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在加拿大让人尴尬的几件“小事”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2月19日】

年前去同修家,正赶上同修孩子从加拿大多伦多留学回来,同修的孩子叫灿灿,在加拿大留学三年多,人清秀漂亮,像一朵莲。我问她:“大陆人和加拿大人有什么区别?“她笑着说:“差距可大了,刚去时,我处处碰壁,尴尬的事太多了。”我说:“说说看?”

她说:“刚开始去时,早晨开门从楼里出来,物业人员或不认识的人见到你时,会用英语客气的问候:‘早晨好,需要我帮助你什么吗?’,临走时挥手说:‘祝你今天好心情,永远快乐。’当时我用惊恐眼神看着他们:这些老外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凭什么对我这么友好呢?中国人可不这样呀?中国人要是遇到不认识的人关心你,跟你打招呼,你会神经一下子绷得很紧,瞳孔放大惊恐盯着对方: ‘这人是不是精神病?是不是想打劫我?什么意思?’”

时间长了,灿灿发现,这里人不管男女老少,不管认识不认识,都那么自然的亲近,乐于助人,谁也不用防着谁,其乐融融。如果你问路的话,任何人都会耐心的告诉你,然后一再问你:“明白了吗?明白了吗?”如果你还不明白,会围上来几个人告诉你,直到你明白时为止。如果你还不明白,有人会亲自领你去你要去的地方。

如果在中国的话,你要问路,心里就特没底,不知道对方告诉你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会不会被人骗了?问几个人结果都不一样,问警察时得瞅着脸色问。

一次,灿灿捧着一个邮件回住处,开门时不太方便,这时近处一个中年人立即走来,亲切的问:“需要我帮忙吗,用不用我帮你拿着邮包?”

要在中国遇到这事,不把你吓个半死才怪呢,街上抢包的、偷包的、调包的、打劫的时常发生,年轻人出门时老人都嘱咐:“看住自己包,世道乱,别让人抢了。”当有人笑着向你走来,要给你拿包时,你会相信他吗?你敢撒手吗?还不吓出一身冷汗?

加拿大人习惯为别人着想的意识很强,去商场时,进门先看看后面是否有人,如果有人的话,把门用手扶着,等后面人走近了再松手,后面人再用手扶着,看看后面是否有人再关门。上电梯时,习惯的看看后面,如果有老人或者小孩的话,一定让他们先走。站电梯都是在右面,把左面留下 一条宽一点的通道,让往下走的人方便。

中国人可不磨蹭,进商场时,大步流星,勇往直前,哪有功夫往后看?上电梯时,要是年轻人的话,一个箭步冲上去,先占领有利位置;进单元门时,管后面有多少人干啥?前脚刚进,后脚把门咣的一关,谁管谁呀?让别人?那不显得自己小吗? 让什么让?

灿灿说:“一次我乘公交车,遇到一件特没面子事:车一停,我就按着大陆人的习惯:赶紧上车。这时,司机看着我,说:‘你为什么不等人下去了再上?’我知道不对劲,就说:‘我下次改。’司机说:‘下去!’我只好下去了。等车上人下去后,司机又说:‘上来吧。’我又上来了。虽然当时脸有点发烧,但我明白了,在这里‘先下后上,为人着想’是本地人的习惯和规矩。包括站队买东西,没有人往前抢的,都很自觉。”

在大陆哪有这种事?上了车还能下去?谁下车了那不是孬种吗?再说了,司机也不会让你下去,得赶紧上,赶时间多跑几趟,多挣点钱。如果哪个司机真敢把人撵下车的话,你试试看?车窗给你砸了,脑袋让你见血,想吃这碗饭不?

多伦多城市街道干净,车流也不像大陆这么拥挤,墙上很少有花花绿绿的图案,人很单纯,心眼没那么多。大陆不管省里县里,真是车水马龙,人员拥挤,免费广告到处可见,楼道里、车筐里,散页广告遍地,楼房墙上到处写着“办各种证件”,“找小姐”“各种贷款”……与人接触时,防范意识特强,亲戚朋友都很少说真话的,怕被人算计了,怕被人坑了。

加拿大的鸟禽类不怕人,鸽子和鹅在广场迈着悠闲的步子,一伸手,鸽子会落到你的肩上。为什么不怕人呢?它们知道人善良,不会伤害它们。灿灿说:“一次在广场,一个中国留学生在戏耍一只大鹅,当地一个老太太看见了,严厉的制止他。这个留学生边走边说:“这也就在加拿大了,要在老家东北,我早当下酒菜烧烤吃了,有什么得瑟的?”

加拿大人说话直率,不拐弯,你不想说的话,他不会刨根问底。你请他们吃饭时,如果他忙或者不想参加,就直接告诉你:“我不去。”大陆人说话贼溜奸猾,经常是意思在话外,遇事好打听,好表态,爱探讨别人隐私。如果他请你吃饭不参加,会有怨恨:“真不给面子,有啥牛的?”

在加拿大,当地的学生很乐意帮助人,假如他是第一名的话,不会计较别人超过他,你问他什么问题,他会毫不保留的告诉你,一遍一遍的给你讲,在他们看来,有更多的第一名才好,你得了第一名,并不伤害他呀?全班都是第一名,也不伤害他呀?这是好事呀?

在中国就不一样,谁得了第一名,他会保守,问他问题,他会不告诉你,你如果超过他,他会妒忌你,恨你,会说你闲言碎语,会背后使坏。

和加拿大人说话时,语气平和,很有礼貌。中国人说话声大,一个压倒一个。灿灿说:“一次在超市,遇见几个中国大妈旅游团,他们指着商品,大声对服务员嚷:‘我要这个,拿给我看看?’话音刚落,那个又喊:‘服务员过来,给我拿这个看看?’周围人满脸疑惑:只见这些老年人戴着统一色浅红帽子,让人感觉是恐怖分子来了。很让中国人丢脸。”

灿灿在回国转机时,遇见两个旅游的中国老人,他们来晚了,飞机在等他们,机上人谁也不说话。这两个人上飞机后,见座位不在一起,大吵大嚷的让空姐给调换,说话声大不说,气势吓人,周围的外国人惊恐的看着他俩。两个加拿大人用英语说:“中国人,中国人。”边说边摇头,嘴里发出轻蔑的啧啧声。

加拿大人和警察十分亲近,事无巨细总要扯上警察。一次,一个居民家院子里的枫树叶,被秋风刮到邻居家的院子里了,按规定,谁家的树叶刮到别人院子里,得去扫回来。可是这家人不知道。于是,邻居家人就找来几个警察,警察告诉这家人:“你家的树叶刮到邻居家院子里了,你去把树叶扫回来。”这家人赶忙向邻居道歉,又高兴的把树叶扫回来了。

这事要发生在中国就完了,找警察?至于吗?道歉?这点事还道歉?想整事是不是?等着吧,下次我让你看看马王爷几只眼?再说了,中国的警察是那么好请到吗?想办事得送礼,没礼没理。

在街上,偶尔会看见有人摔倒了,这时很多人会围上去,问你:“需要帮助吗?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呀?”素不相识的人多会帮你,那种友爱与诚信度,让人心里感觉暖暖的。

在中国,看见有人在街上摔倒了,你敢到跟前吗?敢伸手扶吗?我周围就有这样的事:一个老人摔倒了,围了一圈人看也没人敢扶,有个人伸手想扶时,马上拿出手机,录了一段视频,把证据留好了,然后再问老人:“咋样?需要帮助吗?”国情不同啊。

我不是崇洋媚外,只是就事论事,实录一点社会现象,给大家引以为鉴而已。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