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湖春水半湖冰

武帝

【正见网2018年02月10日】

现在是夏历2017年腊月了,信步走向湖中,湖南面的冰厚厚的有人在溜冰,看向北面,湖水早已波光粼粼,这才想起已经立春了。

冬天好冷啊,犹记得应该属于20世纪70年代以前,那时候,一到冬天就大雪纷飞,村庄、田野到处都是一片白皑皑、洁白素装,冰树琼枝。不知大人们是否为生计忧心,但孩子们却象雪中摇曳的蓓蕾,乐趣横生。

雪花飘飘新年到,山东的乡村过年有个风俗,从大年初二开始,要去接本家族出嫁的姑姑和姐姐、妹妹回娘家过年,那时候我才几岁啊,因为是长子,就担当起接姑姑、姐姐回娘家的任务了。

接送车辆是独轮手推车啊,大大的轮子,车两边是两个长方形大筐,车有两个车把,一根畔搭在双肩上,平时农用的。本家族内的哥哥推着独轮车,我在前面牵着绳子拉着,在雪中吱呀吱呀的走向姑姑、姐姐的村庄。

大人们常说冷,但我没有冰雪冷的记忆,只有没事时衣着的冷。那时的村庄大大小小的湖泊星棋罗布,莲叶奇香四溢,菱角、水草清脆光润,那水清的一看到底,鱼儿楚楚可见。满满的湖水在冬天会不断的结冰,有人脑袋那么厚,随着结冰湖水会不断地下落,最后水会很少了,那冰层就从岸边台阶状的一层层的铺满湖底,我们都说它冻干了。

感觉这是真正的冬天啊,天正、地正、人也比较正,所以冬天冰天雪地,夏天浩雨连连,连月的雨我们叫做“布雨”,在南方叫梅雨季节吧,因为后来的岁月一直延伸,冬天越来越不愿下雪了、也越来越不冷了,甚至很少结冰了,而夏天“布雨”也再看不见了,很少下雨了。

延伸的几十年的冬天不再冷,出乎意料的换成了中共屠杀法轮功学员积尸如山的恶毒极寒;夏天不再热,换成了中共屠杀法轮功学员的血雨腥风。风雨飘摇的人们随着中共邪教一路下落,如今就要2018年了,冬天又冷起来了,下来了好几场大雪,湖面冰封皓齿,也能载人了,看到那雪花真是花啊,多边形绒状的花,雪姑娘的心情如此明媚了。

半湖春水半湖冰,时空走到这一步,春天的脚步正悄悄地走来,天在正,地在正,人是否也在正?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明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