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年前对老年法轮功学员的冤判日渐增多!

石铭

【正见网2018年02月11日】

离年傍节,阖家团聚,儿孙绕膝,欢度新年,是老人们最幸福的时刻。可是在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里,却是另一种境况,老人被无端抓走,冤判入狱,一家人愁云满面,泪眼模糊,思念亲人,悲惨度日。据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报道,2018年1月份6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接近年根,中国大陆各地公检法非法冤判法轮功学员的数量越来越多,其中不少是年过六旬的老年大法弟子。下面是笔者跨入2018年来从明慧网摘录的几起冤判老人的案例: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狱折磨,从武汉女子监狱里出来时头发枯白,骨瘦如柴。仅十九天后,就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中,崔海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屡遭绑架、非法关押,二次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开除工职、剥夺了一切工资福利待遇,还经常遭到骚扰。

四川省乐山市犍卫县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钟俊芳女士,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三次被非法判刑,刑期总共长达十七年半!目前在四川龙泉女子监狱被迫害的身体严重变形,骨瘦如柴,体重只有六十多斤。家人要求释放回家就医,监狱称:“人现在还有气在,不能放。”

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董玉芳,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被庄河法院冤判五年,上诉被驳回。董玉芳现年六十三岁,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绑架,二十九日被放回家,但被构陷、非法庭审。董玉芳的丈夫郭书春二零一七年春天被冤判五年,现被关押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迫害;儿子郭吉祥在二零一七年春天被冤判一年零八个月,现被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遭受迫害。

河北唐山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何益兴、张月芹夫妇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在遵化市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地北头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到遵化市拘留所,晚上被遵化市拘留所所长王爱清(音)绑在死人床上。十一月二十一日秘密非法开庭前,审判长苗瑞生(音)扬言:“再喊法轮大法好,把你扔到炼人炉里!”

二零零八年,何益兴和张月芹夫妇分别被枉判七年和五年。在石家庄河北省女子监狱,狱警对当时六十多岁的张月芹进行电击、针扎、细针用完了用粗针,还打她耳光,耳朵当时被打出血,直打到行恶者手腕疼得打不动了。

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南亚小区法轮功学员陈以仁,男,七十五岁。被重庆市江北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勒索罚金五千元。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辽宁锦州市古塔区法院在锦州看守所非法庭审了两位八旬老人陈立军和裴瑞芬。近日得知,二人均被枉法判刑,陈立军两年,裴瑞芬判三缓四。

山东省寿光市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郭秀青,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洪伟、杨义贵伙同纪台派出所副所长及多名警察到家绑架,八月一日被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七年。

河南平顶山市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玉霞,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在路上发邀请函,请人们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穆亚东的庭审,遭绑架、构陷,被新华区法院非法判五年。

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历史,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可是自共产邪灵附体中华大地之后,传统文明被中共破坏殆尽,古风不再!特别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长达十八年的血腥迫害中,成千上万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残致死。数千万大法弟子的家庭都曾经遭受过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

特别是近一、二年,中共对老年法轮功学员的冤判案例日渐增多,而且年龄越大,刑期越重,几乎都伴有并处罚金。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仍然在执行,而且部分地区执行的越来越坚决。这种现状不是一省一市,是普遍的,全国性的。谁是操控这场迫害的背后主谋呢?人们自然会想到实施这场迫害的最高“衙门”:中央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司等。

现政权主政的第一个五年中,曾经把“依法治国”作为治理乱局的国策,从目前的现状看,上述“衙门”不但在“依法治国”方面收效甚微,而且肆意践踏宪法和法律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尤其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和维权律师上,尤为突出。这些所谓“衙门”胆敢跟现政权对着干的目的很明确:持续迫害,逃避清算,企图把现政权也拉入血债帮以延缓灭亡。

有道是人在做,天在看。是非、好坏、正邪、善恶老天都在看着,分毫不差。最近大纪元不断刊登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案例,四百余大老虎、万余遭恶报的案例,在警醒所有的迫害者,也在警示着所有的世人。三国时刘备有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俗话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法轮功学员也经常告诉世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愿君深思!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