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身边的怪异事

大法弟子 辛言

【正见网2018年01月27日】

四十年前,我下乡在丹东岫岩县的洋河公社。离知青点不远,有个叫李树生的人,当时三四十岁,有“鬼眼”,人称“鬼眼李树生”。他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景象,会掐掐算算,非常准,周围找他看事的人不少。年青人对他是又好奇又害怕。

鬼眼李树生是个有奇异经历的人。样子岭大队有个王玉荣的家庭妇女,当时不到三十。有天早上,天刚麻麻亮,李树生出去解手,就听长冈子小岭传来一个女人鬼哭狼嚎的声音,边哭号边哀求:“我孩子小啊,你们别拉我走!”李树生吓了一跳。往长冈子小岭再一细看,那女子披头散发,极力挣扎,两个戴尖头帽的小鬼儿扯着女人往岭上拖。老李看不出是谁,但凭声音,怎么那么像本队栾洪升的老婆王玉荣。他本想去栾家看看情况,因为有事,就把这事给忘了。过了三天,老李忽然想起前日事来,便去栾家探望。半路遇见王玉荣的婆婆匆匆来找李树生:“俺家玉荣怎么啦,昏睡三天了,也不醒。”。“我都知道了,我就是为这事来的。”老李把看到的情况告诉玉荣婆婆。说:“玉荣的魂儿现在拘押在山神庙里,今天不领回就晚了!”这可急坏了玉荣婆婆,直哀求怎么办?

老李如此这般一阵交代,王婆婆烧纸焚香如是照做。真是奇了,王婆婆忙活完,昏睡的王玉荣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好了!

为了证明此事,我和点儿上另两个人还特意跑去,问了王的婆婆,看到底是不是真事,嘿!还真有此事。在我的知青两年中,见证过好几件奇事,另一件事是:

这天,窝棚沟一个老太太死了,李树生前去吊丧。烧大纸(给死人烧车马人儿)时,他远远的看到本大队(现在叫村)的张洪德挺怪,瞅人不注意,就从焚烧的纸堆里抓一把纸钱(给死人烧的纸灰)儿往兜里揣。两个衣兜儿揣的满满的,还揣。李便对身边的人说:“张洪德要完(死掉意思)啦!”大伙儿以为他又闹什么玄虚,都说:“可别瞎说,人家才四十多岁,好端端的••••••”

几天后,李到大队办事,正赶上张洪德开着拖拉机也经过大队,大队一帮干部正在开会。不知谁问了一句:“老张,干什么去?”张说到东沟小甸子拉瓦。张走后,李树生一本正经地说:“这伙计完了,他活不多长时间啦!”就和大队开会的人说起前几天看到的事情。话说完没多久,传来话说张洪德死了,就在样子岭大拐弯翻车砸死了。

历经种种,我在想:世上有没有鬼,存不存在神佛?无神论真的是科学?我们天天视为迷信,大加批判的东西,如今,竟真真实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无神论又作何解释?

这样的真实故事,在我下乡的农村,经常能听到,都是隔我们不远的谁谁家的真事儿,时至今日,特异功能、玄幻事件在网上也不稀奇。我们从身边也时能听到这样奇异的真事。中共宣传的无神论无非是破除人的有神论,否定善恶有报的天理,从根本上破坏人的道德。虽也欺骗了很多人,但能欺骗所有的人吗?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