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 深切感受到大法的威力

马来西亚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1月12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从小就开始接触神佛的东西,在想要提升自己的心态下,驱动着自己什么书都看,时时刻刻都爱看书,却不擅于与他人来往。在1997年中学时期,我在网上初次接触到法轮大法,当时学了法,也炼了功,但没走入修炼。2000年,我在马来西亚一间书局里看到了《转法轮》,觉的这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书。那时,还是没想修炼。同年,我又在另一间书局里,再度看到《转法轮》,就把书买回来,一气呵成把书看完后,明白了这是教人修炼的书。接着,我开始上网找到其他的大法经文,也找市面上还能买到的书,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所有书,每一篇经文都学了几遍,就决定要开始修炼了。经过学法后,对那些负面报道与评论,就能思考判断是谎言了。当我反复通读大法后,发现以前认识的那些理论、学说,竟然都能融会贯通了,觉的大法好神奇。

虽然我已经决定要修炼了,随之而来,就有不二法门的问题。当时,面对那些不同法门的东西,我还是放不下。所以,那几年要走進修炼干扰是很大的,之后我才悟到,就把这些东西统统清理掉,这样就真正的走入修炼了。一开始修炼也没接触到任何同修,我就一个人炼功及做三件事与自己接触的人讲真相。

2002年大学毕业后在银行上班,沉浸于常人的花花世界里,修炼更没把握好。两年后,就学着自己创业,也觉的自己一定要改变了,当时下决心要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求师父给予安排,我的工作及家庭环境马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时也开始接触到其他的同修了,我参与各种各样的洪法及讲清真相的项目,如新闻发布会、对各个政府部门讲真相及各地大法活动等等,到后来也加入了天国乐团,我悟到这是师父在不断给我机会,让我能跟上正法的進程。

2006年我开了小型的投资理财公司,经营一年多,公司没有什么盈余,还欠了债务,连生活也出了问题。由于我无法平衡好公司的运作和现实社会拧了劲,生活费都靠家人帮忙接济,自己也递了5000多份履历,还找不着工作。所以,家人亲友很不赞成我修炼大法,因为自己没做好,讲真相就没办法起到作用,也无法证实大法的美好。记得有位要移民加拿大的同修与我交流,她提醒我,我们炼功人是功能在做事,是神通在做事。师父说:“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转法轮》),是一致的。不知怎的,当时精神一振,思想豁然开朗了。第二天,去一家外国银行应征,就被录取,真的太神奇了。

2007到2010年间,由于上班几乎每天来回马来西亚及新加坡,每个周末还要到吉隆坡参与天国乐团的团练或洪法活动,开车来回车程有600多公里,大约八个多小时,所以只能在车上睡觉。平时上班,每天早出晚归,平均一天只睡三个小时左右。在修炼上,虽然不怕吃苦,但我觉的自己还是不够精進,还好有抓紧时间,大量学法、听法,生活虽然过的很紧凑,却是很充实。有一次,从新山来到吉隆坡参与天国乐团活动,演奏时有个便衣警察来跟我要身份证,我不配合,他相当生气,走到一旁拨打电话。等到活动结束后,一帮穿制服的警察围上来了。我稳住自己的思想,内心告诉自己,他们都是来了解真相的众生,后来我跟他们和善的讲真相,几分钟后,他们就散开让我走了。我发现把情放下后,把他们当作众生看待,对所有人的观点都会改变。后来,家人就渐渐的能接受我修炼大法了,亲友也能认同法轮功了,2008年我的母亲也开始修炼了,至今她仍然坚修着大法。

2010年,觉得长期来回新山及吉隆坡也不是办法,就搬到吉隆坡从新开始生活。这时,有位同修也想要来吉隆坡工作,我就聘请他。他来后业绩竟成长增加一倍。过了一年后,我又多聘请一位同修,业绩再度增加了一倍。当时,我们在工作上取得了共识,要证实法就做主流社会,这和我们的工作不谋而合,我们觉得可以结合几个媒体,把神韵正统文化,藉由工作接触到的世人给予讲真相。这样我们就跟一些商家和大型展览会的主办单位开始洽谈,说服他们不收钱,而是用媒体广告版位,换取進入食品展,珠宝展和旅游展等等摊位的租金,以及让我们播放神韵的视频和媒体介绍的视频。同时也在购物中心的酒店,餐厅,商店,摊位开发了20多个放报点。当我溶入大法与同修齐肩并行,在洪法及讲真相上,都能感受到大法无限的威力,我也悟到这是我们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大法的威力在人间的展现。

2014年,当我的金融管理事业,如火如荼的往上冲的时候,有个交易项目,遭遇到了挫折,开始亏损。其中一个投资者,无法接受投资的亏损,要求全额资金退回,这事直接波及到我身边的人,有人听信此事,便协同报警,导致我被非法抓补及关押,犹如中国大陆的迫害,在那昏天暗地的牢房里,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无法想象,在无法与外面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更不知何时能被释放出来。呆在牢房里,强烈的怨恨心都翻出来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邪恶的迫害,凭着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我就一直背法,一直背法,消去那些不好的念头,我把自己交给了师父,任凭师父安排。后来,经过母亲跟警察讲诉真实情况后,我在关押了一天后,就被释放出来了。在正念闯关后,没影响到我隔天出乐团及去美国的行程。但这事对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从此以后,我开始孤立起来,也没开发新客户。等到从美国回来后,我的观点发生了变化,感觉走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以前,总喜欢在人前显示自己,回来后能够把自己放低,不再华而不实,做什么事都更能讲实效了。以前很看重人际关系,现在看人与人的矛盾,感觉很虚幻不实,能把这些看淡了。尔后,又开始重新写自己设计的金融交易程序,到了2015年我的交易程序取得了很大的突破。过程中,我更深切体悟到师父说的:“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这句话。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当作是好事,往好处想。修炼过程中,我觉的自己每次在关键时刻,是有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才能过关的。因为,平日自己的生活太安逸,对名、利、情的执着还是很多,才招来这些突如其来的麻烦。我知道不能再得过且过,这与大法对我的要求还是差的很远。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后,出国参加游行证实法几乎每趟都能参与,也能如愿的出国观赏神韵演出,不再有任何顾虑了。因为,我明白自己是有史前誓约在先的“大法弟子”。

到了2016年,我找大客户了。从十几万美元开始金融投资,采用我的系统做交易,逐渐加码到超过千万美元,接近两年的时间里,使用我的系统做交易的新户口逐渐增加。当然,在这过程当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经历了几次难关。但我发现这也都和我的修炼有关系,每当我修炼提不起劲,做法也跟常人一样,都是常人的思想,也不在法上时,工作及生活也会受到阻碍,这时就会有同修主动来拉我大量学法及炼功。随着学法正念加强,炼功及发正念也在逐渐突破,虽然每天睡眠不多,还是精力充沛。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也有人想,我是老学员,一段时间没学法不会有问题。有问题,再老也不行,因为修好的那部份已经隔开了,先天推到位的功得加上你在法中的正念才会起作用,不学法、离开法就指挥不动,因为那是法的力量。” 很多时候遇到关难,看着很难时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问题往往迎刃而解后,工作的难度也就在突破,生活也在不断的改变。就像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中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真的好几次难关都不可思议的化解掉了。

修炼中,我还有很多执着心要去,希望在最后正法的修炼路上能够走的更好,完成助师正法及在证实法中兑现着自己的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最后,仅以师父在《洪吟(二)》中的一段法共勉之:

大法行 宋词

法轮大法
深未测
成大苍穹
造众生
三字真言
理白言明
常人知表得厚福
官吏知浅明如镜
王知理
安邦治国
得太平
出盛世
君臣正
延阴福
民安定
五谷年年丰
修者更明
一朝得法入道中
精進实修功法成
反迫害
救度众生
神道行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添加新评论