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平台修心救人的体会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2月13日】

师父好!
同修好!

下面我谈谈来到营救电话组4个月打电话的体会。

2017年的9月上旬的一个晚上,我参加了营救电话组的学法,学完后被该学法组的培训同修叫住、留下并开始了培训。我当时正处于各项大法工作结束和收尾状态。我知道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发生,电话组同修的精進状态是有目共睹的,我也愿意在其中修炼。于是此后就开始了电话组的工作。

当我开始打电话时各种干扰马上就出现了。电脑有时死机,有时打不开等干扰。更麻烦的是打电话的Skype常常号码打不出去。

开始有同修说是否没钱了?我不会查是否有钱,也不会自己付钱,但此时,我觉得只要能让它工作,咋都行,我摸索着自己付了两笔钱,后来有同修说,其实里面有钱,你付的是多余的,果然来的账单多付14元多钱。有同修说关机后再开能正常工作,我就关机再开,还是不行;还有技术同修教我强行关skype也能起一点作用,还是没解决问题。我想既然用操作解决不了,就只有用正念解决了。从此以后我一边打,一边发正念,最后那些打不出去的号码基本都打通了。以后电脑和skype基本都趋于正常。

这其中还出现过几次超常现象,明明我打通了电话,和对方也有互动,但后来才发现小地球没打开,按照常规小地球没打开是不能发出声音去的,在感谢师尊的同时,以后也注意不忘记打开小地球,每次都是先打开小地球。

过去我也打过迫害单位的电话,属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如果对方不放电话我会象录音机一样的不停的说,和接听者互动很少。现在听到同修讲真相得心应手的如意互动,很是羡慕,我也想学他们的打法,结果怎么也学不象,说起话来不流利,反而让对方讥讽的说:你一个老太太,结结巴巴的说个啥劲啊。不仅挨骂,接听率还很低,这时我产生了自卑、为难等负面情绪,常常想,我哪是打电话的料啊,让我改写文章、整理案例等文字上的工作比这要顺手的多。

这时某重点真相组的同修也不断的鼓励我,我感到为难的电话也给他们打,大家都很热心的帮助我,我感到作为修炼多年的老弟子来说也不能任其自己负面的情绪发展,必须修去它。我分析之所以出现这些情绪,发现自己有虚荣心、要强的心、爱面子的心等,这些都是要修去的心,师尊把我安排在这里就是我最好的修炼路,于是就努力的排斥、否定这些不好的念头,让自己稳住心,坚定的打下去。

我分析自己的特点,我是属于不太会和别人唠家常的人,但把一件事情说清楚没问题,别人能随意的互动,自己可能就难一些,还是先根据自己的情况设计好开头和必要讲的内容吧,基本真相是必须要讲,慢慢再展开来讲。我按讲解顺序写了自己的讲稿。开始每个电话打6遍,后来协调人建议打8遍,所以现在基本最少每个电话打8遍。

如何开头很重要,即使对方只听一句,这最重要的信息就打到他脑中了。我曾经设计过几个方案,有“公安部公布的14个邪教没有法轮功”,后又否定了这个方案,因为以邪党的规定来说事不合适。目前是“现在很多律师都在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他们认为迫害法轮功才是违法犯罪行为……。当然以后听取其他同修的经验可能还会改变。

对于怎么提高接听率,我也动了些脑筋,开始我曾经密集的打一个号码,发现这样对方知道你后,根本不接,于是我改为循环轮回的打,这样虽然花时间多很多,但接听率高了一些,后来有发现,第二天再打效果更好,有个号码当天我怎么打都是关机状态,第二天我再打,他一下就听了12分钟。还有打电话的过程中我充分的利用好时间,在拨通等待的时间,写拨打状态等信息,拨号时尽量发着正念。同时我克服了不安心这个项目的负面情绪,拨打情况有些进步。

在907打电话不久,过去合作过的电话组同修又给我安排了两个工作,这样我就等于同时在做三个电话组的工作,有时处理不好,会发生拉不开栓(时间冲撞)的情况,有一次,我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赶做另一个工作,电话打的不好,我的不好情绪又出来了,一个念头说,还是别打电话了,你不是打电话的料。我沮丧的很,这时一位同修很慈悲的叫了我一声,这一声我感到那么亲切,感人,她说:“别急慢慢来!”我一下精神起来了,是啊,为啥要着急呢,这分明是师父在点化我啊。从那以后负面情绪再也没有出现过。

自从打电话以来我基本都在琢磨怎么让对方不放电话,怎么切入。但怎么琢磨也难以突破。在电话组交流时汪志远同修的话提醒了我——不要怕提法轮功三个字。我们是正法的主人,我们是堂堂正正的顶天立地的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大法修炼者,我们应该受到世人尊重、甚至是尊敬的,我们是道德高尚的人,没有任何被迫害的理由。而迫害我们的才是违法的犯罪者,参与迫害的不明真相者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迫害给国家、给民族带来了无穷的灾难……

想到这些我的底气足了,自那以后基本能理直气壮的开头。在天津专案拨打时我强调年前天津抓了20来位法轮功学员的事被全球曝光,大家都在关注这事,希望天津各界人士一起帮助无条件的释放这些学员。其中一个单位的女士说,法轮功的事我们这里不管,你找“综治办”,还给我了号码,我马上打到综治办,对方承认是综治办,我一口气讲了10分多钟,对方才挂了电话。现在这号码我还留着。或许会对哪个同修有帮助。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也是提高心性的过程,和其他同修比,我发现了自己的浮躁心,争斗心,怕麻烦的心等,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不断的修去这些。

以上是近期打电话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
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