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将近 迫害法轮功的案例却愈多且重

石铭

【正见网2018年01月24日】

离年傍节,按照中国传统的习俗,人们都在忙着操办过节物品,迎接那一年一度阖家团聚的时刻。可是在部分法轮功学员的家里,却用泪水伴随着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

从明慧网近期报道中得知,进入腊月门,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法院非法冤判的及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愈多且重。在此仅举几个案例:

据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八日报道:年仅四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桂玲女士,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在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当天被迫害致死,情况至今不明。

鲅鱼圈法院非常紧张,严密封锁消息,并且要求每个法院职工写保证书对此事不宣传、不议论、不许两人交头接耳,出现后果自负。王桂玲在牡丹江市林口县的老家现在也被监控,曾有人前脚去家里串门,后脚就有警察进屋问谁来了。

王桂玲女士原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林业局职工医院内科护士,家住林业局职工医院隔壁的住宅楼,为人宽厚、心地善良。王桂玲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八年多的迫害中,曾经多次被绑架迫害,遭警察毒打,被非法劳教两年、判刑四年,二零一六年六月出狱,后来流离失所,辗转来到辽宁省营口市。(请看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八日《王桂玲被辽宁营口法院庭审当天迫害致死。》)

另据近期明慧网报道: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狱折磨,从武汉女子监狱里出来时头发枯白,骨瘦如柴。仅十九天后,就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中,崔海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屡遭绑架、非法关押,二次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开除工职、剥夺了一切工资福利待遇,还经常遭到骚扰。

河北省涿州市法轮功学员陈凌梅,二零一四年起在石家庄市女子监狱遭三年冤狱,出狱时双眼失明,不能自理,仅三个多月后,就在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含冤离世。陈凌梅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曾数次被非法关押劳教,酷刑折磨。

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董玉芳,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被庄河法院冤判五年,上诉被驳回。董玉芳现年六十三岁,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绑架,二十九日被放回家,但被构陷、非法庭审。董玉芳的丈夫郭书春二零一七年春天被冤判五年,现被关押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迫害;儿子郭吉祥在二零一七年春天被冤判一年零八个月,现被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新疆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法院对邵生瑞、樊映霞夫妇分别冤判三年有期徒刑,现两人均已上诉到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

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中,警察把诱骗邵生瑞、樊映霞四岁的女儿和脑瘫的残疾儿子的陈述都作为所谓“证言”,并将他们作为所谓的“证人”。

一年多来,两个孩子全靠樊映霞母亲照顾。樊映霞的母亲体弱多病,一直在内地生活,为了照顾两个外孙,专程从内地到新疆,她人生地不熟,艰难地维持着两个外孙的生活。在判决书尚未送达之前,樊英霞母亲就中风了,现仍住院。樊映霞幼小的女儿暂时寄养在亲戚家,而脑瘫儿因行动不便,一人在家中,生活无法自理。

山东省寿光市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郭秀青,被寿光市法院非法判七年,上诉已被潍坊中级法院立案。郭秀青曾被劳教迫害两次,在第一次劳教期间,小女儿因承受不住精神压力而跳河自尽;在二零零八年第二次劳教期间,儿子因一次次遭受精神打击,出车祸造成一级残疾,一切生活不能自理,必须人照顾。

郭秀青老伴给寿光市一些部门主要领导写了呼吁信,并呼吁善良、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郭秀青回家,与他一起照顾一级残疾的儿子。

一桩桩被中共一手制造的千古奇冤,一个个被中共蓄意制造的人间悲剧,一家家令人心碎的悲惨遭遇。这是在中共“依法治国”的谎言下掩盖的成千上万起迫害案例之一,用惨无人道、惨绝人寰、丧尽天良等多少形容词都无法形容中共所犯下的滔天罪恶。

有位法轮功学员说: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刻都是他们家最忧愁、悲伤的时刻,没有欢声笑语,没有美味佳肴,一家人默默无声的坐着,在心中寄托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有多少这样的家庭?真是数不清啊!在中国大陆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亲人,盼望着这场迫害早日结束,盼望着所有人都能够象正常人一样过年过节,盼望着能够拥有最起码的人权。可是只要中共邪灵存在一天,迫害就不会结束,拥有人权只是一种奢望,人间也不会太平。

愿中国大陆更多的民众早日觉醒,认清中共的流氓本性和邪灵本质,脱离中共邪灵的桎梏,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不做马列子孙。希望国际社会都来关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帮助中国民众结束这场迫害,这是全人类共同的责任。

“彻底解体共产邪党,清理人间的共产主义邪恶因素,全面反思近二百年来人类社会的堕落和魔变,成为今天人类的当务之急。归正人心,净化社会,回归传统,重建信仰,重新体认与神的联系,找回与神的纽带,这是每个人的责任,也是每个人得救的希望所在!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神在看着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