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心字头上一把刀”非“忍”也

美东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3月05日】

大法修炼人对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认识是没有止境的。观察到身边的不少同修由于对“忍”的认识不足,造成对修炼突破的一定阻碍。就目前个人修炼认识,来谈谈对忍的点滴体悟。

道家注重修“真”,佛家注重修“善”,表面看好似在纵横两个方向延伸。不断求真,感觉像在纵向层次向微观探寻,找到被层层包裹的“真我”;广结善缘,感觉就像在横向时空中无限扩展,善化天宇。但是,法中我们知道,佛道两家无论是把人封闭在庙里,还是弄到山里单传独修,最后也没有能力度人的主元神。因为谁也没那个本事把主元神从各种错综复杂的渊源关系中解脱出来。当然,这也是历史的安排,主元神能够被救度,一定要等到大法开传,宇宙特性“真善忍”同修。

我们来看看这个忍字,常人的形象比喻就是“心字头上一把刀”。看起来很贴切,心上横着一把刀,你不服就被砍了,只好默不做声了,叫做忍。在修炼的环境中,在同修间的矛盾冲突中,也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在一方的强势之下(尤其是上下协调关系时),另一方只好低头,闭口不说了,有的躲开回避了。往往在法理上这些同修也认识到了:要以大局为重,不要破坏了这个整体的场,干扰到其他同修。问题是,那个事却长时间的会耿在心里,不能放下,有的越积越多,满肚怨气。要说自己没忍,那是不承认的,没吵没闹没吱声,只不过是自己忍的不彻底,还不服气,因为那个事可能真是气人。一般是以“以后慢慢修吧”给自己一个说词。

个人体悟,这种在高威刀势下的忍,充其量只是个静态的小忍状态,不是大法修炼中要做到的“大忍之心”。“心字头上一把刀”真的是非“忍”也,让我们再仔细看看这个“忍”字,那是“心上边一个锋利的刀刃”。刃就是刀口切完后还在滴着碎碎,就是说这个忍,代表已经完成了切割手术后的状态,是个完成式了。

切割什么呢?就是下面那颗心。把包裹心的那些被牵扯栓扣放不下的各种人情败物给切除了,心变得轻轻松松,坦然放下。这时候的心是纯净的、与先前那个造成放不下的环境已没有任何牵扯,自由自在,畅行无阻。这样的心应该就是修炼人要做到的大忍之心了。

“忍”与“人”同音,“心”与“新”同音也不是偶然。大忍之后的心就是“新人”的开始,那就是层次提高了。忍的力量来自于同化宇宙特性,由此修炼人就获得了能割除我们人的各种执着心的法力。在新的层次中,面对新的要求,又有用那个层次的法刃破解新的人身,新的一轮的忍的升华。就这样,在每一层的无气无恨无怨无悔的大忍之后,忍,断去了层层牵拽人壳的渊源心锁,人的主体修炼迅速飞升与突破。忍给修炼升华的助力,这当然是过去宗教修炼望尘莫及的。

个人体悟,修炼就是对构成人的东西的层层破解。《洪吟二》〈去执〉中明示,“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忍”向看似高贵的人心开刀,“修”的那三撇,也是向边上的所谓人的尊严三大斧呀。想想看,历史上副元神修成的那一刻,那是毫不留情的一脚把主元神踢开的,各走各的。现在人的主体终盼到了大法传度,在这样的千万年等待的机缘中,在修炼上怎么还能对那些用来栓人的人心刀下留情呢。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