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怎样全盘否定旧势力

大法弟子 觉缘

【正见网2018年02月13日】

我们经常谈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问题,可是在实修的过程中往往有时把握不好,还出现了许多问题,下面我就谈谈我最近的一点儿认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讲:“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2]

从法中我们认识到,旧势力为了达到他们所要的,在历史上对我们每个人都做了非常细致的安排,给每个人都下了一个盘,并以一种机制的形式在自动运行,这个机制在宇宙中有,在每个人身体上都有。包括每个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你什么时候说什么,想什么,做什么,你有什么执着,有什么观念、遇到的各种人、各种事、各种魔难、甚至走路先迈哪条腿都做了详细的安排。在它们的境界中,它们认为它们安排的太完美了,没有瑕疵。然而,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又利用了旧势力的安排,给我们开创了一条最纯正、最快捷的修炼、正法之路。

这不同的两条路,由于层次的不同,根本属性的不同,其最终结果也不同。一个是为私的,一个是为他的。一个选择了被淘汰,一个选择了成就未来。

那么,为什么我们经常会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呢?我想主要原因有五种:

一是旧势力对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做了详细安排,一不小心,没用大法来衡量,那就会顺着它们的安排去想、去说、去做,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二是我们通过多学法,努力做好三件事,把我们原来在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根本属性,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新宇宙特性。在修的过程中,师父又把我们修好的那部分给我们隔开了,而还没有修好的那部分是和旧宇宙的本性是一致的,所以就容易和旧势力产生共鸣,就容易上旧势力的当。

三是有的同修对旧势力是先肯定、后否定,所以收到的效果甚微。比如说:有的同修身体哪个地方出现了痛、痒、或感到不舒服了,他第一念就想到了这是旧势力的迫害。他就想;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不承认它,否定它,即使我有漏,我也要在大法中归正,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

我们往往都认为这个同修正念强,知道第一念首先否定旧势力。可是,我们想一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你想到的第一念不是法,第一念就承认了是旧势力的迫害,你心里想它、要它,那不就等于是求它吗?本来是你提高的机会,你却把旧势力摆在了修炼提高的前面。

如果我们第一念在法上,首先想到“真修的人没有病,”[4]想到师父说:“炼功人将来修炼也不会舒服的,身体出现许多的功,都是很强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的你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强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要动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1] 。其实这都是好事,都是为了提高我们层次,加强我们正念的好事。我们却不自觉的招来了旧势力的迫害。

四是有些同修直接就承认了旧势力迫害的理由,例如:讲真相容易被迫害;真相资料在家里放着容易成为邪恶迫害的把柄;资料点儿容易被抄;协调人容易被判重刑等等。其实,大法弟子做救人的事与旧势力迫害根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师父说:“讲真相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我们不要把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和旧势力的迫害扯在一起,救人与迫害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五是常人的观念符合了旧势力的要求招来的迫害。比如2010年有一位同修,骑电瓶车在一拐弯处把右胳膊摔断了,小臂骨折,两根折断的骨头支出老高。同修和我都认识到;这一定是旧势力的迫害。因为它直接干扰到了我们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情。关键是我们不能被常人观念给迷惑,使自己走弯路,上旧势力的当。这事对一般常人来说骨头支出老高,你说他没骨折,他能相信吗?可是,对一个修炼的人来说,嘴上说没事,这是假象,可心里还是没底儿,还在打鼓,还有几分骨折得去医院对接,或找一个懂得接骨的人给接上,不然会长不好,甚至会残废的概念。

也有的同修说:“你这不是病,是假象,不能去医院,求师父就能好。”也许这个同修说的是对的,可是层次没有那么高,心性不在那,信师信法程度没那么强那能管用吗?旧势力不是就是利用人的观念来迫害你吗?它不是就是这么安排的吗?结果拖了两年,受了许多罪,最后还是做了手术。

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根本就不会有骨折的概念,我记得师父曾举过一个大法弟子被邪恶打的粉碎性骨折,也没有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还告诉他说你粉碎性骨折也没给对接就裹上了。这个同修连想都没有想粉碎性骨折与自己有什么关系,粉碎性骨折也没对接就裹上会残废,连残废的概念都没有,他该干什么干什么,结果很快就完好如初,又蹦又跳什么事也没有。我们讲人有多强的正念,法有多大的威力。如果我们都在法上修,正念正行,遇到问题向内找,根本就没有骨折得去医院治疗的概念,骨折的假象很快就会消失。还有一些观念我们都要转变,比如:着凉会感冒;人老会眼花;烫伤会起水泡;同修被迫害是同修有漏等等。其实这都是在考验我们信师信法的程度,也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过程。

那么,怎样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呢?

首先,应该认清旧势力与大法的关系。旧势力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它们自己,为了自救,在很久以前就安排了一套它们认为可以自救的系统,大法弟子的修炼圆满,就是它们得救的希望。可是,在正法中,它们发现大法弟子走的是一条最纯正、最快捷的修炼之路,不是它们安排的路了,出于妒忌,出于最大限度的保存它们自己所执著的东西,它们就竭尽全力的搞破坏,目地是按照它们安排的路,修完了还是它们那套东西,只改变别人,不改变自己。只改变表面,不改变内涵。因为旧势力本身都不纯了,修成了能是纯正的吗?比如用白色来比喻,旧势力本身都是灰色的。那么大法弟子怎么修也超不过灰白。只有按照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修,才能改变实质,才能由为私改变成为他,才是师父所要的。

实质上旧势力的本质就是要毁灭众生,我们是救度众生。这两条路在修炼上没有任何关系,是截然相反的两条路。我想认清旧势力的本质就能做好全盘否定旧势力。

其次,在我们的头脑中就不应该有旧势力的存在,也没有它安排的这个关那个难的,在心里没有它的位置。在宇宙中一个不被承认的生命强加给我们的任何魔难,我们都不要,它都是在犯罪。因为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也不要。遇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就像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旧势力一样,根本就不去想它,这就是在全盘否定旧势力。

再有,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必须多学法,“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1] 我们必须事事用法来衡量,符合大法的就去做,不符合大法的坚决不做。师父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3]我们就听师父的话,就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这就是在全盘否定旧势力。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