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大道(十三):法家治国

李道真

【正见网2018年03月19日】

法家治国主张霸道,但霸道并不等于法家。春秋五霸还是要凭借仁义,以信服天下而达到称霸的。

法家主要通过严刑酷法、利益诱惑,以及玩弄权势、权术来奴役百姓。主要代表人物有慎到、申不害、商鞅、韩非。其中韩非为法家集大成者,可以说是法家的真正代表,他总结了慎到、申不害、商鞅等前人的观点,并歪曲、盗用了老子的道家思想,最终建立了法家。

前面谈到了,儒家思想是道家入世的部分,将其分离了出来,而法家思想也是来源于道家的。不同的是,孔子讲“述而不作”,儒家只是将道家入世的那部分总结、独立出来,并没有标新立异,独创思想,其与道家是一体相连的。而法家则是盗用了道家思想,通过将其歪曲、邪用,而另搞出一套东西。所以法家思想属于邪道、魔道。

古人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法家的基点是恶与魔性,它开创了中华历史学说中的邪恶之源。在它的眼中世界只有邪恶、不存在美好,人性中没有善,只有魔鬼般的丑恶,应该将百姓当作牲口一样奴役,建立一个只有战争与奴役的社会,建立严刑酷法来代替天道,以君王代替天,这是法家的思想基础。

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法家的思想模型:

任何一种完善的治国方式,必然会形成一套自我循环运作的机制,因而建立一套完备的治国模型。道家治国,是使天下都回归于道中,在道这套自动完美的机制作用下,自然率性而为,达到无为而治。儒家治国是通过礼义的机制,规范天下百姓的行为举止,使达到人类的道德要求,并通过中庸(外儒内道)的制约,使人类的道德始终以大道为核心,立于不败。

所以儒、道两家治国,都是以天道为标准来施治。

而法家是反人性、反天道的。它否定道德,人为的制定出一套严刑酷法,并以其为标准来代替天道。天道是创造天地万物,并维系天地万物存在的最和谐完美机制,是客观中无形存在的不变真理,顺之者昌吉,逆之者必自灭,无物可逃。所以天道不言,人人敬畏,冥冥中得到普遍的尊崇。

法家以人法代替天道,人法不是客观真理,只是当权者个人的意志,所以不会有生命自觉去尊崇它,人法便得不到推行。为了保证人法得以普遍推行以取代天道,法家首先便要建立“势”,以“势”为背景,凭借“势”的强力,使人法得以推行与执行。

天道被废弃,人法得以强力执行与普遍推行后,立法者便可取代上天,成为天下百姓的“天”,成为自然万物的主宰,他的个人意志便是“天意”。这样就阻断了人类与天地神灵的联系,斩断了人类道德之源。

为了保证人法能取代天道,人法必须牢牢控制住每个人。人性有两大缺陷:一是欲望,一是恐惧。欲望即所好,恐惧即所恶。完全控制住了人类的好、恶这两大人性把柄,就能像操控傀儡一样操控人类。法家通过奖赏,即通过权势、地位、利益等的诱惑来勾引人的欲望;通过刑罚,即酷刑、杀戮、铢连等来控制人的恐惧,以这两大把柄将天下百姓如同傀儡一般操控。

但人性的这两大缺陷有一个克星,那就是道德,唯有道德才能克制这两大人性缺陷。所以法家在施行人法之前,必然要先废弃人类的道德,这样才能牢牢控制住每个人。它便通过否定仁义,颠倒善恶是非标准,诬陷圣贤等手段达到破坏道德的目的。当人类道德被抛弃后,人性之缺陷便暴露无遗,便在法家的操控下不断放大,最后导致的最直接后果就是使人性沦丧至泯灭,成为衣冠禽兽与魔鬼。

另外法家还必须保证人法具有绝对的执行力,决绝无情,赏罚必信,具有不可置疑的威势,这样才能使人们对人法的直接畏惧与顺从超过天道。

而人法制定出来后,只是一纸空文,所以必须要借助强大的“势”使其得以强力执行与普遍推行后,人法才具备威力,才能让人畏惧与顺从。势足够强大,人法便足够强大,它们是合二为一的,相互加强。法家便通过各种手段,使天下一切权势最终都集中在君王一个人的手中,让他掌管天下一切生命的生死存亡、生杀予夺,以君王来代替“天”。这样君王与人法相合一,人法借君王之势得以强力执行,推行于天下,君王也借助人法对天下百姓的控制,聚集更强大的势。最后人法即君王,君王即人法。

道家所遵从的天道,是造就天地万物,并维系天地万物客观存在的最完美机制与唯一准则,所以道在先秦时也被称为“太一”。法家为了使人法代替天道,所以也必须使人法成为天下百姓的唯一准则,所以天下绝不允许有两个掌管人法的人出现,天下一切权势必须绝对集中在一个人手中,这是基础。

完全以人法代替天道后,会摧毁人类道德的平衡点,打破人类是非善恶的衡量标准,并以人法作为新的道德平衡点与是非标准,来建立一种新的以人代天的变异社会。这样导致的最直接结果就是彻底摧毁了人类的道德,带来阴阳反背的天象。

法家是对道家思想的完全盗用,但它彻底歪曲、颠倒了道家思想。道家治国的核心机制是天道;法家治国的核心机制是人法。道家治国的最终目的,是让天下都回归于大道,在这套自动而完美机制的作用下,自动运行,率性而为,达到无为而治;法家治国的最终目的,是让人法最终代替天道,成为天下唯一的法则,并在势的作用下,使天下完全屈从人法,在人法的控制下,自我机械的运作,也达到所谓的“无为而治”。

道家无为而治,是摆脱一切外在手段的干扰,使天下在道中自动达到最和谐完美的状态,自然万物共生共存,天地苍生尽得幸福美满。法家所谓无为而治,是完全依靠人为手段,以人法代替天道,通过摧毁人类的道德,左右人类的欲望,达到控制天下的目的,从而建立极度集权的君主专制,将天下百姓都沦为君主的奴役工具或战争机器。

道家治国是往回走,通过不断消减百姓的私心欲望,清除后天的污染,使天下回归于先天纯真无邪的状态,不使用任何人为强制手段,完全顺从生命先天的本性,借助天道的力量自然而达到。法家治国方向上完全与道家背道而驰,它完全依赖强权、暴力、权术与利益诱惑等手段,通过扩大、放纵人类的魔性与欲望,以完全掌控人类的欲望来达到左右天下的目的。

由于法家的基点是极端与邪恶的,所以完全没有智慧,即使它的思想抄袭于道家,但是连道家的皮毛都没得到,完全将道家歪曲、颠倒,背道而驰。就像前面打的比方一样:如果道家是纯真无邪的小孩,他可以光着屁股到处跑;而法家抄袭道家的结果,是让兽欲满身的成年人,光着屁股满街邪淫,将人间沦为禽兽之邦。

共产党的治国手段,很多都来源于法家,它继承了法家最邪恶与败坏的那部分,并在历史中实践成熟,应用于当今。只是法家是君主一个人独掌天下一切权势,而共产党是一党独掌天下一切权势。法家以人法取代天道、代替人类的道德标准;共产党直接以无神论灭绝人类对天地神灵的信仰,以“共产党的理论”代替天道,以党性代替人性,作为人类的道德标准。法家的基点是恶与魔性;共产党的基点是仇恨与斗争。它们都通过玩弄权术、手段,通过制造恐惧,通过欲望控制,达到奴役天下百姓,控制每个人的目的。

法家如同毒品,因为它直接针对与操控了人类的欲望和恐惧,所以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这些特点,使法家能起到毒品与兴奋剂的作用,服用后能立即使人的精神被激发得极度亢奋,产生超常的爆发力,但其后对人体与精神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法家能在短期内迅速增强国力,但最终必将毁灭这一切。

所以历史上,除秦朝较看重法家外,其后任何时期都从未重用过法家,都是在外儒内道的模式下治国,以天道为核心,这也是中华神传文化的主脉,是中国存在的根本。而秦朝对法家的施用,也不是完全施用,而只是部分取用,并与其它的治国方式兼用。秦始皇本人就是修道之人,是遵天道的,只是非常时期而借用了法家。

(待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