之间的间隔消除了。

回家的路上,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虽然刚才同修A向大家澄清了事实,想到晚上被同修误会,心里觉得好痛苦。转念一想,她这不是在给我提高心性吗?心里难受那是执着心,作为修炼人不就是要修去它吗?我不得感谢她吗?这时师父讲的“一举四得”的法理显现在脑海,马上平静下来。要不是她给我提高心性,我怎么会知道自己也犯了和她同样的错误呢?我不是也误会协调同修Z了吗?说不定也给人家带来同样的痛苦呢?学法时,师父点化我,协调同修Z只是按照她自己的方式处理一些事情。我悟到:旧势力利用同修的执着,在学员内部制造矛盾,并使学员之间产生间隔,不能形成整体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当我意识到自己对协调同修Z的偏见是人心,并下决心要修去这些执着。隔天在打坐中,刚刚入定,看到一个画面,我和协调同修Z拥抱在一起,我们之间的间隔消除了。我对她说,我愿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强大正念与慈悲消除同修之间的间隔。

几天后,同修A主动问我,要不要一起去附近的大学讲真相,我讲可以。那天讲完真相回家的路上,我坦诚和同修A交流,她也意识到自己要修口。

经过这段时间痛苦的修去执着心,看到自己还有太多太多的人心,我要修去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东西,放弃它,实实在在的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