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芳华》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王庆行

【正见网2018年02月05日】

最近中国大陆一部叫《芳华》的电影吸引了大众的眼球。这是一部反映中国文革末至改革开放初期的历史影片,该片讲诉了六十年代的人们在那个历史背景下的无奈遭遇。

故事的男女主人翁——刘峰与何小萍,两个最善良却始终不被善待的人:一个是处处帮助他人的活雷锋、年年被组织表彰成先进的楷模,因表达了对女战友的爱慕之情就被组织定罪为“耍流氓”,又因坚持自己没有耍流氓不肯“认罪”就被“处理”到前线去参战,在战争中失去一条手臂,但战争结束后社会对这位“参战英雄”并没有应有的尊重与回馈,反而是处处刁难,不光妻子嫌弃他离他而去,就连求生也受到执法部门的敲诈为难;另一个是因父亲在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母亲改嫁,从小就失去亲情的人,因家庭背景不够显赫在文工团就经常受到欺负和刁难,后来因对那个团体的是非不分、自私冷漠而绝望,于是就自我放弃了上台演出的机会,但她的这种因绝望而放弃的行为,在那个凌驾于人性之上的“组织”看来就是不听话、不服从安排,也是有问题的,于是也被“处理”到前线去做军医,在看尽战争对生命的残害、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身心受到重创使精神出现了问题,不过有幸后来恢复了正常。

因为这样的结局,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因为男女主人翁太“倔”、不识时务,所以才导致了他们的人生悲剧。诚然,电影中那些识时务的其他人:诸如选择门当户对而放弃爱情的男二号、那个被男主角爱慕却一心想着嫁华侨移民的女歌手,他们都是聪明、世故、圆滑又现实的,所以他们在物质生活上是成功的,一位赚了很多钱衣食无忧,一位嫁得好、有房有车。比起男女主人翁的遭遇来说,他们确实是人生的“大赢家”。

但是,男女主人翁这样让人心疼的结局,难道真的是他们自己的原因吗?他们只不过是坚持着自己的善良和做人的准则而已,这样都有错吗?男主人翁只是正常表达自己的情感,并没做出格之事,这有什么错?女主人翁只是不愿意在好人被冤枉被处罚后落井下石,这又有什么错?或许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就更有感触了:他们的错,仅仅是错在不听话、不服从。换句话说,凌驾在人们之上的那个“组织”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它说人错了,人就是错了,没有任何申辩的机会,更没有真正的是非可言。这便是中共这个邪恶“组织”的邪教本质了。

可悲的是,几十年过去了,时代也在变化着,但中共的邪教本质却没有改变。可笑的是,贼喊捉贼,明明自己是邪教,却要伪装成正义的化身,诽谤其他是邪教。自以为谎言重复千遍就会成为真实,到处在学校、社区、医院等各个领域打出“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的口号,要求各单位成立“无邪教办公室”,并把“有无邪教分子”作为一项考核指标。这种种贼喊捉贼的疯狂行径,折射出了中共内心的恐慌,因为当下人们在逐渐的清醒、科技的发达也让中国大陆的人们不再封闭,只要走出去看一看,中共多年来编织的谎言就不攻自破。明白真相的人越多,这个邪教组织就越害怕,既怕自己的暴力专政无法持续,又怕自己曾经作的恶遭到清算。于是,就要赶紧此地无银的强调:自己不是邪教、要去打倒其他邪教。

那么,究竟什么才是邪教呢?顾名思义,就是邪恶的宗教。其中包含两层含义:它是一种宗教,宗教是有组织的,还要有仪式,有固定的集会;它还是邪恶的,正当的宗教都是教人向善的,并且禁止杀生,而邪恶的宗教却是政教合一,搞极端恐怖主义。再看中共的存在结构:有严密的组织、还是网状的分支结构、以支部的形式深入到社会各个领域,每个党员都要建立档案、各种社会关系被中共查得一清二楚;中共党员入党要对着党旗、党徽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即是用自己的生命去发誓,这一行为与基督教的洗礼、佛教的受戒一样,是一种严肃的仪式,但与正教不同的是,中共却要求党员发誓“把自己生命交给它”,这可以说是一种十分恶毒的誓约了;一般的宗教,成员们都有固定的集会,如佛教的弟子们集体诵经、基督教的成员集体做礼拜,同样中共的党员们也会定期召开支部会议,学习的同时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有组织、有仪式、有集会,这十分符合宗教的特点,但中共本身又是邪恶的。

世界各国的人们都有着不同的宗教信仰,但正常的宗教和邪教是有着本质区别的:正教善待他人、为他人付出、尊重一切生命、不杀生,佛教中就有佛主“舍身喂虎”的故事,基督教的神耶稣也为了给人赎罪而甘愿被钉在十字架上;邪教宣扬恶斗、专制独裁、为了保全自己藐视践踏其他生命,中共就一再的强调“党什么都要管”、什么都是党说了算,甚至为了维护党的统治可以牺牲一切,曾经的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在“非典”期间逃到上海,就下令要人们“用生命来保卫上海”,可见其的自私与邪恶。正教修炼讲缘分、个人有信仰自由、来去随人愿,中国历史名人张三丰最初就是佛家弟子、后来又转修道教;邪教搞霸权、准进不准出,正如当今的传销组织、恐怖组织以及中共,中共党员一旦入了党,要退出是不可能的,除非犯错误让它开除,同样申请入党也没有自主权、要接受它的考查,如果它看重了某位优秀的人、想吸纳入党、那么这个人一般是不能拒绝的,总之,个人没有任何自主权。

正教和邪教还有一个根本的区别在于:背后的主宰者不同。正教是由真正的神所主宰,庇佑信徒;而邪教却是由魔鬼主宰,欺骗大众。正神都是宽容、慈悲的对待众生,古今中外的所有修炼法门,无论佛家还是道家,只要是正派的,都是禁止杀生的,更不允许自杀,因为修炼界有一种说法是“人是神模仿自己的样子而造的”,所以人自杀就等于是弑神;由此不禁让人想起当年中共精心编导“天安门自焚伪案”来构陷法轮功,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中就明确讲到了修炼人不能杀生,所以十多年前在天安门前“自焚表演”的人怎么也不可能是炼法轮功的,为了煽动大众的仇恨而使用这种拙劣又歹毒的手段,也只有毫无人性的流氓干得出来了。而魔鬼却喜欢杀戮和嗜血,古有婆罗门教、巫教等杀生(人畜)祭祀,今有中共对血的崇拜。中共尤其喜欢红色,无论是国旗、舞台背景还是其他正式场合所用的装饰,都是一片红,这便是对血腥的渴望与崇拜。它们自己倡导的“血染的风采”,不是什么高尚的英雄主义,而是嗜血的表现。从中共成立之初就未停止过杀人:最初斗地主、杀富人,到“解放战争”的内战、杀国民党,再到三反、肃反等运动、杀党内的可疑人士,再到“文革”、杀知识分子与各类精英,再到“六四”运动、杀学生;再到迫害法轮功、杀修炼人……它所杀的这些人,难道都是坏人吗?显然不是,只不过是它眼中的异己罢了。中共这种定期斗争、周期杀人的习惯,正是因为它背后的魔鬼需要嗜血,没有血的供养,它就无法存活。所以不难想象,它到最后也会杀自己人。

为什么说中共到最后也会杀自己人呢?西方有句谚语:真理需要坚持,谎言才善变。看看中共的立场,从来都是善变的,就连政策都可以朝令夕改。回顾历史:在它搞土改时,为了得到农民的支持,就承诺给农民土地,可看看今天中国最穷的不依然是农民吗?土地给是给了农民,可之后又以各种名目低价征收、占用,最后是政府官员和开发商赚了大钱,农民到最后既没了房子也没了土地;在它搞经济时,为了得到工人的支持,又承诺给工人工厂,漫天宣传当工人最光荣,可经济改革一来,大波的工人失业,这些工人大多居住在城市、并没有土地,失业之后很多家庭因此失去了生活来源;在它搞意识形态建设时,为了得到知识分子的支持,就承诺给知识分子言论自由,后来政权稳定了,出现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假象,到“文革”一来,草木皆兵,大多知识分子都受到了残害,在中共的淫威下,谁还敢奢望言论自由?再看它对法轮功的态度:1999年之前,法轮功在中国盛传对社会道德回升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当时的中共一方面作为收益者,一方面为了体现自己管理的国家也有信仰自由,于是在社会各大媒体都对法轮功持正面报道,可后来江泽民因为嫉妒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实际上是魔鬼惧怕正义的力量),恐慌之下立马翻脸,将法轮功污蔑为“邪教”。无论是农民、工人、知识分子、还是那些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汇聚起来的集合就叫做“群众”,中共口口声声说着要“为人民服务”、要“走群众路线”,可被它踩在脚底玩弄的也正是这些群众。因为它善变,所以它不讲道义;因为它善变,所以它没有真正的准则;因为它善变,所以它某天也会把魔爪伸向自己人。

为什么在中共的统治下好人却活得艰难?为什么中共要迫害法轮功?为什么中共要贼喊捉贼地鼓吹“反对邪教、铲除邪教”?因为它才是真正的邪教!因为它的邪教本质使之嫉妒、使之害怕。常言道:鬼怕神、邪怕正。好人和修炼人的正直善良照得它无地自容,所以它就处处作怪;又因为怕大众清醒后看清它的真面目不便统治,于是不停地粉饰太平、不停地找他人为自己背黑锅、不停地栽赃嫁祸。只是,苍天有眼,邪不胜正,真相一定会有大白的一天。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