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共产主义终极目的》的感悟

长春大法弟子 净莲

【正见网2018年03月15日】

《共产主义终极目的》发表以后,我听了两遍,读了四遍了,意犹未尽,还是想再读,总觉得内容写的太好了,有些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下面我就谈一下自己的感悟,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生在文革时期,我父亲是一名公路养路工人,初中文化,曾是一名采购沙石的采买员,在外地工作,很清闲自在,但是他很耿直,不会溜须拍马。一位没文化的老八路,在农村扳道房当养路工,看好我父亲的工作,就把他给顶了,领导让我父亲去当养路工。当时我父亲十八岁,心里很不平衡,怨气冲天的,有一天他就在马路上用粉笔写下了:打倒共产党!人人有福享!的标语,在当时认为是反标。后来被人诬告后,我父亲受到彻底清查,县公安局政保科,市公安局政保处,省公安厅政保处派人逐级调查,一下就大动干戈了。由于我家在当时是贫雇农出身,我姑姑和大伯都在县政府谋职,我奶奶是信佛的,菩萨心肠,经过一段时间的内查外调,最后才给我父亲下的结论是:年轻气盛,发一时之私愤,不予拘捕,在单位内部进行说服教育。这个结论一直塞到我父亲的工作档案里,这个精神枷锁一直不让父亲翻身,亲朋好友都与之划清了界限,很烦他。而且由于我家贫雇农出身,文革中让他写忆苦思甜稿子,我奶奶当时病危,父亲没时间写,就让老姑夫代笔,老姑夫有点文采,就替父亲写道:生在苦水洼,长在红旗下。这也造成对党不满的嫌疑。

反正在我的记忆中,我小时候总是看到父亲紧锁眉头,怀才不遇的面孔。直到我上学后,从小学习一直名列前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大学生被称之为“天之骄子的年代”,我考上大学又考上了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我父亲才翻了身,扬眉吐气了,单位领导大会小会都表扬他老人家教子有方,他总是喜上眉梢。在我因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也会堂堂正正的告诉别人:只有好人才能学法轮功,坏人学不了,父亲还用座机劝老同事老朋友退党保平安。

以上是我家的真事儿,在我的记忆里,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