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看破幻相 修心救人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2月13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下面汇报一下近期的修炼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1.不信进化论邪说,找工作顺其自然

离开大陆来到海外,因外语不好做不了原来的专业,找不到工作,拿政府的难民救济,心理压力很大,心里一度出现抑郁的症状。我想到如果象常人一样的去努力奋斗,在社会上靠奋争去生存,那不是达尔文进化论的歪理吗?修大法后,身心才达到现在的状态,如果是修炼以前的状况根本活不到今天,更不用说去竞争了。我们修炼人是有师父安排的,我不承认达尔文的歪理,我听师父的安排。

在《转法轮》中,师父说:“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师父还说:“所以在修炼上一再讲要顺其自然,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你经过努力就会伤害到别人。”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做而不求,顺其自然,信师信法不信进化论,心里踏实就消除了那压力。

我分析这种压力还来自怕别人说自己不好,认识到这种求名之心也得去。我没有占便宜的心,什么工作也不挑拣,都去尝试,告诉自己不能怕吃苦,该吃多少苦是有定数的,有师父看着呢。该我吃的苦我就吃,但不强为,不该是我的不去求。该是我的工作,即使我不去找,它也会来找我。我把试工当作是在常人中云游,接触不同的人,也是讲真相和修炼的机会。

圣诞节前,政府部门给我介绍在面包房试工一周的工作,是夜里两点钟上班,从来没有半夜出过门,第一天越想越害怕,吓得不敢去。后来想到师父说: “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 去掉最后的执著),就当作是师父让我去怕心的机会吧,不能错过,我又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一身正气,什么不好的事也不会有,于是出去了。外面下着雪,一路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直念到了单位。

一位负责帮我找工作的女士和我约会,谈完后,我给了她一份神韵广告,她高兴极了,说要订我们两个人的票,请我一起去,因为我告诉了她这个消息。我说很高兴和你一起去,但我自己付钱。过了几天她告诉我已订好了票,我真为她高兴,众生都在等得救。

最近政府部门给我介绍了一份在养老院实习半年的工作,每周三天,工作虽然累些,我也高兴的去做,去掉累的观念,去掉怕吃苦的心,把吃苦当成乐。我服务的那些老年人很愿意和我在一起,我的新同事也由于我而听闻法轮大法的福音。

工作的第三天,一位老太太鼻子出血,同事说她是癌症,目前状况比以前差很多,我想到生命一生等待的是法,就用中文和外文写了“真善忍”三个字给她,她不仅自己高兴的大声读,还坐着轮椅把字条给餐厅的每个人念,大家都说真善忍好。这一幕情景让我感动了许久。

2.主动清除思想业力

修炼前,我属于主意识弱的人,可以说有轻微的精神病症(恐惧症,强迫症,抑郁症),所以思想业和外来资讯干扰很严重,杂念也多。但大法就是给主元神的,如果主意识不清就不是个小问题,《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是专门的一节,我把它背下来了。

当师父“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发表后,我把它背下来了,能明确的分清哪个是真正的自己。当思想业冒出来时,我就经常念“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最近学《洪吟四》<对联>“万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师父告诉我们,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具有无比的威力,我深信不疑,大法的威力一定能彻底清除那些不属于我的妄念。

前几年在思想业严重的时候,看到师父的法像,就有一个不好的念头出来,怎么也压不住,我不敢看师父像,为此很苦恼,但我一直在排斥那个思想业,不承认它是我。现在发现这个思想业基本找不到了,没有了,肯定是师父帮我去了,不然自己是弄不掉的。

3.参与大法项目修心救人

在全球营救平台打电话救人,和同修在一起给大陆公检法打电话,还经常一起学法,交流,对我的修炼提升很有帮助。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发正念,打完电话总感觉自己比打电话前正念还强。能分担大陆主体大法弟子的压力,救度参与迫害的特殊人群,感到很荣幸。

电话接通就是缘分,接不通也随着铃声把正念打过去,除了正念不带别的观念,无论他们现在的身份如何,不管对方对我的态度如何,那只是在这个空间的表现,我只知道他们下来都是来听真相的,不让人的观念挡住众生得救,就是智慧的去讲清真相。

一次听同修打电话,说好几分钟也没有把真相讲出去,心里有些着急,在提醒同修之后又想:这让我看到了是让我修什么呢?联想到最近自己在大陆的一些亲友,同学和我联系,对有些人只是你好我好的说了,真相只隐晦的提到一点儿,还远远不够,时间不等人啊。周末马上写真相信,并下载《共产主义终极目的》PDF给了她们,有时间还应该做下去,并扩展到他人。

媒体需要新闻编辑,有一段时间,发现文章的点击量很少,觉得做这个项目太辛苦,还占用不少时间,不值得,心里就不愿意做了,琢磨着是不是应该退出来去做别的。

还是慈悲的师父告诉我该如何选择,学法时学到《转法轮》中:“地上的石头踢来踢去没人要,那我就捡那石头。”我一下子明白自己错了,认识到自己不想做,是因为有求名的心没得到满足,赶快去掉这颗自私的心,项目是一个整体,捡没人做的做就没错,无所求的付出,需要的就尽心做好。感谢师父教会了我选择之道。

当地推广神韵的专案需要人发资料,师父在梦中不止三次的点化我去参与,我参与的不多,但是在过程中,师父利用一切机会让我提高。比如,和同修一起住在宿舍里,我发现X同修对别的同修好,对我是另一样,心里就委屈,不平衡了,找自己吧,发现是妒嫉心,修吧,去掉它了,否则圆满不了。

宿舍是在小山坡上,离地30来米,来去都要爬上山的台阶,搬资料还要负重,发了一天资料后再搬就更感到累了。想到密勒日巴佛搬石头的故事,自己遇到这些根本不算苦,而且为众生吃苦是好事啊,平时自己太安逸了,这不又是去掉怕吃苦的心的好机会吗。

那天雪后,发完最后一份材料转身,没注意有冰,滑了个大劈叉,我赶快爬起来,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没事儿”,开始腿不得劲儿,就一直念,后来真的就没事儿了。

4.  信师信法正念出,病业假相不难破

近来在很多场合都听到同修交流有关病业的话题,我自身也有病业的表现。当学到《转法轮》的这一段法:“所以大家不要再找我治病,我也不治病,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  我意识到自己还是把“病的假相”当作“病”了,而且把它看的太重了。我认识到:对修炼人来说,病业就是假相,就不提它、不想它,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就是在不承认它,就是在消它,如果我们对病业假相连提都不提,它也就没有存在的空间了。

师父说:“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那天劳累的工作结束后,赶上晚上要值班写新闻稿,不能休息,可是腿和腰都不对劲儿,酸痛难忍,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就想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坚持写完。第二天不上班,身体更难受,症状象以前出现过的“痹症”,就想下次值班写稿的当天和第二天都还要上班,这怎么办?向同修请假吧。第三天早晨起来还是难受,想到要全盘否定旧势力,不能部分否定,请假等于没有彻底否定。

我想到要100%的信师信法,就会100%的没事儿,不能去对应常人的病症,那都是假相,去掉怕心,我反复念 “没事儿”,“好坏出自人的一念” “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我还有救人的事要做,不正确的状态消失与否,三件事我都会照常做。

在修炼中我还明白: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相,幻相,我都不要去执著,那只是我用来修心的机会。目前最大的事就是救人,世人都在等真相, “真相是救度 真相是希望” (《洪吟三》-歌词- 我们知道)。在我的修炼实践中总结出“修离私而不灭”这样一个道理,是师父让我明白的。宇宙空间中的生命由于“私”掉到人的这层空间,一切执著心都源于这个“私”,要返回去达到永生不灭,就要修去“私”,不断向内找提高心性,才能提升层次,才能返本归真。

感恩师父给与弟子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荣耀。弟子叩拜师尊!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