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屠杀仍在继续!

石铭

【正见网2018年02月24日】

据对明慧网大陆消息局部搜索统计,2017年,(加上2016年被迫害致死、2017年才曝光出来的法轮功学员)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导致13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64人被迫害致死于看守所、洗脑班、派出所、地方骚扰;69人经监狱迫害致死。(注:2017年曝光出来的2016年前被迫害致死的很多人未统计在内。家属被骚扰悲愤而去世的未统计在内。)

其中:辽宁省监狱2017年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高达12名,成了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方;其次是四川省监狱,虐杀11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突然直接虐杀在监狱里。

在此仅举几个案例: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报道,天津蓟县白涧乡刘吉素村44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瑞芹,于2017年正月(详细日期不详)被天津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陈瑞芹于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陈瑞芹因不放弃信仰,在天津女子监狱长期遭受凌虐,在五监区受到残酷迫害,被长时间罚站、不允许大小便,她的双脚脚趾曾被踩得鲜血淋漓,身体被殴打得伤痕累累,包夹在引水机上接来热水往她脸上泼,更下作地掐乳头、猥亵下身,甚至让她吃屎喝尿。包夹随手抓起尿桶、凳子等物件就打,还说:“杜大队当班可以随便打”。狱警徐莉颖鼓励包夹暴力殴打说:“打吧,打破了我亲自给她缝去。”

陈瑞芹死后不知多长时间才通知家人到监狱。狱警包围遗体不准亲人近前观看,陈瑞芹遗体的舌头都枯了,一切罪恶在罩布的掩盖之下,是否被活摘器官不得而知。

家人惧怕迫害,屈服于邪党淫威,不敢曝光、不敢申冤,至今仍处在悲伤与恐惧之中,对此事讳莫如深,对任何人不敢提及此事。

严红梅女士是四川省成都市天回第二实验小学校美术教师,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四十五分在成都女子监狱突然被残酷迫害致死,家人接到通知到金堂殡仪馆,看到严红梅遗体时,严红梅头上缠着纱布,身上盖着布。监狱方直接火化后,把骨灰让家属拿回了家。

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遗体被火化。二零一六年五月左右,胡霞被劫持到四川龙泉女子监狱,不为高压、恐吓所动,拒绝在“四书”上签字“转化”。杀人犯、牢头姜利(音)在恶警指使下,在监室里将胡霞闷水。姜利命几个被监管的刑事犯抓住胡霞的头发、胳膊,把她往盛满水的大塑料桶里闷。然后又推倒在厕所里暴力殴打。

毕云萍,哈尔滨人,死前是因十月下旬拒穿囚服,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恶徒强制给她戴支口钳子,再缠满胶带,使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曾受尽各种折磨。灌食期间打过一针粉红色的点滴药水,心脏病突发莫名死亡。

辽宁法轮功学员王彦秋二零一四年一月被锦州古塔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王彦秋在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经常遭到警囚毒打被迫害致昏迷,在出狱前的一个月,一直是“植物人”状态。经历五个月的痛苦挣扎后,这位饱受摧残的善良妇女,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七点半悄然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辽宁大连甘井子区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耿仁娥女士,因诉江被骚扰、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辽宁女子监狱被残酷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医”仅八十七天,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早上五点含冤离世。

宋玉杰,女,五十多岁是加格达奇人。非法关押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她曾亲口说过在监狱给她吃过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打过毒针,现已精神失常,流落街头,被家人遗弃。

保定法轮功学员戴丽丽,二十八岁,被非法判刑八年。因监狱恶警和包夹给其造成巨大的身心迫害,使她精神失常,总是大喊大叫,为了所谓的不影响其他人,让她睡在走廊里。

据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报道,仅黑龙江哈尔滨女子监狱现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大约270名左右,超过60岁以上的占百分之五十以上,年龄最大的77岁。在十一监区被关押迫害生活不能自理的至少有三人,她们依然被非法关押着不放。有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小黑屋里的酷刑折磨惨绝人寰,明慧网《2017年中共监狱害死数十法轮功学员》文中写到:“对于绑架到小黑屋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是全力迫害的对象了。所以监区选出全监狱最邪恶、凶残、流氓的坏人和最强势残忍的狱警,罪犯六个人分两班轮换,一班三人。进入小黑屋里,大法弟子坐中间的小矮凳。三个罪犯居高临下,左右一边一个伸出一只脚顶住大法弟子的膝盖不准移动,专门紧盯大法弟子的双腿双手,手里拿一支笔尖尖利的笔,不断猛戳向大法弟子疲倦后不经意不断松开的手指和拱起的手背,用硬盒猛敲大法弟子双膝盖骨。一个罪犯坐后面随时出手猛扯头发、猛锤头部,一边大骂看视频不专注。膝盖蹩向后坐,不多久,膝盖受伤经络的剧痛就会超过臀部、腰部的疼痛,超过罪犯的毒打猛掐。大法弟子不顾一切的伸一下腿,三个罪犯就会趁机把大法弟子猛摔下地猛打猛掐。”

“在恐怖邪恶的黑屋小间,从早到深夜时时出现着这些疯狂的镜头:阴毒而疯狂的笔尖不断直刺手背、铁盒猛力敲打已经受伤剧痛的双膝盖、猛扯头发、猛锤头部、猛抠猛掐颈部、乳房、两肋、大腿全身各处、猛摔猛打,日复一日、时时凶残折磨,每天的衣服都是斑斑血迹。如果法轮功学员忍受不了喊出声、或者善意劝告,马上一块擦厕所的湿抹布就被几个人擒着塞进口里。并且根本不为小黑屋之外的外界所知,即使受重伤也不许到医务室就诊,怕外界知道;绝对禁止大法弟子有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的举动。”

惨绝人寰的屠杀仍在肆无忌惮的进行着继续着!这就是一贯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极力否定自己人权恶化的中共极权统治的中国,这就是宣称自己“依法治国”却肆意践踏法律尊严的中共邪恶极权。人们可能看到反腐打虎拍蝇中成千上万的老虎苍蝇落入法网的反腐战绩,孰不知其背后仍在掩藏着惨绝人寰的屠杀!其中还有多少活摘器官的屠杀不为人知!

通过上述案例我们可以想象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烈程度,中国人权状况恶化到什么程度!日前国际特赦组织22日发布的《2017/18年中国人权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法轮功学员继续遭受迫害、任意羁押、不公审判、酷刑和其它虐待。”

在现政权决意要推行“依法治国”的决策,惩治腐败日益推进的形势下,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权状况怎么会如此恶化呢?表面看习政权已基本能够掌控大局,江派势力日益衰败,其实不然。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烈程度,说明江氏余孽在迫害法轮功上并没有收手,利用迫害法轮功搅局,把习近平当局捆绑进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从而达到逃避清算的目的,仍然在进行着。如果不是当局有意或默认迫害的持续进行,说明在某种意义上并没有真正的掌控大局,被江派掌控的中央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等部门,及仍然被这些部门占据的某些省市,就是制造这种人权状况恶化的推行者或实施者。

愿人类和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发起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血腥迫害,关注世界上最大的人权案——法轮功人权!早日解体灭亡中共——这个杀人恶魔,拯救所有被其残酷迫害的善良好人,还人类应有的自由、平安与幸福!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