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实修的一点实践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2月12日】

师父的法身在我修炼之前就陪伴看护着我了,那时给我展现的景象是,师父非常巨大的功身把我举到半空,把灯打开,在光线的照耀下看到许多人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煎熬,他们在泥泞的沼泽里伸着胳膊向我呼喊着,救他们出来!似乎救众生是我的使命,但是,不敢想象,我怎么有能力救人呢?虽然在中国知道法轮功,但失之交臂,未能修炼。第二次来美国后,我悟到了师父安排我在美国得法,从此,我毫不犹豫的走上了修炼道路。

2001年因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自此开始了我修炼的路程。由于我在常人中也是一个心地善,乐于助人,根基好的人,所以,从开始读《转法轮》就没有障碍,就坚定随师修炼,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从一开始,我就明白每做一件事都要按照师父的法理行事,平日经常反省自己,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按照师父说的,做任何事情都要顺其自然,顺其自然这四个字时刻萦绕在我脑海中 ;而且,每过一段时间还要反观自己所走过的路是否符合法的要求。由于我的本质就是个思想简单的人,遇到烦心事一定绕着走,不去想它,因此,一路走来,非常顺畅,真觉得法不难修,而且,随时随地感到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得法不久,我遇上一些大法弟子在中国大使馆前绝食抗议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正巧我的第一个工作结束,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我参加正法活动,快速提升自己,赶上正法進程的一次机会。我挤在绝食抗议的同修之中,晚上睡时我卷缩在我自己的小车中,曲身而卧。而我的车就横在黑洞洞的使馆大门前,之间只有过一辆车的距离,并且在摄像头监视之下;这些都不能在我心中荡起任何波澜,觉得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旁,日夜看护着我,一点也不害怕。只感到参加四天的绝食反迫害活动很难得,很充实。

得法后,找什么工作呢?一个声音告诉我去诊所工作,因为我在中国时曾经在中国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系進修过,现在看来这也是师父安排的。我体会到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即是生活,又是在常人中修炼的道路。因为,我从小生活在舒适安逸的环境中,从未受过苦,80 年代末开始在外国公司驻京办事处工作,环境条件极佳,工资待遇丰厚。除了身患骨癌受苦还业之外,再也没有遭过罪。所以为了让我更快提高,给我安排的工作又苦又累,环境复杂,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而且,雇主给的报酬非常苛刻,我在其中守住心性,对病人体贴入微,用尽力量给病人治疗,经常是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并且,用师父讲法中的道理,解释他们得病的原因,打开他们的心结,在轻松友好的气氛中让他们听到更多的真相,我接触到的病人都和我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改变了对大法的片面看法, 好长一段时间我们家星期天上午总有7-10人炼功,有人得法成为大法弟子,有人一起炼了很长时间的功,有人退出邪党组织。病人对我的工作都很满意,很多在西医那儿治不好的病,在我这得到缓解,一方面用正法理开导他们,改善心情和环境。另方面,利用我的能力治病,每当我治好较重的病人,每当病人满意的夸奖我时,我便在心中默默的祷告:谢谢师父!牢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我在实践中深深体会到我们的师父多么的伟大和慈悲,而我很渺小,更激发我从小事,从平凡的事上多想想,问问师父我做的对吗?不断修正自己。

在修炼和工作中,不断学习师父的法理,才能保持一颗平静安详的心态,才能不偏离法。只要有机会我就积极的参加各种学法小组,自从十几年前开始网上学法以来,我一直坚持不懈,无论是网上,还是面对面的学法,只要有机会我都参加。

其实我是个自制力很弱的人,自己学法困难,很容易走神。师父英明,让我们改字,可真是造福于我,改字就是一个字一字的学法,不困不累不走神,只要有时间可以不停的改四讲,有个同修家里有几十本《转法轮》,我几乎全改过了。

修到现在,我不会背法,也不象有些同修大段引用师父的讲法,滔滔不绝的谈论心得体会,但是,我感到师父的法理象血液一样,不断在我体内流淌,当你需要时自然而然的体现出来,象一个大法弟子行事一样。

修炼不是一帆风顺的,师父会根据你觉察不到的执着心,考验你的心性。十年前,我的一个朋友是个西医改行中医的医生,她劝我申请执照开中医诊所。许多同修也劝我改行,说师父讲了修炼人不要给人按摩的法,说我不能干这工作。从人心上讲谁都愿意有一个体面,有成就感的,挣钱多的工作,各方面推动下,年轻时争强好胜的心死灰复燃,梦想做一个诊所的医生,地位高,  有面子,等等。可是行动起来非常不顺,各方面压力都很大,而且,脑子里时时刻刻都被这种虚荣心阻塞着,炼功中,发正念时,满脑是开诊所的问题,整个人混混僵僵的,很不舒服。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呀!跑偏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了!这不是名利心在作怪吗?远离师父的法理了!太可怕了!师父呀,我不要这些人心,我要跟您走!念头一出,马上象灌顶一样,从上到下,全身通透人精神起来了。其实同修说的也不错,我体悟到每一层次有每一层次的法理, 师父给每个人安排的修炼道路不同,对师父讲的法在具体问题上的认识上也有所不同,但执着心不去绝对修不上去。对我而言,师父就是让我做个吃苦受累的小和尚,而不是来美国享福的。

我是个个性比较强的女性,阳刚之气太盛,路遇不平之事,吹胡子瞪眼,跟人大吵一番,象炮仗一样一点就着。自从学习了“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后得知,古人云“人之初,性本善”,我的坏脾气不是天性,是从小受党文化的影响,背离了传统美德。而邪党就是要使所有人离经叛道,离神的要求越来越远,進而毁掉整个人类。作为要修成神的人,怎么能迎合恶党的邪念,这个执着一定要去。道理似乎明白了,修起来太难了,没经大脑的大小脾气仍然出现,每次都在师父法象前忏悔,但还是管不住自己。怎么办呢?!

去年神韵在我们地区上演,我和一个我十分敬重的同修A作后台服务。当我们一起去看演出走出后台时,她突然变的很严肃的批评我,说话嗓门太大,不注意影响,在美国社会人人都有礼貌,两人说话不影响第三者,等等。一路在批评我,我一句话没说,只是心里默默的念叨,别发脾气,千万别发脾气,她是为我好,为我好。看着她阴沉的脸,心里一片茫然;進了剧场的大厅,正巧碰到一位同修和我打招呼,我没在意象平时一样回答。同修A立刻指出:“看!说了你还不改。”“唉!”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又是没说话,心想也就是你,换了别人我早就翻了。坐位子上,与邻坐的同修B 说了几句,转头刚要与她缓和一下气氛,她的脸蹦的紧紧的说,“你这个人怎么不听人劝,你看看剧场的美国人谁这样大声讲话!......”我懊丧极了,恨不得有个地缝钻進去,这是第三次被说了,怎么不长记性呢! 一直在自责;演出结束走出剧场碰到同修,寒暄两句,第四次又被批评;回到后台進办公室第五次又被批评;我无言以对,心里很难受。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泪流满面,只想同修A 千万不要以为我生她的气了,因为,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她的行为,帮助我改掉我最致命的执着 —— 爱发脾气的唯一方法,但是,心里真是难受啊!回家后,每每这场景出现在脑海中,心酸的泪水就夺眶而出,一直在求助师父。我觉察到,沉浸在这种晦暗的心理状态,可不是好现象,后来,每当这种情况出现,我立刻发正念排除。

持续了10 天,记得那天晚上集体学法发正念时,我同样求师父加持,灭掉我空间场中不好的思想念头和业力。突然,“轰”的一声,一根巨大的水柱在我眼前冲天而起,转瞬间回落的水柱变成片片透明紫色的巨大花瓣,无法形容的漂亮,滚动的水珠掉落在我脸上, 身上,哇,沁人心脾,太舒服了!这时紫色的花瓣中间显露出银色的功柱直通云霄。谢谢师父!我心里感念着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