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人类罪必受到追查!

——江氏集团的历任迫害法轮功主犯在重庆犯下的累累罪恶
石铭

【正见网2018年01月16日】

据明慧网《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十八年遭迫害综述》,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七年七月,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至少就有4780起,被迫害致死的有214人;失踪92人;被非法判刑、庭审的法轮功学员有527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910人;被绑架、非法抄家、强制洗脑的有2147人;被骚扰的有787人。 二零一六年一月至二零一七年七月这一年多时间遭迫害的案例又有994起,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有6人;被非法判刑的有29人;被非法批捕、庭审的有41人;被非法拘留、长期关押迫害的有193人;453人遭非法骚扰;154人被非法强制洗脑。

这里仅举几个迫害案例:荣昌县副县长、法轮功学员张方良二零零一年十月去铜梁县出差开会,利用工作之余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铜梁县610邪恶之徒绑架,遭到八个月的酷刑虐待,并注射不明药物,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八岁。 张方良一九九八年初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净化,他身患二十三年的乙肝病不治而愈,法轮大法“真、善、忍”使他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清正廉洁,不收红包、拒吃请,下乡不吃不拿农民的,挽起裤腿下田同农民一起干活,在外吃饭自己掏钱、不揩单位的油,这些事迹在当地民众有口皆碑。 张方良生前工作过的地方,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农民自发来到荣昌县殡仪馆,却被警察拦住不准参加吊唁。当地群众议论纷纷,一位在行政单位开小轿车的司机说:妈哟!荣昌县唯一的一个清官被害了,那些贪官反而没事。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邓超,男,四十九岁,重庆石油部门工程师,他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应晋升“高工”职称被取消、原任的基层领导被免职,而且还受到种种非人的迫害,他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依法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遭到报复被迫害致死。

重庆市合川区七十八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被“610”、警察绑架、关押、毒打,遭到洗脑、打毒针等迫害致生命垂危。他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洗脑、打毒针等酷刑折磨致死。 郑开源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检举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要求严惩祸首江泽民。

重庆綦江县松藻煤矿王森林的女儿王积琴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多次被体罚、毒打,恶警还以治病为名指使七、八个吸毒犯对她强制灌入不明药物,导致她休克。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二十九岁。 小女儿王积凤为了说句:“我们需要真善忍”的真心话,多次遭受迫害关押。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王积凤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三日含冤去世,年仅二十六岁。 王森林在连续失去两个女儿的恐怖和悲痛中,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七月,王森林的妻子杨国正(六十三岁),根据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正式向最高检察院投诉,状告残酷迫害千百万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江锡清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大年初三,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尚有体温的情况下送到殡仪馆)的消息震惊海内外,监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于二零一零年的一月给罗泽会(被江津区法院非法秘判八年的江锡清妻子)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 面对江锡清的冤死,家人一直找有关部门要求严惩凶手。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江津区政法委和610妄图逃脱他们犯下的罪恶,通过地方的恶警、国保大队和公安派出所上门抄家、殴打律师等,阻挠江锡清子女为父申冤!江锡清妻子罗泽会老人,也一直在被抓捕逃亡中度日。 警方为追捕罗泽会,将儿子江宏斌绑架做人质,多次带他去抓他的妈妈。儿媳邹绪群不堪重压与丈夫江宏斌离婚。离婚后也难逃610、国保、政法委、重庆监狱及社区的恐吓与骚扰,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重庆巴南区法轮功学员黎正芬因为修炼法轮功,两度被中共非法判刑和劳教,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和重庆女子劳教所历尽殴打、反铐、侮辱等酷刑折磨,身心俱伤。 黎正芬由于受警察毒打,终日又遭受“包夹”的恐吓、体罚、辱骂、踢打与迫害,睡眠少,精神肉体受到巨大伤害,已站立不稳。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黎正芬站在楼梯口,面对劳教所易队长粗暴训话时,晕倒了。她右后脑摔伤,送324军医院止血缝针,当时医院查出黎正芬患有肝癌,因此“保外就医”。 但是,身受中共暴力伤害的黎正芬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自迫害法轮功以来身居中央的几个要员,曾经先后在重庆市主政,他们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迫害法轮功的主犯。薄熙来在重庆主政时曾下密令说:“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在动员会上薄熙来又说:“可以用打黑的方式对法轮功修炼者!”对薄熙来的命令,王立军心领神会,对法轮功学员他“不讲法律只讲镇压”,只搞群体灭绝性迫害。王立军给每个公安分局及派出所下达“严打”指标,肆意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庭审、无罪判刑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仅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重庆市被绑架、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二百四十多名。仅江北区就有四十多名,沙坪坝区有二十多名。 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任职的四年期间,重庆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据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二零一一年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有18人被迫害致死;二人失踪;48人被非法判刑;271人被非法劳教;549人被绑架;69人被非法抄家、骚扰。被迫害的总人数高达957人次。

二零一二年三月张德江任重庆市委书记后,继续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四月万盛抗暴事件升级,张德江策划利用这个事件来嫁祸法轮功,制造打压法轮功的借口。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张德江伙同政法委、市公安局,绑架了重庆地区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在张德江主政期间,重庆市北碚区教委召开安全稳定会议,要求区内近五十所中小学校建立所谓反邪教专栏,矛头主要指向法轮功,误导和引诱无辜的百姓仇恨法轮功学员。

孙政才主政重庆后,继续延续薄熙来、王立军对重庆法轮功学员的严打政策。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5年11月底,全市共有28个区县发生了对依法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骚扰、绑架、抄家、拘留、强制“洗脑”等严重迫害事件,其中66人被非法抄家,50多人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或街道办事处(镇政府)限制人身自由,22人被非法拘留,10人被非法判刑,近百人被劫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另有数百人被入室骚扰,强迫签字或强摁手印等。据统计,2016年1至8月,重庆市又有21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或长期关押,94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61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1人被迫害致死。 2017年7月30日,“追查国际”发出追查原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迫害法轮功的通告,通告中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18年来,在孙政才曾经执政的北京顺义、吉林、重庆等地屡屡有大规模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发生,作为当地最高的行政主官,孙政才对此难辞其咎。他迫害法轮功的严重罪行必须受到依法追究和调查!他必须为自己所犯的罪行承担一切后果,并应受到依法审判和严惩!”

通过《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十八年遭迫害综述》,我们看到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中在重庆犯下的累累罪恶有多么严重!在中国大陆何止重庆一个重灾区?象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山东、北京、天津、四川、内蒙古、广东等省、市、自治区都非常严重。其实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事实证明,凡是迫害严重的地区,都是江泽民犯罪集团主犯操控的地区。从习近平当局主政后反腐打虎中落马的四百多名中共高官,也证明了这一点。

据明慧网近期报道,二零一七年,至少有97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公检法司部门以莫须有罪名判刑迫害。78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899场。在2015年至2017年三年中,被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累计至少有3067人。二零一六年和二零一七年二年中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达1615场。2015年明慧网曝光的遭绑架、抄家和骚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9095人次,其中因诉江遭迫害的就达7056人次。2016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12820人次。这些数据说明,中共江泽民集团为了逃避被清算、被解体灭亡的下场,拼命的在维持迫害。从另一方面也告诉人们,江氏集团根深蒂固,江派余孽的遍布全国的现实仍然不容忽视。

反人类罪必受到追查!彻底结束迫害,清算江泽民集团的罪恶,进而解体灭亡中共,维护世界人权,仍然是中国人民及国际社会应该特别关注的大事!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